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57,049
  • 关注人气:1,5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翻译(304)潘金莲为何突然攻击吴月娘

(2019-01-23 13:06:43)
标签:

《金瓶梅》

西门庆

潘金莲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串讲(304)

   潘金莲为何突然攻击吴月娘

             作者:白坤峰

(内容见第七十五回  春梅毁骂申二姐 玉箫sù言(告诉潘金莲)

自李瓶儿死后,潘金莲重新得宠,她自认为有了对抗吴月娘的底牌。这恰恰害了她。

 

玉箫便向金莲……一五一十,说了一遍。这金莲听说在心。玉箫先来回月娘,说:“姥姥(潘姥姥起早往家去了,五娘(潘金莲便来也。

月娘便望着大妗子(娘家大嫂说道:“你看,昨日说了(她两句儿今行(现在、刚刚使性子,……我猜姐姐(此为讽刺地称呼潘金莲管情(一定又不知心里安排着,要起甚么水头(开什么事端。可能是有关开渠的术语哩。”……

不防金莲暗走到明间(堂屋帘下听觑时了,猛可开言说道:可是(确实是大娘niáng说的,我打发了(她。潘姥姥家去(回家,我好/b汉子(阻拦他人以便独占丈夫

月娘道:“是我说lai(呢!你如今怎么的我?本等(本来一个汉子从东京来了,成日只把拦在你那前头,(完全不来后边bàng个影儿(让身影儿靠近一下露个面儿。山东特色方言。原来只你是他的老婆?……行动题起来(动不动就提到‘别人不知道,我知道。’就是昨日李桂姐家去了,大妗子问了声:……他姑夫因为甚么恼他(那西门庆为什么生李桂姐的气……你便就撑着头儿应为“抻chn着”、伸着‘别人不知道,自我晓的。’你成日守着他,怎么不晓的!”

金莲道:“……我成日莫不拿猪毛绳子(猪毛不能做绳子,此为卑称之词,以蔑视受罚者套他去不成?那个浪的慌了(哪个浪荡得着急也怎的?

 

潘金莲精心准备的怀孕计划被吴月娘打破,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于是率先发难。吴月娘身为主家之妇,自然不能容忍小妾如此,立刻回击:你过于独占丈夫,你平时过于逞能。

潘金莲的反攻虽然有理(男人喜欢我),但过于常规。吴月娘提前想到了叉开话题的破敌之招(你眼中没有我、春梅太猖狂):

 

月娘道:你不浪的慌(你没有浪荡得着急吗?你昨日……掀着帘子硬入来/叫(西门庆前边去,是怎么说?汉子顶天立地、吃辛受苦,犯了甚么lai(呢?你拿猪毛绳子套他?贱/不识高低的货!俺每(俺们倒不言语,只顾赶人不得赶上(逼人不要太甚。不得:不要

“一个皮袄儿,你悄悄就问汉子(向丈夫要讨了穿在身上,挂口儿的形象化说法也不来后边(提一声儿。都是这等起来,俺每(俺们、俺在这屋里放小鸭儿(放养鸭群,形容无人管理。意思同“放羊”?就是孤老院里(妓女院里或乞丐窟里。孤老:姘pn夫、嫖客也有个甲头(小头目、保甲的头

“一个使的丫头(春梅和他猫鼠同眠(和她儿狼狈为奸,惯的有些zhé(即折儿规矩。北京方言?不管好歹就骂人。倒说着你,嘴头子/不伏个烧埋(嘴巴不认个罪。伏:服。烧埋:代指死刑或罪过,此为后者

 

吴月娘列举了潘金莲的三条罪,第一条(不尊重丈夫 )属于强词夺理、以势压人,第二条(索要皮袄)其本质是迁怒,第三条(纵容春梅)确实有道理。

 

金莲道:“是我的丫头也怎的?你每(你们打不是!我也在这里还多着个影儿哩在你这里还嫌自己的身影多余呢言外之意,你可以赶走春梅……我也浪了,图汉子喜欢;象这等的(像你这样的女人,却是谁浪?

