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优质女”李瓶儿为何 遭忌恨

(2018-01-10 07:32:02)
标签:

金瓶梅

李瓶儿

潘金莲

西门庆

杂谈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224

优质女李瓶儿为何遭忌恨

                                     作者  白坤峰

(内容见第五十八回  怀妒忌金莲打秋菊  乞腊肉磨镜叟诉冤)

 

清末思想家、外交家郭嵩焘临终前不久曾作《戏书小像》,诗云“世人欲杀定为才”,此诗化用杜甫写给李白的名句:“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李白名声太高、诗才太盛,庸众恨死了诗仙。

李瓶儿也一样,她太优秀,她把西门府的几个妇女比得形秽心寒。虽然李瓶儿低调再低调,大度再大度,但一点儿也没有。

以前是吴月娘、潘金莲恨她,现在,一向以温和大度示人的孟玉楼也恨她——巧妙地恨她。

 

薛姑子、王姑子(薛尼姑、王尼姑。北方习语家去(回家去,来对月娘说。(李瓶儿)向房中拿出(她。李瓶儿压被的银狮子一对来,要(叫薛姑子印造《佛顶心/陀罗经》(此经有破灭地狱之功。陀罗:即“陀罗尼”,持念不忘,赶八月十五日岳庙(东岳泰山大帝之庙。此与岳飞无关/去舍。

那薛姑子就要拿着走,被孟玉楼在旁说道:“师父,你且住。大娘(吴月娘,你还使小厮叫将jiang贲四(负责当铺的伙计来,替(她。李瓶儿兑兑duì(称一下多少分两(分与两,都是重量单位。一两为十钱,一钱为十分,就(她。薛姑子往经铺里讲定个数儿来,每一部经多少银子,咱每(咱们舍多少,到几时(得到成品,才好。你教薛师父去,(她。薛姑子独自一个,怎弄的过来?”

 

李瓶儿救子心切,病急乱投佛,一把抓起自己的一对银狮子给薛尼姑,让她印制佛经广送,以之为儿子祈福。因为这银狮子是李瓶儿的私物,大家一时没有说什么。但妒心隐起的孟玉楼抓住了机会:一切都要走会计账,叫贲四来。

这正是汉娜·阿伦特所说的“平庸的恶”。“平庸的恶”未必产生于极权政治之下,它同样可以产生于寻常生活。孟玉楼行恶与别人的鼓动、逼迫无关,况且其行恶不会为自己带来任何实际利益。但在某些中国人的心里,看到别人的苦难就是最大的快乐。

冒似大公无私的孟玉楼,此时心机最重。

自私而呆笨的吴月娘反应过来了:

 

(吴)月娘道:“你也说的是。”一面使(派来安儿:“你去瞧贲四,来家不曾……”……不一时,贲四来到,向月娘众人作了揖(行了拱手礼,把那一对银狮子上天平duì(称了,重四十一两五钱(半两。月娘分付(吩咐贲四同薛师父往经铺,请印造经数去了。

  

吴月娘之所以对孟玉楼好,原因之一孟玉楼做事总是切中其心。

在针对李瓶儿的战斗中,三个女人方向一致:

 

潘金莲随即叫孟玉楼:“(我们……前边看大姐(西门大姐。西门庆的女儿……”两个携着手儿……来东厢房门首,见大姐正守着针线筐儿,在檐下纳鞋。金莲拿起来看,却是沙绿(暗绿色绸子(山西省高平的名绸鞋面。

玉楼道:“大姐(大姑娘,你不要这红/锁线子(锁边的线爽利着(干脆用蓝头线儿,却不老作(不老成,指色彩清新些。你明日还要大红/提跟子?”

