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翻译(301)仆女春梅为什么如此狂

(2019-01-16 09:17:20)
标签:

金瓶梅

潘金莲

吴月娘

西门庆

春梅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串讲(301

            仆女春梅为什么如此狂

(内容见第七十五回  春梅毁骂申二姐 玉箫sù言(告诉潘金莲)

                   作者  白坤峰

《第六十四回 玉箫跪央潘金莲》,玉箫与书童幽会被潘金莲当场抓到,书童携款逃走,玉箫被迫向潘金莲通报吴月娘的情况。

 

却说玉箫(吴月娘的贴身女仆早辰(早晨打发西门庆出门,走到金莲房中说:五娘(潘金莲昨日怎的不往后边去坐?晚夕众人听薛姑子宣《黄氏女/卷》,坐到那咱zan(那么晚落后/二娘管茶(后来李娇儿请客喝茶三娘(孟玉楼房里又拿将酒菜来。……俺娘好不说五娘哩(我女主人吴月娘狠狠地说您哩)五娘听见爹(您听到西门庆边散了,往屋里(您自己房间走不迭。昨日三娘(孟玉楼生日,(您)就不放在(她屋里走儿,(您)b拦的爹/恁nèn(把西门庆独占的这么紧。把拦:阻拦他人以便独占,即拦扌霸。三娘道:没的羞人子/剌剌lála (不要把人羞得太很。子:语助词。剌剌:漓漓剌剌,水珠滴落的样子,谁耐烦争西门庆左右(反正是这几房儿,随他串去。

 

作为卧底,玉箫完整地叙述了全过程。潘金莲很恼火:

 

金莲道:我待说就没好口(我要是一说,那就没好话瞎了(她。吴月娘的眼lai(呢!昨日你道(西门庆在我屋里睡lai(了吗”玉箫道:“前边老大只娘(前边老大的面积,只有吴月娘屋里。六娘(李瓶儿又死了,(男主人却往谁屋里去?”金莲道:“鸡儿不撒尿,各自有去处(鸡没有尿道,却有排尿的路子。死了一个,还有一个顶窝儿的!

这玉箫又说:“俺娘怎的恼五娘问爹(恨您向西门庆讨皮袄不对(她……”金莲道:“没的那[毛必]b(扯屄扯蛋!有了一个汉子(丈夫做主儿罢了,(你吴月娘是我婆婆?你管着我?我b(抓挡他,我拿绳子拴着他腿儿不成?偏有那些[毛必]声浪气的!”

玉箫道:“……(您只放在心里,休要说出。今日桂姐也家去(回家。俺娘收拾戴头面(戴首饰哩,——今日要留下雪娥在家,与大妗子(吴月娘的娘家大嫂做伴儿,俺爹(西门庆不肯,都封下人情(包好了份子钱,五个人都教去哩。——(您也快些收拾了罢。

 

潘金莲极力为自己辩护。当然,她也觉得对不住孟玉楼,于是主动示好:

 

这金莲……使春梅后边问玉楼:“今日穿甚颜色衣裳?”玉楼道:“你爹嗔chn换孝(你的男主人责怪我们不应该脱去孝服,都(叫我们穿浅淡色衣服。

这五个妇人会定了,都是白白色的罩发冠珠子箍g儿(镶有珠翠的抹额或发箍,用翠蓝/销金/绫/汗巾儿/搭着亮蓝色的、饰有金色丝线的丝绸长手巾搭在头上头上珠翠堆满;银红/织金段子(以淡红为底色的、用金色线“提花”织出纹路的绸缎jn祆儿,蓝段子(缎子裙儿。惟吴月娘戴着/绉zhòu/金梁/冠儿(用白色的、表面呈自然绉缩的细绸制作配有金色竖梁的海獭t/卧兔儿(用海獭的皮做成的露出发髻的女式帽儿。清代叫昭君套、珠子箍儿、胡珠环子(镶嵌着西域珍珠的耳环;上穿着沉香色/遍地金以深棕色为底色的以金线纺织出金彩富丽图案妆花/补/袄儿彩色提花的珍贵云锦作成的、特地补绣在前胸的方形图案的长衫袄纱绿/遍地金/裙。一顶大轿、四顶小轿,排军(军警路,轿内安放/铜火踏(放入木炭,用于暖,王经、棋童、来安三个跟随……径往应伯爵家吃满月酒(应伯爵的小儿子满月去了。不题。

