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0,890
  • 关注人气:1,5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里说当下(163)《金瓶梅》妓女众生相:李桂姐专供负能量

(2016-05-20 13:00:37)
标签:

金瓶梅

李瓶儿

潘金莲

吴月娘

杂谈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里说当下(163

    《金瓶梅》妓女众生相:李桂姐专供负能量      

                              作者  白坤峰

(内容见  第四十四回  吴月娘留宿李桂姐  西门庆醉拶 夏花儿)

李桂姐是西门庆、吴月娘的干女儿,是西门二半妾李娇儿的亲侄女,又是西门庆长期包养的名妓。一句话,辈份混乱,关系错乱,人伦散乱。

在第十二回中,李桂姐就曾故意吃潘金莲的醋,故意生气卧床,引得西门庆更加爱怜她。此招很灵,她又开始使用了。

  

吴大妗子轿子来了,收拾要家去(回家去。月娘款留再三,说道:“嫂子,再住一夜儿,明日去罢。”

吴大妗子道:“我连乔亲家qìng jia(乔大户家)那里就是三四日了,家里没人,你哥(吴镗衙里又有事,不得在家,/家去罢(我回家吧。明日请姑娘(以娘家人口吻称呼吴月娘、众位好歹往我那里大节坐坐,晚夕告百备儿(正月十六日夜,妇女结伴出门踏春,谓之“走百病”。此为谐音来家。”……

桂姐道:“(男主人。西门庆去吃酒,多咱晚(多咱zan、何时来家,俺们原等的他。娘先教我和吴银子先去罢……”

 

李桂姐等人是西门庆家花钱请来唱歌的,但直到天晚,西门庆还没有回来。于是,李桂姐故意小生气:我们也回家去。

 

不一时,西门庆进来,戴着冠帽,已带七八分酒了,走入房中,正面坐下……向桂姐说:“你和银儿亦发(即“一发”,一并、一起、全部、打总等。山东人读作yí ))过了节儿去……”…… 

那桂姐把脸儿苦低着,不言语。……西门庆道:“我也不吃酒了,你们拿乐器来唱《十段锦儿》我听……”

 

李桂姐表面生气,实为撒娇:你为什么才来?让我好等。

此时,西门庆已经上当了。

 

当下四个唱的(歌妓:李桂姐弹琵琶,吴银儿弹筝,韩玉钏chuàn拨阮(拨弹直颈琴,董娇儿打着紧急鼓子,一递一个(一个接一个唱《十段锦·二十八半截儿》。……

“〔耍孩儿〕……从记得说来咒 (还记得说过的咒誓:负心的/随灯儿灭,海神庙放着根由。”……

“〔傍妆台〕美酒儿谁共斟?意散了/如瓶儿碎,难见面似shēn(参星与辰星。参星在酉yǒu时——17时至19时——出于西方,辰星在卯mǎo时——早上5时至7时——出于东方。比喻互不相见或势不两立,此为前者。从别后,岁月深,画划儿(随意划字或划道儿/画损了掠儿(即“金掠儿”,为押韵而改动。掠儿:也叫“掠子”“掠头”,妇女的拢鬓之物,属于梳篦之类。”……

“〔尾声〕半叉也作“半扠chā”,即“半zhǎ”。zhǎ成年人尽力伸开大拇指、中指或食指的距离。山东方言绣罗鞋,眼儿见了心儿爱……”

 

她们几个唱的还真的意思:歌中全是缠绵之爱,但心中却没有爱。偏偏是西门庆以为有爱。

 

 忽听前边玳安儿和琴童儿两个嚷乱,簇拥定李娇儿房里夏花儿进来禀西门庆,说道:“……见二娘(李娇儿房里/夏花儿躲在马槽底下。……小的每/问着(我们审问(她又不说。”

西门庆听见,便道:“……与我拿来(给我抓过来。”就走出外边明间(客厅或堂屋穿廊下(走廊里椅子上坐着,一边打着……

李娇儿在傍边说道:“我又不使你(不派你做事平平白白(无缘无故往马坊里做甚么去?”

