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6,060
  • 关注人气:1,5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里说当下(85)潘金莲与吴月娘因“儿童门”内斗

(2014-12-31 20:28:10)
标签:

文化

西门庆

潘金莲

孟玉楼

吴月娘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里说当下(85)

          潘金莲与吴月娘因“儿童门”内斗

(内容见  第二十九回  吴神仙贵贱相人  潘金莲兰汤(此为加香料的洗澡热水)午战)

                                   作者  白坤峰

    当时没有《青少年保护法》,否则西门庆会因殴打未成年人小铁棍而被捕——如果上级不护着他的话;潘金莲主导的“儿童门”事件,再次扰乱了西门府。此章回的开头诗高雅得很:“……吟几首诗/消世虑,酌二杯酒/度韶华……”但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这不,内斗现在又开始了:

 

  话说到次日,潘金莲早起……记挂着要做那红鞋,拿着针线筐儿,往花园翡翠轩台基儿上坐着,那里描画鞋扇(将鞋面裱于衬布上,然后再镶边条,镂绣花纹。鞋扇:未上鞋底的鞋帮,也叫鞋面)。使春梅请了李瓶儿来到。……金莲道:“要做一双大红光素段子(白缎子白绫平底鞋儿(此为小脚妇女所穿的平底弓鞋,鞋尖儿上扣绣(一种刺绣方式鹦鹉摘桃。”

李瓶儿道:“我有一方大红十样锦段子(在大红色缎上绣出“十样锦”花纹图案。“十样锦”是指五代前蜀主王衍当政时,益州的绫锦院织制的十种名贵织锦。“段子”同“缎子”,也照依姐姐描恁nèn一双儿。我要做高底的罢。”……

  金莲描了一只,丢下说道:“李大姐(尊称李瓶儿,你替我描这一只,等我后边把孟三姐(孟玉楼叫了来……(她也要做鞋哩。”

 

  缝衣做鞋都是费时的活儿,妇女们聚在一起,一边谈天一边交流制作经验,也是一件其乐融融之事。但在妻妾成群的西门府,她们却乐不起来。

 

  玉楼在房中倚着护炕儿,手中也(缝制着。北方习语一只鞋儿哩。金莲进门,玉楼道:“你早办ban(你早啊。同“你早班”,今北京方言。”……

  金莲道:“你好汉(你太牛了,又早衲出一只来了。”……接过看了一回(一会,说:“你这个,到明日使甚么云头子(鞋头绣什么样的云朵状。“云头子”是北方方言,即“云”?”

  玉楼道:“我比不得你们小后生(小年青花花黎黎(花花绿绿,北方方言。我老人家了,使羊皮金(把金锦贴于羊皮上再加工成线之后,加棉线、丝线重新织成的装饰性的镶边硬布料缉的云头(缉绣而成的云纹鞋头装饰罢,周围拿纱绿线锁出(锁边白山子儿(白色山峰状(缝上白绫高底/穿,好不好?”

  金莲道:“……咱去来lai(我们走吧,李瓶儿那里等着哩。”

 

  孟玉楼与潘金莲一直关系不错,两个人谁也没有害过谁。孟玉楼不争宠,西门庆也不宠她。但是孟玉楼有自己的想法与做法,她始终都不是一个糊涂人。

  孟玉楼敏锐地发现,潘金莲只是很自我,而孟玉楼却是很自私;潘金莲只是攻击影响其宠爱的女人,而吴月娘却是时刻准备着一网打尽!——最后的事实也是如此

 

  三人一处坐下……玉楼便道:“六姐(潘金莲。称其娘家的排行以示亲近,你平白又做平底子红鞋做甚么,不如高底鞋好着。你若嫌木底子响脚,也似我用毡底子,——却不好(难道不好吗——走着又不响。”

  金莲道:“不是穿的鞋,是睡鞋(增加性感的软底小鞋也是他爹(也要怪那个男主人。北方习语,因我不见了那只睡鞋……”

  玉楼道:“又说鞋哩!这个也不是舌头(不是好话题。……大姐(此为吴月娘……若听见时,又是一场儿。”

 

  一提睡鞋,潘金莲就语中有得意,欲说先含笑;因为西门庆爱她的小脚。

  如果说潘金莲是最早了解吴月娘的女人,那孟玉楼则是第二个。她不失时机地提醒潘金莲:吴月娘又来劲了。

 

  金莲问:“大姐姐(吴月娘没说甚么?”