 

孟玉楼心中仍不舒服,用了“你爹”而不是“咱爹”。

 

却说(回头另说前边,如意儿和迎春……午间(以前的宴请多在中午请了潘姥姥(潘金莲的妈妈、春梅,郁大姐(女盲艺人弹唱。……也是合当(应当有事,春梅道:“只说申二姐(申二妮。女盲艺人会唱的好挂真儿(此为小曲联缀体,按十二个月组成的相思曲……”只见春鸿走来向着火(烤火。春梅道:/小/蛮/囚儿(混帐的小南方的屌东西。囚:球,代男性生殖器,你原来今日没跟了轿子去。”……因叫迎春:“你sh(倒半瓯子酒与他吃。分付(吩咐“你吃了,替我后边叫将申二姐来。你就说我(她唱个儿与姥姥听。”……

不想申二姐伴着大妗子(吴月娘的娘家大嫂大姐(大姑娘。西门庆的女儿、三个姑子(尼姑、玉箫,都在上房里坐的,正吃芫荽yán sui芝麻/茶(加入香菜与芝麻的茶。芫荽:香菜的北方式叫法,也叫蒝荽。忽见春鸿掀帘子进来,叫道:“申二姐,你来,俺大姑娘(敬称春梅前边叫你……”

这申二姐道:你大姑娘(西门大姐在这里,又有个大姑娘出来了!”……坐住了不动身。

 

申二姐去唱,是为给春梅面子;不去唱,也完全合情合理。但春梅一直自诩领导,当然受不了。

春鸿是扬州人,所以叫他小蛮子。跟轿子是个好差事,有吃有喝有赏,但春鸿没有被指派。他的如实汇报让春梅怒了:

 

这春梅……三尸神/暴跳、五脏zàng/冲天……一阵风走到上房里,指着申二姐,一顿大骂道:“你怎么对着小厮(男仆说我:那里(哪里又钻出个大姑娘来了,稀罕(她。此指春梅也敢来叫我?

“你是甚么总兵官娘子(高级将领的妻子不敢叫你?俺每在那(应为[毛必]b,屄/夹着lai (呢?是你抬举起来/(我)如今从新(重新钻出来了?你无非只是个走千家门、万家户、/狗攮nng(混帐的狗日的瞎淫妇(瞎眼的混帐女人!你来俺家才走了多少时儿,就敢恁nèn量视人家?你会晓的甚么好成样的套(套曲唱,左右是那几句‘东沟篱,西沟坝、油嘴狗舌、不上纸笔的(上不了书本的。不正式的那胡歌野调,就拿班做势(拿样儿装样儿起来!真个就来了!俺家/本司三院(此指妓院唱的老婆(歌女,不知见过多少,稀罕你这个儿。

韩道国那淫妇家/兴xng(王六儿家里允许你,俺这里不兴xng你。你(完整地转述给。山东方言那淫妇(王六儿,我也不怕你。好不好,趁早儿去,贾妈妈m ma与我离门离户“贾”与“假”谐音。既然是“假老太”,当然责其离门

 

春梅没有权力冲到吴月娘的房间来赶走申二姐,况且是当着吴大妗子的面。这无疑深了吴月娘与潘金莲的矛盾。但恃宠张狂的春梅不懂这些,也不想懂这些。

 

大妗子拦阻说道:“快休要舒口(放口”……

申二姐(被)骂的睁睁的(发怔,敢怒而不敢言,说道:“耶 口乐口乐!这位大姐(大姑娘,怎的nèn(这样的粗鲁性儿(脾气?就是刚才对着大官儿(敬称男仆,我也没曾说甚歹。这般泼口言语泻出来!此处不留人,也有留人处。