吴月娘乞他(被她、同“吃q她”这两句触在心上,便qiáng同紫涨。漒:“涨”的转音读法了双腮,说道:“……我当初是女儿(姑娘填房嫁他,不是趁来的(趁机拣便宜得到的老婆。那没廉耻趁汉精(趁机偷汉子的常客便浪,俺每(俺们、俺真材实料不浪!”被吴大妗子在跟前拦说:“三姑娘(吴月娘在娘家的排行,你怎的?快休舒口。(纵然劝着,那月娘口里话纷纷发出来,说道:“你害杀了一个(此指武大郎,只少我了。

 

潘金莲发狠了:男人就是不喜欢你。

吴月娘也祭出了狠招:别忘了你是杀人犯。

 

孟玉楼道:“……大娘niáng(大/女主人,你今日怎的这等恼的大发fa(过分了。连累着俺每(俺们,一棒打着好几个人也。没见这六姐六姑娘,此为亲密地称潘金莲在娘家的排行,你让大姐(吴月娘一句儿也罢了,只顾打起嘴来了。

大妗子(吴月娘的娘家大嫂子道:“常言道:要打/没好手(要打架的,不会有温柔的动作,厮骂/没好口(美好的语言。不争你姊妹们攘开,俺每(俺们亲戚/在这里住着也羞。姑娘(以娘家人的身份称呼吴月娘,你不依我,想chn(责怪我在这里,叫轿子来,我家去罢。”被李娇儿一面拉住。

 

有劝架资格的其实只有孟玉楼。但吴月娘强调自己是以姑娘之身嫁入西门府,让其他小妾都不开心。(见李娇儿没吭声,孟玉楼不软不硬地来了一句,算是维护了自尊)

闹到最后,小潘失态至极,彻底输了:

 

那潘金莲见月娘骂(她这等言语,坐在地下就打滚打脸,(往自家打几个嘴巴,头上明代妇女的罩发冠都撞落一边,放声大哭,叫起来说道:“我死了罢,要这命做什么!你家汉子说条念款/说jiang(一条条地说出来。表花言巧语我趁将jiang(我才趁机来到你家来了!彼时/恁nèn的也不难的勾当(到那时,这样也不是什么难的事情——等他来家,与了我休书(将妻子赶走的文书,我去就是了。你赶人不得赶上(你逼人不要太甚

 

吴月娘胜利了,她从容地演好自己的角色:

 

月娘道:“你看就是了,泼脚子货(泼屄、泼妇。脚:此为女性生殖器的婉称!别人一句儿还没说出来,你看他嘴头子(她的嘴巴就相淮洪一般(就像淮河洪水一样(她还打滚儿赖人,莫不等的汉子来家?好老婆(好你个坏女人,把我别变了(卖了。此语常见于早期白话小说就是了。你放恁nèn个刁儿,那个(哪个怕你么?

那金莲道:“你是真材实料的,谁敢辨别(即别变。卖”月娘越发大怒。……

玉楼见两个拌的越发不好起来,一面拉起金莲,“往前边去罢。”却说道:“你恁nèn的怪剌剌lá la的,大家都省口些罢了……”……

大妗子便劝住月娘,只说道:姑娘(以娘家人的身份称呼吴月娘,你身上又不方便(怀孕,好惹气,分明没要紧(很要紧……似这等(闹矛盾山东方言今多写为“格气”起来,又不依个劝,却怎样儿的。

 

中国的一夫多妻制的内在矛盾,是难以调和的,作为弱者的女人们只能内斗。吴月娘第一次扬眉吐气,说话也更加从容:

 

那三个姑子(尼姑见嚷闹起来……起来道问讯(双手合十,并说“阿弥陀佛”。月娘道:“三位师父,休要笑话。” 薛姑子道:“我的佛菩萨,没的说,‘谁家灶内无烟(谁家都不免有小矛盾……大家尽让些就罢了。佛法上不说的好:冷心不动一孤舟,净埽灵台(心灵正好修;若还绳慢锁头松,就是万个金刚也降不住。……好好儿的,我回去也。”一面打了两个问讯。

