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60,159
  • 关注人气:1,5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里说当下(212)第五十五回伪作证明(妻妾失礼)

(2017-03-28 11:15:04)
标签:

金瓶梅

兰陵笑笑生

西门庆

应伯爵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里说当下(212

   第五十五回伪作证明(妻妾失礼)

                           作者  白坤峰

       (内容见第五十五回  西门庆东京庆寿旦  苗员外扬州送歌童)

 原作者兰陵笑笑生已经定下了章回的题目,伪造者竟然还写成了这种样子。

 突然出现的苗员外竟然与西门庆关系很熟。但二人为何而熟,却无一句之交待。

 

 苗员外来出(出来迎道:“学生一个儿坐着,正想个知心的朋友讲讲……”就留西门庆筵燕(吃饭。燕:同宴。西门庆推却不过,只得便住了。当下山肴海错(山珍海味。错:各种海味,不记其数。又有两个歌童,生的眉清目秀,开喉音唱几套曲儿。

 西门庆指着玳安、琴童、书童、画童,向苗员外看着:“那班蠢材,只顾吃酒饭,却怎地比的那两个!”苗员外笑道:“只怕伏侍不的老先生(服侍不好您。若爱时,就送上也何难。”

 

西门庆所言明显不对,至少书童就唱得很好。(见第三十五回  书童儿妆旦劝狎客)而玳安是大管家,一般不与这三位男仆站在一起。

 

 且说自从西门庆往东京庆寿……那潘金莲,打扮的如花似玉……只想着与陈经济抅搭(勾搭。……两个遇着,就如饿眼见瓜皮一般(一样。禁不的一身(整个身子直钻到经济怀里来……正在热闹间,不想那玉楼(孟玉楼冷眼瞧破……慌忙惊散不题(不提

 

两个伪造者,都不约而同地对偷情一事,异常有兴趣。而这种细节,完全没有必要。因为陈经济与潘金莲慑于西门庆的威势,其偷情是在西门庆死后方才合理。

 

 玳安慌慌的(急忙地跑进门来,见月娘磕了个头,道:“(男主人回来了……”……月娘便(叫玳安厨下吃饭去,又教整饭(做饭待大官人回来,自和六房姊妹同伙儿到厅上迎接。正是: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归时燕燕忙。(此诗本是苏轼调侃诗人张先。莺莺:崔莺莺。燕燕:关盼盼,唐代名伎,因住燕子楼而得此名……

 西门庆到门前下轿了,众妻妾一齐相迎进去。……月娘一面教众人收好行李,及蔡太师送的下程(路上的礼物,多指食品

 

 从书中的情况看,当时的大户人家的妻妾们不可能到门外或门前去接丈夫。恰恰相反,书中多次描写众妻妾看到西门庆后立刻避开。第十八回,“见西门庆来家,月娘、玉楼、大姐三个都往后走了”。

 

 次日,陈经济和大姐(陈经济的妻子。西门庆的女儿厮见(相见。有人说是“厢见”了,说了些店里的帐目。

 应伯爵和常时(谐音:长时借——长时间的使钱借钱打听的大官人来家,都来望。……西门庆留二人吃了一日酒。常时节临起身,向西门庆道……“实为住的房子不方便,待要寻间房子安身,却没有银子,因此要求哥周济些儿。日后少不的加些利钱,送还哥哥。”

西门庆道:“相处中,说(什么利钱!我如今忙忙地,(哪讨银子。且待到韩伙计(韩道国货船来家,自有个(处理。拿主意。”

 

总是应伯爵、谢希大一起到西门庆家。伪造者为了增加字数,为了拉长故事,生硬地把应伯爵与常时节凑齐。(以伪造者的能力,继续写谢希大过于为难,换写常时节就便于操作了)

 

 且说苗员外……叫过两个歌童分付(吩咐道:“我前日请山东/西门大官,席上把你两个许下他。如今他离东京回家去了……待我稍下/(捎上一封信,打发你们。”

 那两个歌童一齐陪告(陪着小心地说道:“小的每(我们。谦称伏侍的员外多年了,却为何今日闪的(抛闪的小的们不好……”

 员外道:“……西门大官家里豪富泼天(满天、金银广布,身居着右班左职……家里开着两个绫段铺,如今又要开个标行háng(镖行、镖局。……(本意是“我们”,表亲昵。但伪造者误认为是“我”前日酒席之中,已把小的子(你们。此语莫名其妙许下他了,如今终不成改个口哩!”……“小的子,你也说的是,(此处又把“咱”理解错了也何苦/定要是这等(一琮要这样?只是‘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不知拿他怎么办了’。那孔圣人说的话,怎么违得?如今也由不得你。待(再次把“咱”理解错修书一封,差个伴当(仆人送你去……”

 

“咱”本是北方方言,多译为“咱们”,表亲近;有时也译为“我”。从书中的第五十三至第五十七回之前或之后内容看,“咱”几乎全译为“咱们”。而第五十五回中,却就频率地译为“我”。

 

(苗员外)就叫那门馆先生(门客、食客写着一封通候的(相互问候的八行háng书信(旧式的书信直分八行,后面又写那“相送歌童、求他青目(露出黑眼珠,表重视。阮籍的典故。亦作青眼或青睐”的语儿;又写个礼单儿,把些尺头(衣料书帕(一部书、一方帕。明代官场送礼规则。后来需加其他礼物做个通问的礼儿(相互问候的礼物

 差了(派了苗秀、苗实,赍擎jī qíng(捧持、携带书信,护送两个歌童。—霎时拴上了头口骡、驴的代称,带了被囊行李,直到山东西门庆家来。

 