春梅越发恼了,骂道“贼/遍街、遍巷的瞎淫妇你家有恁nèn好大姐(你家有我这样的优秀女人吗……趁早儿与我走……”……申二姐一面哭哭啼啼下炕来,拜辞了大妗子,收拾衣裳包子(衣服包儿。子:助词,也等不的轿子来,央及大妗子使平安对过(对面相隔一段距离的地方叫将画童儿来,领(她韩道国(王六儿的丈夫/去了。春梅骂了一顿,往前边去了。……

(吴)大妗子看着大姐(西门大姐和玉箫说道:他敢(她春梅敢情是。敢:敢情、可能前边吃了酒进来?不然如何恁nèn/冲 chòng言冲语的?骂的我也不好看的了。你教他(你春梅让她申二姐慢慢收拾了去就是了!立逼着撵nin(她去了,又不叫小厮领(她十分水深/人不过(水太深时,不应逼别人过河,却怎样儿的?却不急了人!

玉箫道:他们敢在(她们可能在前头吃酒lai(呢

 

其实,这个事情也不能责怪申二姐,就连吴大妗子都未必不了解春梅的德性与地位,何况申二姐呢。

 

春梅走到前边,还气狠狠的。……“……郁大姐在俺家这几年,大大小小/他恶讪了那个人儿来lai(她恶心过哪个人呢?教(她唱个儿,(她就唱。那里象(哪里像这贼瞎淫妇大胆,不道的(我没想到的她竟会那等腔儿。(她再记的甚么成样的套数(套曲?还不知怎的拿班儿(拿样子。左来右去,只是那几句《山坡羊》、《琐南枝》,油里滑/言语,上个甚么台盘儿也怎的?我才乍听(初听这个曲儿也怎的?我见(她心里就要把郁大 zhèng(猛用力扯下来/一般。”

郁大姐道:“可不怎的!昨日晚夕,大娘niáng(都教我唱小曲儿,(她就连忙把琵琶夺过去……”郁大蛆道:“大姑娘(春梅,你休怪(她(她原知道咱家深浅?(她还不知把你当谁人看成,好容易!

 

同是盲艺人的郁大姐很得意。说实在的,申二姐确实有超过郁大姐之心,但是我们不能要求人人都平淡无争。

 

春梅道:“我刚才不骂的(申二姐。你:此指不在场的第三方你覆/韩道国老婆那贼淫妇(你就要禀报王六儿那个混帐女人你就学与他(你就是完全地转述给王六儿。学:转述,我也不怕(她

潘姥姥道:“我的姐姐(姑娘。敬称年青女子,你没要紧/气的恁nèn样儿的。”如意儿道:“等我倾杯儿酒与大姐姐(大姑娘消消恼。”迎春道:“我这女儿有恼就是气。”……拿起杯儿酒来,望着春梅道:“罢罢,我的姐姐(姑娘……胡乱且吃你妈妈这(盅、杯酒儿罢。

那春梅忍不住笑骂迎春,说道:怪小淫妇儿(调皮的小混帐女人,你又做起我妈来了!”说道:“郁大姐,休唱《山坡羊》“莺莺闹卧房”,你唱个《江儿水》俺每(俺们听罢。

 

春梅出尽了风头,还趁机谩骂了同是仆女的王六儿。但对同样的正得宠的如意儿却没有说什么。中国人,常常是在安全的时候特别勇敢、特别有个性。

 

这郁大姐在傍(在旁弹着琵琶唱:

“……减尽了花容月艳,重门常是掩。正东风料峭qiào(微寒,细雨连纤xin(细小连续之状…愁压损/两眉翠尖(两道尖尖的黑眉。空惹的张郎(张生、张珙。《西厢》男主角憎厌,这些时对莺花不卷帘。

……静悄悄槐阴庭院,芭蕉/新乍展。……高柳/噪新蝉,清波戏彩鸳。行过阑前(栏前,坐近他边(那边,则听得是谁家唱采莲……

新凉入绣帏。怪/灯花相照,月色相随,影伶仃/诉与谁。征雁向南飞,雁归人未归……

……几遍把梅花相问,新来瘦几民间的长度单位,标准模糊且不一?笑香消容貌,玉减精神,比花枝先瘦损……枕儿冷、灯儿又昏。独自个/向谁评论(诉说,百般的放不下心上的人。

 

“放不下”。是的。但我们又能放下什么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