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邱老文选
邱老文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743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童年记忆14:油条

(2021-08-30 08:41:36)
标签:

故事回忆

分类: 故事回忆

童年记忆14:油条

小时候的农村,油条还是串亲戚的礼物呢。那时物质匮乏,经济条件也不宽裕。但亲戚之间的相互走动一样不少,除了春节、中秋节这些重要的节日外,人们还在收麦之后,也就是农历的六月份,一进入六月家开始走亲戚。因为刚打下麦子,那时人们只要有吃的面,好像就有了底气。走亲访友,相互看望,诉说美好的年景,也是一件好事。

那时农村串亲的礼物就是春节提点心,夏天拎油条。我们村庄附近的一个村庄在六月初六有个庙会,我们村和那个村有亲戚的人家不少。因此,在六月初六以前人们就开始着手炸油条。那几天村子上几个会炸油条的老师儿可成了忙人。

自己有多少家亲戚,需要炸多少油条,准备多少斤面粉和油,这些人们都做好计划。然后相互结合,找好老师儿,提前把面和好,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那几天,在我们村子的中央,专门设有炸油条墩子火。因为炸油条带的东西多,我就跟着母亲去帮忙。

在墩子火旁放着不少的面、油和一些调料。人们紧张地忙碌着,只见老师儿在案板上扎面,扎好后摊在案板上,用刀“咔咔咔”切成两指宽的坯子。随手拿起一个坯子放在另一个坯子上,用筷子在中间一压,两手捏起重压一起的面坯的两头,在空中抖动几下,面坯一下子拉长了,随手丢在锅中。不一会儿,锅里就丢满了面坯。面坯到了油锅,迅速膨胀起来,一边的帮手赶紧用长长的筷子波拨动面坯。瘦瘦的面坯就充了气似的,在锅中滚来滚去。用不了几分钟,金黄的油条就出锅了。

捞出第一锅油条,一旁玩耍的孩子们就立马围过来。主人家通常找那些外观不好的油条分食给孩子们。我有幸也尝了鲜,刚出锅的油条香气扑鼻、色泽诱人。吃到嘴里,热热的、外焦里嫩,松开嘴巴,油条里面还慢慢张开的蜂窝状空隙。孩子们拿着热乎乎的油条,又跑到一边玩耍去了。

炸好的油条沥去油,再晾一会儿,人们就拿准备好的柳条串起来,有的用杨条串。柳条和杨条一端削得尖尖的,末梢留一些叶子,起到装饰的作用。一串一般要串八九个,串好后别成圈状。

串好的油条,提回家后,就晾在堂屋的通风处。走亲戚的时候,取下几串,用麻绳系好,拎着就出发了。就这样你拎着油条看我,我拎着油条看你,来来回回,油条在穿梭中慢慢变的又干又硬。

亲戚走完了,堂屋里依旧剩下一些油条。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节奏的加快,夏天走亲戚也不再炸油条了,可是油条并没有离开人们的餐桌。

我记得后来村子上有个油条摊,平时也有买油条的,特别是到了农忙时节,干了一晌的农活,回到家里,又累又饿。母亲就让我去换油条,那时买油条可以用钱,也可以用麦子换。我就用簸箕端去麦子,提回一兜油条。回到家,母亲也正好做好一锅疙瘩汤。就这样吃油条,喝着疙瘩汤,觉得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有时家里冷不丁来了客人,来不及去集市上买菜,母亲也都是让我去换油条,来招待客人。有时买的人特别多,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买到。

现在,早餐的种类很多,不少人喜欢吃面包之类的,可我还是爱吃油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诗四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诗四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