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3,665
  • 关注人气:1,5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里说当下(173)刑事案:复杂在人事上

(2016-11-25 08:09:28)
标签:

金瓶梅

潘金莲

李瓶儿

西门庆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里说当下(173

       《金瓶梅》中的刑事案:复杂在人事上

                                    作者  白坤峰

           (内容见  第四十七回  王六儿说事图财  西门庆受赃枉法)

 

《金瓶梅》中的官场,司法不独立,于是,大案讲政治,中案讲影响,小案讲关系。官员们上下其手,扰乱法律。

  

话说江南扬州广陵城内,有一苗员外,名唤苗天秀。……其妻李氏,身染痼疾在床;家事尽托与宠妾刁氏——名唤刁七儿。原是扬州大马头(大码头娼妓出身。天秀……宠嬖无比。

忽一日,有一老僧在门首化缘……堂中缺少一尊镀金铜罗汉,故云游在此、访善纪录。天秀闻之不吝,即施银五十两。……僧人道:“不消许多(不用如此多,一半足以完备此像。”天秀道:“……余剩可作斋供(供奉神佛的食品。”

那僧人问讯(双手合十致谢,临行向天秀说道:“员外左眼眶下有一道白气,乃是死气。(预示不出此年,当有人灾殃。……今后随有甚事,切勿出境。戒之,戒之!”……

 

与其说苗天秀最后死于命运,倒不如说死于人性之恶。总是亲近之人,才能完成最后一击。

 

(苗)天秀偶游后园,见其家人(仆人苗青,——平日是个浪子。——正与刁氏在亭侧相倚私语。……(苗天秀)看见不由分说,将苗青痛打一顿,誓欲逐之。苗青恐惧,转央亲邻,再三劝留得免,终是切恨在心。……

天秀表兄黄美,原是扬州人氏,乃举人出身,在东京开封府做通判(分管粮运、督捕等事务的市级局长,亦是博学广识之人也。一日,差人寄了一封书来扬州,(送给天秀。要请天秀上东京(首都。书中故意把宋朝与明朝混在一起,一则游玩,二者为谋其前程(“功名”的旧称。苗天秀得书不胜欢喜,因向其妻妾说道:“东京乃辇毂niǎn gū(天子的车,代京城之地……吾心久欲游览……”

其妻李氏便说:“前日僧人相你面上有灾厄,嘱付不可出门……”天秀不听,反加怒叱,说道:“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桑弧蓬矢shǐ(古代男子出生后,家里人会以桑木作弓,蓬草作箭,以射天地四方,表志在四方; 不能遨游天下、观国之光,徒老死yǒu(窗下。代指家中无益矣。……切勿多言!”于是分付家人苗青,收拾行李衣装;……带了个安童(男仆……择日起行。

 

苗天秀犯了一个过于仁慈、过于简单的错误:既然已经发现苗青与小妾刁氏有染,竟然仍将恶人留在身边。岂不是自找死路。

 

行了数日,到徐州洪(地名。见《铜山县志》但见(只见一派水光,十分险恶。……

不料搭的船只,却是贼船。两个艄子皆是不善之徒:一个姓陈,名唤陈三;一个姓翁,乃是翁八。常言道:不着家人(家里人,弄不得家鬼。这苗青……暗道:“不如……将家主害了性命……这分家私连刁氏,都是我情受(由别人办理,自己只管接受。也叫“情着”的。”正是:花枝叶下犹藏刺,人心怎保不怀毒。

这苗青由是与两个艄子密密(细细商量。……是夜,天气阴黑,苗天秀……被陈三手持利刀,一下刺中脖下,推在洪波荡里。那安童正要走时被。同“吃qī”——江南习语翁八一闷棍打落于水中。三人一面在船舱内打开箱笼……

这苗青另搭了船只,载至临清马头(码头上,钞关(征收船只商税的关口/过了,装到清河县城外官店内卸下;见了扬州故旧商家,只说:“家主(主人在后船便来也。”

 

这种讲凶杀案的方式,过于小儿科,真的与西方差远了,不要说《福尔摩斯探案集》——作者是英国小说家柯南道尔、《狄公案》——作者是荷兰汉学家高罗佩(Robert Hansvan Gulik),就连妥斯托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案情,都比这复杂多了。

 

不想安童……幸得不死,浮没芦港,得岸上来。……渔翁道:“也罢,你且随我在此……”安童拜谢公公(老人家,……年除岁末……出河口卖鱼,正撞见陈三、翁八在船上饮酒。……安童认得,即密与渔翁说道:“主人之冤当雪矣。”

当下,安童将情具告到巡河周守备(周秀,号南轩xuān。任县级武装部部长府内。守备见没赃证,不接状子。

又告到提刑院,夏提刑(夏延龄,号龙溪。任省公安厅长兼法院院长。书中有意定为县级见是强盗劫杀人命等事,把状批行了。从正月十四日,差缉捕公人……把陈三,翁八获住。……二艄见安童在旁执证,也没得动刑,一一招承了。……