月娘连忙还万福(女性礼节,双手握拳、上下交叠握于腹间偏左,屈膝俯额并说“万福”,说道:kòng(无暇相伴师父,多多有慢。另日着人送斋衬(送给僧道的财物去。”即叫大姐(大姑娘。西门庆的女儿“你和那二娘(李娇儿送送三位师父出去,看狗(当心狗

月娘陪大妗子众人坐着。……月娘道:“嫂子……如今‘犯夜/倒拿住巡更的’(违反宵禁的人,反倒逮捕了巡逻的打更人员。我倒容了人,人倒不肯容我。一个汉子(丈夫你就通身/把b住了(你潘金莲就把他整个独占住了。通:全,和那丫头通同作弊……通把个廉耻也不题(不提他灯台不明(她不光彩,自己还张着嘴儿说人浪。想着有那一个(李瓶儿在,成日和那一个(闹矛盾山东方言今多写为“格气”;对俺每(俺们千也说那一个的不是bú shì(一千条地说李瓶儿的不好——他就是清净姑姑儿了(就她自己是清白的姑娘单管(只是两头和番(两面讨好。和番:原指向敌人求和、曲心矫肚、人面兽心,(刚刚说的话儿就不承认了,赌的那誓/xià人子zi(吓人。子:北方语助词。我洗着眼儿看着(她(她)到明日还不知怎么样儿死哩!……待等那汉子来,轻学重告(此为偏义词,偏指“重告”,即重重地告密。学:复述、告密。正宗山东方言,把我休了就是了。

 

吴月娘指责潘金莲当初攻击李瓶儿,但她忘记了自己的初心也是如此。

玉箫本是负责外围的,她有意放开了第一道岗。才有了矛盾的爆发。

 

小玉道:俺每(俺们都在屋里守着炉台站着,不知五娘(潘金莲几时走来,在明间内(堂屋内坐着,也不听见(她脚步儿响。”……

孙雪娥道:(她单为wèi行鬼路儿(形容走路无声。贬义,脚上只穿毡底鞋。……想着起头儿一来时,该和我/了多少气(闹了多少矛盾,背地打伙儿(结伙嚼说我,教爹打我那两顿,娘还说我和(她偏生好斗的。

月娘道:(她活埋惯了人,今日还要活埋我哩。你刚才不见(她那等撞头打滚撒泼儿,一径使你爹(你男主人。西门庆来家知道,(准是就把我翻倒底下。

李娇儿(西门二妾笑道:大娘niáng没的说,反了(颠倒了世界。

吴月娘道:“你不知道,(她是那九条尾的狐狸精dá己,把好的(李瓶儿乞他(同“吃q他”、被她弄死了,且稀罕我能有多少骨头/肉儿(代指实惠。你在俺家这几年,虽是个院中人(妓女。当时为中性词,不象(她久惯牢头久惯牢成久成习、牢不可破的狡猾。牢成:老成。你看(她日那等气势,硬来我屋里叫汉子(叫走了西门庆‘你不往前边去,我等不的你/先去 恰似只(她一个人的汉子一般。……一个人的生(孟玉楼的生日那天,也不往(她。孟玉楼屋里走走儿去。十个指头,都放在你口内/也却罢了。”

大妗子道:“姑娘,你耐烦(你受得了这烦恼吗?你又常病儿痛儿的,不贪此事,随他去罢。不争你为众好,与人为怨结仇。”劝了一回(一会儿

玉箫安排上饭来也不吃,说道:“我这回(这会儿好头疼,心口内有些恶没没的(恶拉拉的、恶心的感觉上来。”教玉箫:“那边炕上放下枕头,我且倘倘(躺躺去。分付(吩咐李娇儿:你每(你们陪大妗子吃饭。”那日郁大姐(女盲艺人也要家去(回家。月娘分付装一盒子点心,与他五钱(给她半两银子,打发去了。

 潘金莲

李娇儿的眼睛可没闲着、更没闭着,她正在踩点。后来,吴月娘昏迷时,她从容地偷走不少银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