因为一句酒席上的戏言,苗员外就派人千里迢迢把两个歌童送给了西门庆。这有点莫名其糊涂。

第五十五回,本应该是原作者天才之大手笔,但不幸成了半废品。

 

 那两个歌童……插烛也似(比喻端端正正磕了几个头,谢辞了员外,番身(翻身上马。迤逦yǐ lǐ行来……远远望见绿树林中挂着一个望子(幌子、酒旗、酒帘。……招牌上面写的好,说:“神仙留玉佩,卿相解金貂(这两句是说神仙、大官都尽情喝酒,以至最后钱花光了,留下玉佩、金貂作为抵押品。卿相:借代大官。金貂:冠饰)。”真个是好酒店也。

四人坐下,唤/过卖(堂倌打上两角酒(角:古代量器,酒的计量单位。从缸里向外打酒用“角”,也称“提子”;一般一“大角”一斤,一“小角”半斤来,nǎng(吃个。山东方言葱儿、蒜儿,大卖肉儿(指的是大块肉儿、豆腐菜儿铺上几碟。……止见(只见粉壁上飞白字(笔画丝丝露白,似用墨汁浅淡的枯笔而写成写着两行,说道:“千里不为远,十年归未迟:总在乾坤内,何须叹别离!”正/对着两个歌童眼儿(引申为符合歌童的心,不觉的‘药卖有病的’(比喻恰合其心了,动人心处/扑簌簌流下两行泪来。说道:“……人离乡/贱,未知去后若何?”

 

两个歌童万分感叹。中国古人多不愿离乡,故有“货离乡贵,人离乡贱”之说。而其实,做为普通公民,在哪里生活都差不多。

 

西门庆自从东京到家……朝朝/tì雨/尤云(比喻男女欢爱,以此不曾到衙门里去走,连那告假的帖儿(请假条。此指西门庆请假去东京送礼也不曾消的。

 那日清闲无事,且到衙门里升堂画卯mǎo(点卯、点名。山东方言。古代常常早上卯时——6点钟——点名,把那些解jiè到的人犯……一一押(西门庆一个个地写上姓名或做了记号到日(公文所到之日qiān押了一会(写上处理意思,一会儿)。乘了一乘凉轿,几个牢子/(狱察大声吆喝道路上的行人回避了,簇拥来家。只见那苗秀、苗实与那两个歌童,已是候的久了。

 

 以上一段,可赞可点。毕竟伪造者把中国官僚的闲散随性、无法无天、耍威作福之态写清楚了。西门庆好久没有办公了,于是现在抽空突击签名。

 

 西门庆……请起苗秀、苗实,说道:“我与你员外千里相逢(千里之外相见……酒中说话,(我们。表亲昵也忘却多时。……古人交谊,止有那范张结契(范式、张劭shào的故事。范式字巨卿,山阳人也。少游太学,与汝南张劭为友。劭字元伯。后告归乡。范式对张劭说:“后二年当过拜尊亲。”至其日,巨卿果至,尽欢而别,千里相从,古今以为美谈,如今你们那个员外,委的(确实也是难的。”称长cháng道好,细细又感谢了一番。

只见那两个歌童从新(重新走过(走过来。表示拜见……西门庆见两个(孩子。不分男女。北方方言生得清秀。

 

《金瓶梅》的主旨是揭示人性之复杂、之黑暗,并无歌颂男儿情谊、爱情完美之俗义,苗员外无求于西门庆,却如此重情重义,实与原著相违也。

 

西门庆就叫玳安里边讨出菜蔬、xià(菜肴,名词。同“下饭”、点心小酒(酒。北方式说法。江南多说“老酒”,摆着八仙桌儿(可容八人相坐的正方形高腿桌子,就与诸人燕饮(宴饮……

两个歌童打个半跪儿,跪将下(跪下告道:“小的们还学得些小词儿(此处指南曲一发(也作“亦发”,一并、全部。山东人读作yí歌与老爹(唱给长官听。”

西门庆说道:“这却更好。”便教歌词(就叫唱歌。词:歌词

试裂齐纨wán(齐国的绸缎。代指纸张/铅椠qiàn(书写或描画。施:作。铅:代指颜料。椠:木牍yuán图《春牧》(到哪里画下一幅春牧图。草浅浅,细铺平野,散骑黄犊。……羡先生,想像赋《高唐》(宋玉的《高唐赋》描写巫山风物、楚王和巫山高唐神女相遇之事,情词足。……

 

写就丹青新图好……沙汀tīng水岸,绿蘋píng红蓼liǎo 。……倚蓬窗试觅,旧盟鸥鸟(以前约好一起隐居的水鸟。盟:约定。借问忘机(忘记功名之心当日事,何如此际/心情悄?羡先生,想像咏‘沧浪’(代表任其自然起尘表(超过世俗

 

……红炉暖,妻煨wēi山芋(地瓜,自斟醽醁líng lù(美酒课仆(催促仆人采薪/去外户,呼儿引鹤/翻平陆(靠近地面翻飞。……羡先生,想像/桑榆(代指日暮或晚年颜如玉(脸色很健康。不分男女。”

 

这样的歌曲,唱给西门庆听,带点讽刺:西门庆能热爱大自然以至“图《春牧》”吗?能与鸥鸟一起“忘机”并“咏‘沧浪’”吗?能过红炉底下“煨山芋”、直到静享“桑榆晚景”、脸色健康如玉的寻常生活吗?

 

果然是声遏行云、歌成《白雪》。引的那后边娘子们,吴月娘、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都来听着,十分欢喜,齐道“唱的好”。

 

此处又是一大误!因为大户人家的女性是不可能跑到客厅来听曲的。书中多次写宴饮唱曲,何曾有过男女混而听的场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