这里把三人监下,又差人访拿(寻找抓捕苗青,拿到一起定罪。因节间放假,提刑官吏一连两日没来衙门中问事。早有衙门首/透信儿的人,悄悄报与苗青。

 

周守备懒得管。夏提刑还不错,在节日期间,安排缉拿凶手。凶手也们配合,全说了。但中国式的故事,其实刚刚开始。

 

苗青把这件事儿慌了,把店门锁了,暗暗躲在经纪(生意的中间人乐三家。这乐三就在狮子街石桥西首,韩道国家隔壁……他浑家(妻子乐三嫂,与王六儿(韩道国的妻子、西门庆情妇所交极厚。……

这乐三……说道:“不打紧,间壁韩家(韩家的妻子就是提刑西门老爹的外室……破多少东西(豁出一些东西。山东方言),教俺家(我妻子过去和他家说说。”

这苗青听了,连忙就下跪,说道:“但得除割(除去、开脱了我身上没事,恩有重报,不敢有忘。”于是写了说帖(说情儿信,封下五十两银子、两套妆花段子衣服。……王六儿喜欢的要不的(不得了,把衣服和银子并说帖都收下,单等西门庆;不见来。

 

苗青没有见过世面,吓慌了手脚。但乐三、王六儿都说没有什么,小事儿,小小事儿。

当底层百姓都懂得潜规则时,社会之黑之污之烂,也就可想而知了。

 

到十七日,日西时分,只见玳安夹着毡包,骑着头口骡、驴的代称,从街心里来。……玳安道:“我跟了(男主人。西门庆走了个远差,往东平府送礼去来。”……

王六儿便叫进去,和他如此这般说话,拿帖儿(书信与他瞧。

 

王六儿是个爽快人,把信都让玳安看了。透明而坦诚的交易,会让双方都放心、都满意。

西门庆虽然是大官儿了,但逢年过节还要给更大的官儿送礼。写的真好。

 

玳安道:“……拿过几两银子来,也不勾打发脚下人(手下人的哩。我不管别的帐,韩大婶和他说,只与我二十两银子罢。……随你老人家(您与俺爹说就是了。”

王六儿笑道:”怪油嘴儿,‘要饭吃,休要恶了火头(得罪了伙夫。此语是说:不敢得罪玳安’。事成了,你的事甚么打紧,宁可我们不要,也少不得(少不了你的。”

玳安道:“韩大婶,不是这等说。常言:‘君子不羞当面(君子不会因为对方当面说清而羞愧’。先断过(先说好原则,后商量。”

 

玳安做事,坦荡直率,堂堂正正,大大方方,而且要价也不高,这让合伙人内心为之点赞。

 

玳安……等的西门庆房中睡了一觉出来,在厢房(两边的配房/坐的。这玳安慢慢走到根前,说:“……韩大婶(敬称王六儿叫住小的,要请爹快些过去……”……西门庆骑马,带着眼纱(为了防风沙,此为明朝的风俗、小帽,便叫玳安、琴童两个跟随,来到王六儿家。下马进去,到明间(堂屋客位坐下。

王六儿出来拜见了。……老婆(此指已婚妇女买了许多东西,叫老冯(冯妈妈厨下整治。……丫huán锦儿拿茶上来。妇人递了茶……且不敢就题此事,先只说:“……我闻得说,(男孩。此为官哥儿家中定了亲事,你老人家(当时的敬称喜呀!”

西门庆道:“只因舍亲(我家亲戚吴大嫂(吴大妗子那里说起,和乔家做了这门亲事。……论起来,也还不搬陪(同“班配、般配”,胡乱亲上做亲罢了。”……

妇人慢慢先把苗青揭帖(私人信函拿与西门庆看,说:“……乐三娘子,过来对我说:这苗青……被两个船家拽扯(严重牵扯。北方方言,只望除豁了他这名字,免(提审他。他备了些礼儿在此谢我……”……向箱中取出五十两银子来与西门庆瞧,说道:“明日事成,还许两套衣裳。”

 

搭上了西门庆之后,韩道国、王六儿夫妇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西门庆就是喜欢王六儿的实实在在、不隐不瞒、和盘托出。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西门庆已经对案情了解的清清楚楚:

 

西门庆看了笑道:“……你不知道,这苗青……与两个船家商议,杀害家主,撺在河里,图财谋命。……这一拿去(抓去,稳定是个凌迟(剐刑罪名。那两个,都是真/犯斩罪。两个船家xiàn(现供。当场供任他有二千两银货在身上,拿这些银子来做甚么,还不快递与他去。”

这王六儿一面到厨下,使了丫头锦儿,把乐三娘子儿叫了来,将原礼交付。

 

王六儿很诚信:办不成事,如数退款。

西方人写侦探小说,复杂在破案过程上;中国人写侦探小说,复杂在人际关系上。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