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12,364
  • 关注人气:1,5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里说当下(51)吴月娘的性格“罗生门”

(2014-07-12 12:43:19)
标签:

金瓶梅

吴月娘

西门庆

李瓶儿

潘金莲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里说当下(51)

                  吴月娘的性格“罗生门”

                       (见第二十回  孟玉楼义劝吴月娘  西门庆大闹丽春院)

                                             作者  白坤峰

        虽然说西门庆施行的是家庭主义公有制,妻妾们的生活物质常常按需分配;但是,个人利益永远是每个人最关心的。各妻妾都很清楚:捞到自己房间里的、披挂在自己头上身上的,那才是最可靠的。

        还记得吴月娘在第十四回中的表现吗?在那个晚上,李瓶儿的大宗财物就进了她的房间。有了这一大笔硬通货,她心里踏实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小潘看在眼里,动在心里,当然也想捞点,但她没有机会像吴月娘那样捞大的,那就寻机会搞点小的吧。当西门庆拿着李瓶儿的首饰准备出门重新加工之时,被久候的小潘逮个正着:

 

       不防金莲鬅péng着头还未梳洗,站在东角门首,叫道:“(小伙子,你往(哪去?这咱zan(这时,山东旧习语。多咱 zan则译为什么时候才出来,/雀儿撞儿眼(此句译为小心。儿眼:你的眼睛)!”那西门庆道:“我有勾当(事情。中性词去。”

       妇人道:“/行háng货子(混账的东西。行háng子,今多说“黄子”,你还huán来!慌走怎的?……”……妇人便坐在椅子上,把他两只手拉着,说道:“……怪/火燎腿三寸货(混账的心急火燎的不上台面的东西)那个(哪个长锅镬huò(长柄炒锅吃了你?慌往外抢的是些甚的?……”

 

       小潘的头都没有来得及梳,就冲出来了:老娘等你太久了,哈哈。(她的蓬蓬头发型,在今人看来很美,但在当时却是难以示人的)

 

       金莲道:“一件九凤甸diàn(甸同钿diàn,首饰满破(充其量。山东旧习语使了三两五六钱金子勾了。大姐姐那件分心,我秤chēng只重一两六钱(十分之六两。把剩下的,好歹你替我照依(她,也打一件九凤甸儿。”西门庆道:“满池娇,(她要揭实枝梗的。”

金莲道:“就是揭实枝梗,使了三两金子,满篡zuàn(同满攥zuàn,足够。山东人称有把握则说“把里攥”!挷着鬼,还落他二三两金子!(够打个甸儿了。”

        西门庆笑骂道:“你这小淫妇儿,单管爱小便益(便宜儿,随处也掐个尖儿。”

 

      “挷着鬼,还落他二三两金子!”“挷”王利器注音“pèng”,解释为“搒”的俗字。此句意为遇着鬼,还骗到他的钱。

       小潘在精打细算方面能力出众。如果她活在今天,当个国企会计或统计局领导,绰绰有余。她以科学的数据、美丽的野蛮,让西门庆无话可说。

       常常有人指责小潘贪财,这当然不假;但是,吴月娘贪的不是更多更多吗?(不少大贪官在小钱方面常常十分廉洁,吴月娘也是如此)

 

        此时的吴月娘,正专心致志地怄气,她发誓不理西门庆,虽然她没有撑住几天:

 

        却说吴月娘和孟玉楼、李娇儿在房中坐的,忽听见外边小素一片声寻/来旺儿(仆人,……平安道:“爹(着急。山东方言等着哩。”……月娘早辰(清晨分付下他往王姑子(王尼姑。山东习语庵里送香油白米去了。平安道:“小的回爹,只说娘使了他有勾当(事情去了。”月娘骂道:“怪奴才,随你怎么回去(答复去!”平安諕xià的不敢言语一声儿。

        月娘便向玉楼众人说道:“我开口,又说我多管;不言语,我又(憋的慌huang。……怕走了(跑了那房子(李瓶儿的狮子街房产也怎的,作养娘(婢女巴巴(夸张地/来旺两口子去!自他媳妇子(他老婆。山东人喜用“子”七病八病,一时病倒了在那里,上床谁扶持(她)?”

 

        这里引出了几个次重要人物:王姑子、来旺、来旺的重病妻子。此时,来旺夫妇正帮着看李瓶儿狮子街的房产。

       孟玉楼真心地劝吴月娘主动与西门庆合好,(估计在这件事上,吴月娘开始对孟玉楼有了好感;在西门庆死后,吴月娘疯狂报复时,唯独对孟玉楼以礼相待)但遭到拒绝,吴月娘憋了一肚子的牢骚终于发作了:

 

       玉楼便道:“姐姐在上,不该我说。你是个一家之主,不争(怎能你与他爹两个不说话……与他爹笑开了罢。”

       月娘道:“孟三姐,你休要起这个意。……他背地对人骂我不贤良的淫妇,我怎的不贤良的来?如今(明显地站着。山东方言六七个在屋里,才知道我不贤良。自古道:顺情说好话,干直惹人嫌。我当初大说拦(西门庆,也只为好lai(呢(西门庆既收了(花子虚许多东西……又图谋他老婆,就着官儿也看乔(轻视了。何况(李瓶儿孝服不满,你不好(不方便、不能(她的。谁知道人在背地里,把圈套做的成成的,每日行茶过水(代指西门庆与李瓶儿已过日常生活,自瞒我一个儿,把我合在(紧紧盖在。山东方言缸底下。今日也推在院里(李桂姐的妓院歇,明日也推在院里歇,谁想(西门庆,只当把个人儿歇了家里来!……他自吃人(被别人在他根前那等花丽狐哨(花里胡哨、乔龙画虎的,两面刀哄他,就是千好万好了。似俺每(俺们,我这等老实,苦口良言,着他理你理儿(他理也不会理我的!……我只当没汉子,守寡在这屋里。随我去,你每(你们不要管他。”

       几句话,说的玉楼众人讪shàn讪的。

 

       听听吴月娘的表白:第一,我不吃醋,你娶几个妾了,我都不说什么;你反而说我不贤良。第二,我阻拦你当时娶李瓶儿是为了你、为了集体的利益;第三,我是老实人吃亏。

       吴月娘的这番话,不知道别人信不信,反正我知道她本人很信;我这样说绝无讽刺之意,因为我亲眼看到过一些品质不端的人在评价自己时,竟然被自己感动的热泪盈眶。

       唉,吴月娘是什么人,连我都一时说不清了;但,这才是活生生的人。在写人物的复杂性上,作者兰陵笑笑生可谓入骨三分。

       也许,每一个在性格或灵魂深处,都有自己的一出“罗生门”戏剧。

 

      从书的结构看:“这一回里,第一次提到……来旺多病的媳妇儿,为稍后来旺媳妇病死、续娶宋蕙莲伏笔;又第一次提到……王姑子送香油白面。后来月娘越来越好佛……王、薛二尼姑往来不绝,便是从此起头。……因为月娘与西门庆反目,王姑子出主意让她烧夜香,结果终于被西门庆撞见……夫妻言归于好。王姑子的计谋生效,成为月娘好佛之始。”(秋水堂论《金瓶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