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0,008
  • 关注人气:1,5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里说当下(96)谁是《金瓶梅》中倒追男友的女仆

(2015-03-19 07:50:08)
标签:

文化

金瓶梅

玉萧

吴月娘

潘金莲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里说当下(96)

       谁是《金瓶梅》中倒追男友的女仆

                作者 白坤峰

(内容见第三十一回 琴童藏壶觑玉箫 西门庆开宴吃喜酒)

 

   先告诉你答案:玉箫。

  她是吴月娘的贴身丫环,就是帮助西门庆陷害来旺的那个很听话的女仆(事见第二十六回)。她爱上了书童——那个既能当秘书又能做男妓的漂亮小伙。当然,现在的书童,还不是男妓。

 

  李瓶儿坐褥一月将满,吴大妗子、二妗子(吴月娘的娘家大嫂、二嫂。北方式称呼杨姑娘(孟玉楼的前夫杨宗锡的亲姑妈。年纪很大潘姥姥(潘金莲的妈妈吴大姨(吴月娘的亲大姐,其丈夫是书中的沈姨夫、乔大户娘子(妻子。江南方言,许多亲邻堂客(女宾。安徽方言女眷,都送礼来,与官哥儿(可译为“官娃”做弥月。

  院中(妓院中李桂姐、吴银儿见西门庆做了提刑所千户(团级干部,家中又生了子,亦送大礼,坐轿子来庆贺。西门庆那日在前边大厅上摆设筵席,请堂客饮酒。

 

  此时的西门府中,正欢声盈天,笑语震耳。西门庆升了官,李瓶儿生了官哥儿,双喜临门,大摆酒宴:

 

  原来(以前。北方方言西门庆每日从衙门中来,只到外边厅上,就脱了衣服(外衣(叫书童叠了,安在书房中。……不想这小郎(少年本是门子出身,生的伶俐乖觉,又清俊,与各房丫头打牙犯嘴(形容乱开玩笑惯熟,于是暗和上房里(此为大老婆房中玉箫两个嘲戏(调戏上了。

 

  玉萧本来就有点早熟,——我说这话没有恶意。——现在看到了一个伶俐清俊的南方帅小伙就在自己身边,爱的火焰就不由自主地燃烧起来。

 

  这小郎(此指书童正起来,在书房床地平(大床的做底托的木头台基。“平”也作“坪”上/插着棒儿香(用细竹棍或细木棍做芯子的香,正在窗户台上搁着(放着镜儿梳头,拿红绳扎头发。

  不料上房(大老婆住处玉箫推开门进来,看见说道:“好贼囚(好个混帐的屌东西。囚通球,男性生殖器,你这咱zan(这会儿还来描眉画眼儿(引申为打扮的?!(男主人。西门庆吃了粥便出来。”书童也不理,只顾扎包髻儿(明代的男人亦有发髻

 

  书童的这神态动作,完全像名妓李娃姐。而玉萧的语气嗓门,活脱脱的一个女汉子。

  书中的吴月娘,公开场合不说脏话,但她的女仆无论是玉萧还是小玉,都能大呼小叫地喊出污言秽语,全成了“仆女版”的潘金莲。

  今天的南方仍说“吃粥、吃酒、吃牛奶”;北方早就改为“喝”了,如“喝粥、喝西瓜、喝面条”,

 

  那玉箫道:“爹的衣服叠了,在那里(哪里放着哩?”书童道:“在床南头安放着哩。”玉箫道:“他今日不穿这一套。他分付(吩咐我……要那件玄色(黑色匾金补子(匾金:即“片金”,在丝绵上黏贴金箔,裁切成金线。补子:特意补上的带状或块状装饰丝布(上海松江地区的用夹丝方式织成的著名丝织品圆领、玉色衬衣穿。”书童道:“那衣服在厨柜里。……姐,你自开门取了去。”

  那玉箫且不拿衣服,走来根前看着他扎头,戏道:“怪贼囚(奇特的混帐的屌东西,也象老婆般(像女人一样拿红绳扎着头儿,梳的鬓这虚笼笼的(有规律的蓬松!”因见他白滚(镶着白色的滚边)、纱漂(纱绸混纺白布汗挂儿(汗褂儿、衬衣上,系着一个银红纱(银红色的丝绸香袋儿、一个绿纱香袋儿。问他要:“你与我这个银红的罢!”

 

  书童这个“小骚年”,在穿着打扮方面已经非常女人化:当时的香袋多是女性的装饰品。

  玉萧故意要此物,大有情爱之意也。

 

  书童道:“人家个爱物儿,你就要。”玉箫道:“你小厮家jia(你是男的。家:同“价”,虚词,带不的这银红的,只好我带。”书童道:“早是这个罢了。倘要是个汉子儿(男人,你也爱(它罢?”

  被玉箫故意向他肩膊上拧了一把,说道:“贼囚,你‘夹道卖门神——看出来的好画儿’(意译:我看你说不出来好话。好画:谐音“好话”!”不由分说,把两个香袋子等不的解,都揪断系儿,放在袖子内。

  书童道:“你好不尊贵(你太野蛮。尊贵:此为文静,把人的带子也揪断。”被玉萧发讪(耍赖皮、撒娇,一拳—把,戏打在身上。

 

  书童毕竟是门子出身,戏弄女孩子的情话,说得又快又巧。此时的玉萧,不再只是“工具性人格”,她突然有了自己的爱意。

 

  玉箫道:“我且问你,没听见爹今日往那去(到哪去。北方习语?”

  书童道:“爹今日与县中三宅华主簿bù老爹(华秘书老爷。其名为“华何禄”送行,在皇庄薛公公(薛太监。已退休那里摆酒,来家早。下午时分,我听见会下(约下应二叔,今日兑银子,要买对门乔大户家房子,那里吃酒罢了。”

  玉箫道:“等住回(等一会,你休往(哪去了,我来和你说话。”书童道:“我知道。”

 

  读者是否在记得这个“华何禄”,他在第十回中帮助西门庆陷害武松。现在,西门庆为他送行,估计是高升了。《金瓶梅》中的官员,常常升官,形同后世。

  玉萧之所以问得如此详细,她想找机会与书童多说会情话。

 

  堂客(女宾正饮酒中间,只见玉箫拿下一银执壶酒,并四个梨、一个柑子,径来厢房中送与书童儿吃。推开门,不想书童儿不在里面,恐人看见,连壶放下,就出来了。

 

  “执壶”是用来劝酒的酒壶。玉萧偷偷带出的食品好像并不多,但这已是一个仆女最大努力,还是要冒着挨打受骂的风险的。难得她的一片真情。

  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示爱,引起了一大场矛盾。因为贪财的琴童(李瓶儿的男仆,原名天福)把银执壶偷走了。底层百姓的人性复杂恶劣,同样让人摇头叹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