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湖南是您的第二故乡?”白诚仁说:“不”

(2014-08-25 16:34:50)
标签:

杂谈

白诚仁:我国著名作曲家,湖南省政协常委,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1932年出生于四川成都,1955年10月到湖南工作。一生写下了1000多首歌曲,创作出了声乐曲《挑担茶叶上北京》、《洞庭鱼米乡》、《小背篓》,器乐曲《苗岭的早晨》、《竹山吟》等。

 

“湖南是您的第二故乡?”白诚仁说:“不”

  “洞庭啊湖上哟,好风哟光呃!八月哟风吹呀,稻花哟香呃!千张啊白帆哟,盖湖哟面呃……”

  2008年4月30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一曲久违了的《洞庭鱼米乡》,拉开了“洞庭鱼米乡——白诚仁作品暨湘籍歌唱家经典音乐会”的序幕。在相继登台的宋祖英、张也、吴碧霞等著名歌唱家优美动听的歌唱声中,白诚仁,这位曾迷住了几代人的大师音乐家,再次让我们心头一震。

  “捡”来的创作

  有人说,湖南所有好听的、经典的、在全国乃至国外有影响的民歌,大多是白诚仁创作出来的。

   这话不假。从20世纪50年代末他创作的《挑担茶叶上北京》、《洞庭鱼米乡》这些脍炙人口的传世经典,到1990年央视春晚后唱响大江南北的《小背篓》,再到2008年CCTV青歌赛中湖南民歌选手红叶组合演唱的那首《苗岭连北京》,可以说,白诚仁的创作影响整整跨越了半个世纪,并在不断地延伸着。但白诚仁却谦虚地说,他的这些创作都是“捡”来的。所谓“捡”,其实就是一个音乐人灵感发现的自觉采风。

  1959年,白诚仁在长沙县街头遇见一群去南岳庙烧香还愿的队伍,他们口里的虔诚唱声一下抓住了这位年轻音乐工作者的心,于是就一路跟着他们走,一路把这曲近似朗诵调的拜香歌记在了心里。

  不久后一天,叶蔚林写了一首《洞庭鱼米乡》的诗,请白诚仁谱曲。白诚仁一看,脑海里立即浮现了在路上“捡”到的拜香歌的旋律,稍加修改,他马上哼出了这首歌的主调。嘿,还真好听。白诚仁激动得一个晚上没有睡,一鼓作气完成了这首歌的创作。1964年,著名歌唱家何纪光参加当时中国影响最大的音乐盛会——“上海之春”音乐节,演唱的《洞庭鱼米乡》,旋即轰动上海滩,何纪光和《洞庭鱼米乡》一举成名。随后,这首歌唱遍大江南北,并传播到了世界各地。

  《挑担茶叶上北京》也是“捡”来的。1960年冬天,白诚仁到城步县蓬洞采风,一首苗族民歌《贺新郎》让他如痴如醉。回到长沙后,正好词作家叶蔚林写出了《挑担茶叶上北京》的歌词,白诚仁一看就产生了强烈的共鸣,立即采用他在城步学来的苗歌《贺新郎》和《哩啦哩》的调子,只用了一个小时,曲谱初稿就写出来了。但结尾“毛主席的故乡人”一句,他怎么写也不满意,总觉得不能抒发出湖南人作为毛主席家乡人的那种自豪和激情。

  又是一曲“捡”来的旋律让他如愿以偿,心满意足。那是1959年他在韶山采风,有一天傍晚看到一位推独轮车的老农民,路过毛泽东故居时,一边走,一边唱山歌:“哟嗬,哟嗬”,悠扬嘹亮的歌声吸引了他,他一直跟在老农后面听,老农足足唱了半个多小时,白诚仁跟着他也走了好几里山路。此时正困惑的白诚仁突然醍醐灌顶:韶山山歌中的打高腔,不就是最好的抒发对毛主席感情的方式吗?虽然这种结尾不太符合作曲法,但白诚仁相信自己的感觉。当晚立即唱给团里的同志听,大家又惊又喜,没想到白诚仁出其不意地用上了山歌里的打高腔,一首名曲从此诞生。

  宋祖英凭一曲《小背篓》唱红了大江南北,而这首让歌唱家一曲成名的《小背篓》却是白诚仁在湘西背“背篓”“背”出来的。

  有一年的一天,白诚仁在湘西桑植采风,他接过一位老大妈很重的背篓,帮她背过了山。老大娘很感动,不知该怎么来感谢他,白诚仁便请她唱支山歌。老大娘高兴地唱了起来:“背了星星背月亮,背了阿公阿婆背太阳,一年四季背着走,大山装进小背篓……”有心的白诚仁将山歌旋律牢牢记在心里。

