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57,049
  • 关注人气:1,5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翻译(307)潘金莲为什么输得彻底(西门庆不管)

(2019-03-15 10:07:42)
标签:

《金瓶梅》

潘金莲

吴月娘

西门庆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串讲(307

       潘金莲为什么输得彻底(西门庆不管)

     (内容见第七十六回  孟玉楼解愠吴月娘  西门庆斥逐温葵轩)

                      作者  白坤峰

先挑衅者,往往事后很被动,除非你有绝对实力或绝对正义。潘金莲(五妾)首先发难,气势汹汹,但并没达到一举击溃吴月娘(大老婆)的目标,毕竟吴月娘为大;况且西门庆完全站在吴月娘一边,况且孟玉楼(三妾)又对潘金莲反戈一击。潘金莲身孤力单,只好投降。

本章回开首之诗,很有道理:“动静谋为要三思,莫将烦恼自招之。人生世上风波险,一日风波十二(时辰”可惜中国人常常忘记自省。

 

话说西门庆见月娘半日不出去,又亲自进来催促了一遍。见月娘穿衣裳(外套、礼服,方才请进任医官,到上房明间内(堂屋内坐下。……少顷,月娘从房内出来,五短身材(中等身材。褒义词/面皮儿(圆圆的脸蛋儿,黄白净儿……

任医官(书中的名医诊脉。良久诊完,月娘又道个万福(女性礼节,双手握拳、上下交叠握于腹间偏左,屈膝俯额并说“万福”,抽身回房去了。

房中小厮(仆人拿出茶来。吃毕茶,任医官说道:老夫人(敬称吴月娘。称“老”为尊原来禀的(生成的气血弱尺脉(此为切脉的部位,在手的桡骨内侧的动脉上来的又浮涩(无力且不畅)。虽有胎气,有些荣卫失调(症状发热、自汗。荣、卫:两种脉气,易生嗔怒,又动了肝火。如今头目不清,中脘wn(胃内有些阻滞,作其烦闷;四肢之内,血少而气多。”……

西门庆道:“不瞒后溪(任医官的字说,房下如今/见怀(现怀临月身孕……望乞老先生(您留神,加减一二,足见(足现厚情。

 

西门庆当然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进入倒计时,也将“临月”。

 

任医官道:“岂劳分付(吩咐学生(我。谦称无不用心。此去就奉过药来,清胎理气,和中/养荣/蠲jun痛之剂(和胃养血去痛之药……”……西门庆复说:“学生第三房下(我的三妾有些肚冷,望乞有暖宫丸药(中成药,治疗子宫虚寒(现赐来。

任医官……见许多教坊乐工伺候,因问:“老翁(您。称“老”为尊,今日府上有甚事?

西门庆悉言:“巡按宋公宋盘,也叫宋乔年,字松原。蔡京儿子蔡攸yu的大舅哥,现改任山东巡按监察御史),连两司/官/司、按察/的官员),请巡抚(省长侯石泉老先生(侯长官。侯蒙。新升太常卿,即中央宣传部部长,在(我家摆酒。

这任医官听了,越发心中骇然尊敬西门庆,在门前/y(行拱手礼并谦让着上马,礼比寻日不同,倍加敬重。西门庆送他回来,随即封了一两银子、两方手帕,即使琴童拿盒儿(礼盒儿骑马讨药去。

 

之前的任医官,怎么也想不到一个黑社会流氓西门庆能混到地方大员。

  

李娇儿、孟玉楼众人,都在月娘屋里装定果盒(点心盒。不是水果盒搽抹m器,便说:大娘niáng(敬称正房女主人,你头里li(刚才还要不出去,怎么知道你心中如此这般病。

月娘道:“甚么好成样的老婆,由(她。此为自己死便死了罢。可是他说的(确实她潘金莲说的行动(动不动管着俺们,你是我婆婆?无故只是大小之分fn罢了。’我还大(她八个月哩!汉子疼我,你只好看我一眼儿罢了(你潘金莲只能干看着——他不讨了他口里话(她潘金莲如果不是得到西门庆的允许(她怎么和我大嚷大闹。若不是你们撺掇cun duo我出去,我后十年也不出去。随(我,教(我死去!常言道:‘一鸡死,一鸡鸣,新来鸡儿打鸣不好听’我死了,(她立起来,也不乱也不嚷,才‘拔了萝卜——地皮宽’!”

 

吴月娘得意极了:西门庆疼爱我,你潘金莲就干看着吧。

 

玉楼道:“大娘niáng耶嚛y 耶嚛y那里(哪里有此话,俺每俺们(她赌个大誓。这六姐六姑娘,此为亲密地称潘金莲在娘家的排行,以示好像早就认识,不是我说(她要的(总之不知好歹,行事儿有些勉强,恰似咬群(与周围的人闹矛盾。农家评论骡马的用语出尖儿(高人一等、出风头儿的一般,一个(很有口没心的háng(黄子、行háng子,译为东西。北方方言。大娘,你若恼(她可是(确是错恼了。

月娘道:(她是比你没心?他一团儿心哩(她一堆心眼儿哩……”

玉楼道:(敬称女主人,你是个当家人,恶水缸儿(当家的人,要度量大,要像泔水缸一样,好的坏的都能包容。恶水,即泔水。山东方言,不恁nèn 大量些罢了,却怎样儿的。常言一个君子待了十个小人(一个君子可以担待起十个小人的无理。你手放高些,(她(敢情、可能过去了;你若与(她。潘金莲一般见识起来(她敢过不去。

 

于公于私,孟玉楼都已经没有必要维护潘金莲:

于公,孟玉楼不便帮助潘金莲,潘金莲公开挑衅吴月娘确实失礼失理,于是,她顺便奉承吴月娘胸怀大量;

于私,孟玉楼不愿帮助潘金莲,潘金莲不仅与自己争恩爱还要争财物管理权。她讽刺小潘一贯“咬群,出尖儿”也算是肺腑之言。

 

月娘道:“只有了汉子与他(为她潘金莲做主儿着,把那大老婆/且‘打靠后(网巾圈儿——打靠后,比喻忘到脑后。明朝人将头发挽盘在头顶偏后

玉搂道:“哄那个(哪个哩。如今像大娘心里恁nèn不好(像您感觉上这么不舒服。山东方言他爹(那男主人。西门庆敢往(潘金莲屋里去么!”……

月娘道:(西门庆怎的不去?可是他(确是她。潘金莲说的(她里拿猪毛绳子(猪毛不能做绳子,此为卑称蔑视之词套他;(他)不去?一个汉子的心,如同没笼头的马一般(一样地……”

 

吴月娘比潘金莲聪明:她知道一切一切都源自一把手——西门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