 

手拉手、肩并肩,两个女人搞联欢。在迫害李瓶儿事件中,孟玉楼从未反思过自己有罪。

 

(孟)玉楼大姐(西门大姐。西门庆的女儿:“你女婿(你丈夫。陈经济在屋里不在?”大姐道:“他不知那里(哪里吃了两(盅酒,在屋里睡哩。”

孟玉楼便向金莲说:“刚才若不是我在旁边说着,李大姐(李瓶儿nèn哈帐(哈拉哈张。糊涂或随便háng(歪货、东西,就要把银子交姑子(尼姑拿了印经去。(一旦)经也印不成,(李瓶儿)没脚蟹(此处为没有主见háng货子歪货、东西,(尼姑)藏在nǎ大人家(某个官员家。那:哪你那里寻他去(你李瓶儿哪里找她们去……”

 

孟玉楼说话做事,不动声色,滴水不露,她核实陈经济在睡觉之后,才引出波荡在心中的话题。一句话:我是机智且无私的。

 

金莲道:“你看么,你教我干(你叫我怎么办?恁nèn有钱的(女人不撰他(不赚她些儿,是傻子!只相(只像牛身上拔一根毛了。(此指李瓶儿孩儿若没命,休说舍经,随你把万里江山舍了,也成不的。正是:饶你有钱拜北斗(祷星求福谁人买得不无常(哪个人能买到逃脱疾病死亡的好事。无常:不能永恒。如今这屋里,‘只许人放火,不许俺每点灯’。大姐(大姑娘听着,也不是别人。‘偏染的白儿不上色(即“偏染的帛儿不上色”。有意染的布,反而没有染好。晋北方言。偏:有意地’,偏你(偏偏只有你李瓶儿/那等轻狂百势,大清早刁蹬着(应为“刀蹬着”。山东方言。指挥或抛弃,此为前者。“刀”与“刁”形似而误刻汉子/太医看。

 

听潘金莲说起李瓶儿,那真是黑白颠倒、污名污德。明明是李瓶儿重病,任医官用心治疗。在潘金莲口中,竟然变成了李瓶儿装病撒娇、恃宠张狂。

 

“(李瓶儿)每当在人前,会那等做清儿(即撇清。(此指装腔作势假清高说话:‘我心里不耐烦(我感觉不舒服他爹(那男主人要便进我屋里,(借口看孩子,雌着(呆着不动。雌性动物发情时往往呆在原地。安徽方言和我睡。谁耐烦?教我就撺掇cuān duo往别人屋里睡去了。’

 

明明是李瓶儿担心潘金莲重妒,驱赶西门庆去睡潘金莲,(内容见第三十三回),在潘金莲口中,竟然成了李瓶儿炫耀宠爱、刺激他人。

 

俺每/自恁nèn(我们一直这么好,罢了,背地还嚼说俺每(俺们那大姐姐(吴月娘偏听(她一面词儿说话。不是俺每(俺们争这个事,怎么昨日汉子不进你屋里去,(你李瓶儿使丫头在角门子首叫进屋里,推看孩子(借口让他看看孩子,你便吃药,一径把汉子作成在那屋里和吴银儿睡了一夜去了。一径显你那乖觉,教汉子喜欢你。那大姐姐(吴月娘就没的话儿说了。

 

明明是李瓶儿重病在身,不能与西门庆同房,但在潘金莲的口中,又成了李瓶儿布下满满套路以进一步讨巧争宠。

 

“昨日晚夕,(人家,我。北方习语进屋里躧xǐ了一鞋狗屎,打丫头赶狗,也嗔chēn起来。使丫头过来说,唬xià(她孩子了。

 

明明是潘金莲故意打狗、故意惊吓西门官哥,但在潘金莲口中,竟成了李瓶儿恃宠挑衅、无理取闹。

 

俺娘(潘姥姥那老货,又不知道,huàng/那嘴吃(为了骗她一点儿饭吃。同“guāng嘴吃”。意指潘姥姥贪图李瓶儿的请客吃饭教他那小买手(让潘姥姥做个打零工者,走来劝甚么的‘驴扭棍伤了紫荆树为了做一根驴扭棍,不该伤害到珍贵的紫荆树)’。我恼(她。李瓶儿那等轻声浪气,(她。潘姥姥又来我跟前说话长短,教我墩了他(怼duǐ了她。墩:此处同“怼”,用力撞两句,(她。潘姥姥今日使性子家去了(回家了。山东方言。去了罢,教我说:他家(李瓶儿家有你这样穷亲戚也不多、没你也不少……”

 

明明是潘姥姥通情达理,真诚劝导女儿,但在潘金莲的口中,其母竟是好吃贪嘴、不分是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