  20世纪80年代末的一天,在湖南电视台工作的欧阳常林拿着自己创作的歌词《小背篓》,请白诚仁作曲。白诚仁看后很兴奋,湘西如诗如画的生活、苗族姑娘和苗家大妈的音容笑貌倏然浮现在眼前。于是,他一挥而就。1990年,央视春节晚会上,出生在“背篓”世界的宋祖英以甜美的嗓音传情地演唱了这首歌,《小背篓》随即唱响了全国。

  “湖南是我的第一故乡”

  有人对白诚仁说:“湖南是您的第二故乡。”

  白诚仁说:“不,湖南就是我的第一故乡!”

  白诚仁是四川人,鲁艺音乐学院毕业后,原本可以回老家四川,或留校工作。但他热爱民间音乐,曾志愿去云南、陕北等地。然而,当时任院长的李劫夫对他说:“原打算留你办民族声乐学院,现在只好割爱了,毛主席家乡缺少音乐方面的人才,希望你去!”白诚仁虽然对湖南不熟悉,未填这个志愿,却为了“毛主席家乡”这五个字,“乐不思蜀”,来到湖南,在湖南民族歌舞团扎下了根.

  1960年夏天,歌唱家方应暄在怀仁堂为毛主席等中央首长演唱了白诚仁创作的《挑担茶叶上北京》这首歌。毛主席接见演员时,方应暄壮着胆子对毛主席说:“前不久我到了您的家乡,家乡人民很想念您,写了这首歌,特意让我唱给您老人家听。”“那我也托你办件事。”主席高兴地对方应暄说:“托你写封信,说我谢谢他们。”方应暄于是连夜给湖南民族歌舞团写了一封信。一夜之间,27岁的白诚仁成了湖南知名人士。毛主席的鼓励更让白诚仁铁定了扎根湖南的信念。

1974年,文化部想调他去部属艺术团工作。借用期间,白诚仁执意要回湖南,他说:“我就留在湖南,湖南是我的根。”文化部没办法,最后达成协议:“放你回去,但以后随叫随到。”1978年中央民族乐团又想调他去,白诚仁婉言谢绝了。

  因为工作需要,音乐界领导吕骥又找到白诚仁商谈调动之事,白诚仁借吕骥教诲自己的话回答:“你不是说,要深入民间采风么,苗扎根大地才长得壮,拔出来就会死么?”吕骥见他扎根湖南的决心不可动摇,便笑道:“好呀,你拿我的话来反驳我,那就不调你了。”此后,北京还几次想调他去搞音乐理论研究,都被他委婉谢绝了。在白诚仁看来,湖南地灵人杰,百姓纯朴善良,尤其是民间民族音乐旋律,魅力无穷,给了他创作的智慧和灵感。白诚仁对湖南的热爱,不仅在对湖南民歌的收集创作上,也在对湖南民歌的推广上。

  1985年冬,白诚仁让副团长王安华带领50多个人组成的演出队赴上海演出。当时,很多人担心他们高高兴兴地去,会灰溜溜地回来。因为他们带的是《潇湘风情》等具有湖南地方特点的大型歌舞,还有由何纪光独唱的湖南民歌等,这些“土特产”在“大世界”能“吃香”么?不仅旁观者担心,就是每个演员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但最后演出非常成功,一下惊动了上海文艺界。上海电视台专场录制播放,全国音乐界权威上海音乐学院院长贺绿汀对《潇湘风情》等歌舞给予了高度称赞与肯定:“你们不容易,坚持民族民间音乐,这条路子走对了,愈是民族的东西愈具世界性……”接着,南京、无锡、苏州、杭州、郑州等各大城市纷纷发来邀请函,湖南民族民间音乐在全国进一步唱响。退休后,白诚仁将对湖南的热爱放在了“还歌于民”活动上。他一方面到当年搜集民歌的地方,教当地一些青年人学唱本地民歌,另一方面四处奔波想创办一所机构或学校,将自己收集、整理的湖南民歌传教给年轻人。白诚仁已是高龄老人,每每谈起湖南的民间音乐就如数家珍,激动异常,甚至边吟唱边泪水盈眶。他信心十足地说:如果目标能实现,我敢保证湖南民歌的传承100年内不会断代!

“湖南是您的第二故乡?”白诚仁说:“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