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7-03-25 08:39:13)
标签:

杂谈

昨晚   枯瘦的母亲来了

以弓腰做饭 洗衣  扫地的姿势

穿过折叠的空间

从 思念隐形的通动

来到我床前


母亲还是那么单薄

像一根被风吹弯的草

叶子上还撑着一家人的日常烟火

沉重的日子 终于滑过她的背脊

草却枯干  不再有新绿冒出


岁月的重  堆积得太厚

一点点  淹没了它的春风与暮雪

那个四野的大辫子女兵

那个黑发染霜的老师

那个儿孙绕膝的祖母

蹒跚的一生消失了

却在我体内直线上升

在缺水的时候

滋养我干渴的灵魂


今夜母亲来了

静静坐在我床头说

女儿你怎么还是一个人

你累了就放下厚与乏吧

我欣喜地扑过去

把轻若柳枝的她抱住

问她在那个世界  是不是活得春光灿烂

是不是也感到有寂寞孤单

不然 就别走了

就像回春的草地

活过来吧

留下来   陪我长住


母亲不再言语

干瘪的身躯   瞬间不见

惊醒后     我擦掉眼角几点泪痕

看看时间    此刻  是深夜2点


窗外   车过长街

我想     在哪条路上

母亲留下了不倒的步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月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月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