 

李娇儿急于摆脱责任。但事情突然向更坏的方向发展了,“李瓶儿房间盗窃案”真相大白,小偷竟然是夏花。她跟随李娇儿看望李瓶儿时,顺手捡走了那锭金子。(第三十回中,李娇儿通过冯妈妈,花七两银子买来了丫环夏花)

 

滑浪lang一声,从腰里吊下(掉下一件东西来……却是一锭金子。西门庆灯下看了,道:“是头里li(之前不见了的那锭金子,寻不见,原来是你这奴才偷了。”……令琴童往前边去取zǎn (夹指的刑具来……拶/杀猪也是叫。拶了半日,又敲二十(击打脚面或小腿迎面骨的刑法

那丫头(夏花挨忍不过,方说:“我在六娘(李瓶儿房里地下拾的。”西门庆方命放了拶zǎn子,又分付(交给李娇儿领到屋里去,“明日叫媒人(兼任人口贩子,即时与我拉出去卖了这个奴才……”……

月娘令小玉关上仪门。……月娘道:“那里看人去(哪里能认清人啊nèn/丫头(这么小的丫头。恁:北方读nèng,原来这等贼头鼠脑的!倒就不是个咍咳tāi hǎi(不是个学好的。四川方言,元杂剧常见。咍咳tāi hǎi:成器、学好。”

 

 

吴月娘总喜欢事后发表点评论。她的语气,很符合寻常主家婆的口吻。

研究者很少注意吴月娘的语言,我认为,写好潘金莲的语言代表水平,写好吴月娘的语言更能显示水平。

李桂姐开始向西门府输入负能量:

 

且说李娇儿领夏花儿到房里,李桂姐晚间甚是说(狠狠批评。北方方言夏花儿:“你原来是个傻孩子!你恁nèn十五六岁,也知道些人事儿(世间的事儿。北方方言,还这等懵懂!要着俺里边(俺的妓院里,才使不的!这里没人,你就拾了些东西,来屋里悄悄交与你娘(你的女主人李娇儿。似这等把bǎ出来,(她在傍边也好救你。你怎的不望他题一字儿(不向她提一个字儿?刚才这等拶打着/好么?干净俊丫头(十足的傻丫头。“俊”可能是误刻,应是“傻”!常言道:‘穿青衣,抱黑柱’(即“穿黑衣,抱黑柱”,即“穿谁衣,报谁主”——谁给我衣食,谁就是我的主人。当时“黑”“谁”音近。“抱”通“报”——报答。此句属于文盲百姓误读。你不是(她这屋里人?就不管(她?刚才这等掠掣chè(同“掠治”,或为其转音误读,折磨、拷打。山东方言着你,你娘脸上有光没光?”

 

李桂姐推心置腹地劝导夏花:要和女主人李娇儿保持一致,休戚与共,福祸同担。

 

(李桂姐)又说他姑娘(又批评她的姑妈李娇儿。此处的“姑娘”是李桂姐以娘家人身份称呼李娇儿:“也忒tuī(太)不长俊(你李娇儿也太不长进了。不长俊:同“不长进”,百姓误读所致,要着是我,怎教(西门庆把我房里丫头对众拶恁一顿拶zǎn 子!又不是拉到房里来,等我打。前边几个房里丫头怎的不拶,只拶你房里丫头?(李娇儿是好欺负的?就鼻子口里没些气儿?等不到明日,真个教(西门庆拉出这丫头去罢,(李娇儿也就没句话儿说?(李娇儿不说,等我说。……(李娇儿看看孟家的和潘家的(孟玉楼和潘金莲,两家一似狐狸一般(一样,你原斗的过(她们了!”……

桂姐道:“你……今后要贴你娘的心。凡事要你和(她:一心一计。不拘(不论拿了甚么,交付与他(交给她。教似元宵(李娇儿的大丫环一般抬举你。”那夏花儿说:“姐分付,我知道了。”按下这里教唆夏花儿不题(不提

 

西门庆的家里,已经够乱套的了,李桂姐还要横插一杠子。中国人不管是非对错的特点,从李桂姐的话语中全体现出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