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8,328
  • 关注人气:1,5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里说当下(76)潘金莲为何能说动西门庆陷害来旺

(2014-11-21 08:49:51)
标签:

文化

潘金莲

宋惠莲

西门庆

吴月娘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里说当下(76)

           潘金莲为何能说动西门庆陷害来旺

                                 作者  白坤峰

            (内容见第二十六回  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惠莲含羞自缢)

    宋惠莲之所以能说动西门庆释放自己的丈夫来旺,是因为西门庆喜欢她,所以听从于她。

    潘金莲之所以能说动西门庆不释放来旺,也是因为西门庆喜欢宋惠莲、想独占宋惠莲,所以听从于潘金莲。

    既然来旺、宋惠莲两口子一齐把矛头指向无辜的潘金莲,既然宋惠莲从骨子里瞧不起“一锹土上”的阶级姐妹,那么小潘为了自保,也必然会发了狠心。潘金莲之所以设计成功,并不是由于计策高明,而是抓住了西门庆想独占宋惠莲的阴暗心理。

 

    到晚,西门庆在花园中翡翠轩书房里坐的,要教陈经济jì(西门庆的女婿来写帖子(便条,往夏提刑(夏延龄,号龙溪。县公安局长兼县法院院长处说,要放来旺儿出来。……

被金莲蓦地走到根前(跟前……止住小厮:“且不要叫陈姐夫(陈姑爷来。”……“你空耽着汉子的名儿(白白地担着男子汉的名义,原来是个随风倒舵、顺水推船的háng货子(黄子、行háng子、东西。北方方言!我那等对你说的话儿,你不依,倒听那贼奴才淫妇(混帐的宋惠莲话儿。随你怎的逐日沙糖拌蜜与他(给她。宋惠莲吃,(她还只疼他的汉子(她的丈夫。来旺。依你如今把那奴才放出来,你也不好要他这老婆的了,教他奴才好藉口(同“借口”。你放在家里不荤不素(荤菜素菜混合,即分不出正当名称,当做甚么人儿看成?待要把(她做你小老婆,奴才见在(同“现在”;待要说是奴才老婆,你见把他(现把她逞的恁没张置(没规矩的,在人根前(跟前上头上脸,有些样儿(没有好形象

    “就算另替那奴才娶一个着zhuó,你要了他这老婆(宋惠莲,往后倘忽你两个坐在一答里li(一块。北方方言,那奴才或走来根前回话做甚么,见了有个不气的?老婆见了他(那女人——宋惠莲——见了前夫来旺,站起来是,不站起来是?先不先(首先只这个就不雅相。传出去休说六邻亲戚笑话,只家中大小把你也不着在意里(把你也看不起。正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既要干这营生,誓做了泥鳅怕污了眼睛(你既发誓做泥鳅,又怕被稀泥糊了眼睛,不如一狠二狠,把奴才结果了,你就搂着他老婆也放心。”

 

    潘金莲完全从西门庆的角度出发,分析得头头是道:假如来旺被放出来,你就不方便玩弄宋惠莲;即使来旺与宋惠莲离了婚,那么宋惠莲就升为了女主人,来旺与之不好相处,让众人耻笑。

    小潘很明白,只有整死来旺,才能打击宋惠莲。否则,事情将没完没了。

 

    几句又把西门庆又念翻了,把帖子写就……(叫夏提刑限三日提出来受一顿、拷几zǎn(夹指的酷刑,打的(完全不象模样。提刑两位官府,并上下观察(捕役缉捕(刑警排军(武警,监狱中[扌匣]锁(负责上枷锁的人上下,都受了西门庆财物,只要重不要轻。

    内中有一当案的孔目(此为掌管狱讼、遣发等的法官阴先生,名唤阴骘zhì(意为“阴险”,但其却是难得的好人,乃山西孝义县人,极是个仁慈正直之士……悯念(来旺负屈衔冤,是个没底人(没有后台的人),……只把当厅责了他四十,论个递解jiè(押送原籍徐州为民。

 

    来旺捡了一条命,完全出于偶然。而一个指望偶然的国度,只没有希望的。

    中国底层百姓的恶劣性,狱中的来旺比都体会的深:他们人人都与西门庆保持高度一致。比来旺当初协助西门庆陷害武松还要尽心尽职。

    在被押赴徐州的之前,来旺还想恳求西门庆可怜可怜,能让妻子宋惠莲出来一见,以便拿到一点钱财以备路上使用并打点押送人员,但是,终究是狗咬尿suī泡pāo无所获。

 

    可怜这来旺儿……哀告两个公人……先到应伯爵门首,伯爵推不在家。又央了左邻贾仁清、伊面慈二人来西门庆家……说念。…西门庆……使出五六个小厮,一顿棍打出来……把贾、伊(谐音“甲乙”二人羞的要不的。他媳妇儿(来旺妻子宋惠莲,在屋里瞒的铁桶相似,并不知一字。……

    两个公人又押到丈人家——卖棺材的宋仁(谐音:送人家。来旺儿……对宋仁哭诉其事。打发了他一两银子,与那两个公人一吊铜钱、一斗米,路上盘缠。哭哭啼啼。……

宋惠莲在家,每日只盼他出来。……忽见钺yuè安儿跟了西门庆马来家,叫住问他:“你旺哥在监中好么?几时出来?”

    钺安道:“嫂子,我告你知了罢,俺哥,这早晚(即“这咱zan”,现在流沙河(临清到徐州必经的河。见格非的《雪隐鹭鸶》了。”……

 

    来旺之所以先来找应伯爵,可能自认为应伯爵以前与他关系不错,但他也不想想,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自己为什么会进监狱且被判刑,真傻

    “钺yuè”是商周时期的斧形的青铜武器。钺安如一把利斧,要了宋惠莲的命。

 

    这妇人……关闭了房门,放声大哭道:“我的人哟!你在他家干坏了甚么事lai(呢?被人纸棺材暗算计了你。你做奴才一场,好衣服没曾挣下一件在屋里。……你在路上死活未知、存亡未保,我如今合在缸底下(盖在缸下,比喻被紧紧隐瞒一般,怎的晓得?”哭了一回(一会,取一条长手巾,拴在卧房门楹上,悬梁自缢。……

    来昭妻一丈青……一面解救下来,开了房门,取姜汤撅灌。须臾攘的(嚷的后边知道,吴月娘率领李娇儿、孟玉楼、西门大姐(西门庆的女儿、李瓶儿、玉箫,小玉都来看视,见贲四娘子儿也来瞧,一丈青chōu扶他(用力搀扶她坐在地下,只顾哽咽,白哭不出声来。……

    月娘便道:“原来是个傻孩子。你有话只顾说便好,如何寻这条路起来?”……问了半日,那妇人(宋惠莲哽咽了一回(一会,大放声排手拍掌哭起来。……月娘众人劝了半日,回后边去了。止有贲四嫂同玉箫相伴在屋里。

 

    宋惠莲确实一心嫁与西门庆,一心想与来旺离婚,但前提是要为前夫找到对象,而一旦来旺面临死亡,她的良知底线突然固若金汤了。她的痛哭,也引发了读者的良知思索。

    “宋惠莲的画像,让我们看见《金瓶梅》的写实艺术是多么的认真。我国小说的读者,历来都不甚懂得写实艺术,看到小说中的动作与对话生动活泼,就会很满意,通常不再追问是否有更深的人生真实。”(孙述宇)

    一个以放荡、贪财为主要特色的宋惠莲,最终死于良知。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