  玉楼道:“你还说哩!大姐姐好不说你哩(吴月娘狠狠说你呢。说:‘如今这一家子,乱世为王(原指商纣王当道,此指西门庆做孽九条尾狐狸精出世了(原指妲dá己的出现,现指潘金莲作祟suì。把昏君祸乱的贬子休妻(戏剧中说商纣王想让妲己做皇后,便赶走了儿子武庚——即禄父fǔ,休了原配姜后……如今为一只鞋子,又这等惊天动地反乱(造反大乱。你的鞋好好穿在脚上,怎的(叫小厮拾了?想必吃醉了,在那花园里和汉子不知怎的xíng(面团或糖稀等变软成一块,才(掉了鞋,如今没的zhí(即“遮羞”,拿小厮顶缸(比喻承担转嫁而来的灾祸。见明代习语“猪婆龙为殃,额头鼋yuán顶缸”,打(小铁棍这一顿,又不曾为甚么大事。’”

 

  孟玉楼的转述,全是正宗的吴月娘语系,没有一句是编造的。况且,吴月娘已经是第二次说到“九条尾狐狸精出世”,也就是说,她已经对潘金莲不能容忍了。

  平心而论,潘金莲赶走来旺,逼死宋惠莲,似乎无可厚非;而吴月娘从不管教女仆宋惠莲,一任她胡来,为的是打压潘金莲甚至孟玉楼、李瓶儿。

  但潘金莲唆使丈夫西门庆殴打小铁棍、搅乱西门府则是丧了天良与理性。潘金莲从某种较正义的自卫之路迅速滑落到恶劣凶残之途。此时的吴月娘,恨小潘是有根有据,所以也就公开宣扬了。

 

  金莲听了道:“没的那扯屄淡(今多说“扯蛋”!甚么是大事?杀了人是大事了?奴才拿刀子要杀主子!”……“孟三姐……咱两个听来兴儿说了一声(此为来兴如实汇报来旺扬言要杀西门庆与潘金莲。事见第二十五回,吓的甚么样儿的?……(此指吴月娘是他的大老婆,倒说这个话!你也不管,我也不管,教奴才杀了汉子(让来旺杀了丈夫西门庆才好?老婆(此指宋惠莲成日在你那后边使唤,你纵容着他(你纵容着宋惠莲挑衅,不管教(她,欺大灭小,和这个gé(闹矛盾。山东方言今多说“格气”,和那个合气。……(宋惠莲)吊死了,(此指吴月娘还瞒着汉子不说。早时苦了钱(多亏早早花费了钱。此指西门庆为宋惠莲之死而买通官员好,人情说下来了(托关系搞定了官府,不然怎了?你这等推干净、说面子话儿!  左右是左右(事实就是事实,我调唆汉子也罢,若不教他(我若是不叫西门庆奴才老婆/汉子(此指一丈青和她丈夫来昭一条提(可能应是“一条棍”撵的离门离户也不算!恒属人挟不到我井里头(横竖别人无法抓挟我、把我扔进井里头。“恒属”为当时方言,同“横竖”!”

 

  潘金莲对吴月娘的抨击没有任何诬陷。然而,她竟然如宋惠莲一样张狂起来,不把坏事做到底不足以显示自己的正确,她发狠要将无辜的来昭、一丈青、小铁棍一家全部赶走!孟玉楼劝她不必如此,她听也不听!

 

  金莲……到晚等的西门庆进入(她房来,一五一十告西门庆说:“来昭媳妇子一丈青怎的在后边指骂,说你打了他孩子(她的孩子小铁棍,要逻楂儿(找岔子和人(同“嚷”,吵架。山东方言。”这西门庆……记在心里。到次日,要niǎn(赶走来昭三口子出门。多亏月娘再三拦劝下。

  不容(来昭在家,打发他往狮子街房子里(此为李瓶儿的旧宅看守,替了平安儿来家看守大门。后次月娘知道,甚恼金莲。不在话下。正是:事不三思终有悔,人逢得意早回头。

 

  从此,潘金莲也走上了“自作孽”的老路。

  而吴月娘,从未发现自己有缺点、有恶劣。所以,她发自内心地恨潘金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