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28,785
  • 关注人气:1,5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里说当下(44)小潘毕竟有点嫩

(2014-07-03 19:12:13)
标签:

文化

陈经济

西门庆

潘金莲

金瓶梅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里说当下(44)

                小潘毕竟有点嫩

                                        作者  白坤峰

    与吴月娘拉来陈经济以勾引潘金莲的阴险相比,小潘对吴月娘的报复那就是小菜一碟了,她采用的是寻常之人常用的挑拨离间法。

 

    西门庆下马进门,先到前边工上观看了一遍,然后xuémo。心不在焉地走。北方方言到潘金莲房中来。金莲慌忙接着,与他脱了衣裳。西门庆道:“提刑所贺千户新升新平寨知寨,合卫所相知都郊外送他来,拿帖儿来会(来请,我不好不去的。”金莲道:“你没酒,教丫鬟看酒来你吃。”不一时,放了桌儿饮酒,菜蔬都摆在面前……

 

    西门庆恋恋不忘的是李瓶儿——失去往往觉得更珍贵。但是,潘金莲很不高兴,眼前是我,心里是她,恶心!

 

    妇人道:“我不好骂出来的!甚么瓶姨、鸟姨,(提那淫妇则甚?奴好心不得好报,那淫妇等不的,浪着嫁汉子去了。你前日吃了酒……只拿我煞气,只踢我一个儿。倒惹的人和我辨了回子嘴。想起来,奴是好欺负的。”

    西门庆问道:“你与谁辨嘴来?”

    妇人道:“……上房的好不和我合气(大房太太很与我闹矛盾。“合气”,矛盾冲突;山东人今多说“格气,说我在(她,吴月娘根前顶嘴lai(呢,骂我不识高低的货。我想起来为甚么,养虾蟆得水蛊gǔ儿病(水蛊:血吸虫。此句比喻自作自受。,如今倒(叫人恼我。”

 

    潘金莲无故被西门庆踢了一脚,本来就伤心。而吴月娘趁机狗仗人势,对小潘连讽带刺。小潘当然要行动。忍气吞声不叫宽容忠厚,那叫懦弱无用。

    但小潘毕竟不如吴月娘老辣,小潘能想到的招数就是:吴月娘对你耍心机,她对你不好,她不如我对你实诚。

    从后来的发展看,小潘此招只是收效一时,吴月娘很快就以“装诚扮趣”的方式破了小潘的棋。

 

    西门庆道:“……若嫁了别人,我倒罢了。那蒋太医贼矮王八,那花大怎不咬下他下截来?他有甚么起解jiè(本领、出息)!,招他进去,与他本钱,教他在我眼面前开铺子,大剌là做买卖!”

    妇人道:“亏你有脸儿还说哩!奴当初怎么说lai(呢?先下米的先吃饭。你不听,只顾求他,问姐姐,常信人调diào /丢了瓢(常信别人的话,丢了重要的生活工具)。——你做差了!你抱怨那个?”

    西门庆被妇人这几句话,冲得心头一点火起,云山半壁通红(比喻半个脸通红,便道:“你由他(你让吴月娘随便说吧!教那不贤良的淫妇说去,到明日休想我这里理(她!”

 

    西门庆这话说得太有意思了:李瓶儿嫁给了同城镇的一个矮王八,这不是有意让我难堪吗?

    西门庆盼望花大咬下蒋竹山的下截来,而他自己呢?哈哈,花大又应该如何对待呢?

    小潘唯一的小聪明就是抓住西门庆在痛失李瓶儿的心烦意乱、怨天尤人之时,突然提醒了丈夫一句:是吴月娘不让你着急娶的。

    西门庆想起了吴月娘对自己说话很不客气,于是,旧怨新怨一齐涌上心头,发誓不理吴月娘。

 

    自是以后,西门庆与月娘尚气,彼此觌dí]面都不说话。月娘随他往(哪房里去,也不管他;来迟去早,也不问他;或是他进房中取东取西,只教丫头上前答应,也不理他。两个都把心来冷淡了。正是:“前车倒了千千辆,后车倒了亦如然。分明指与平川路,错把忠言当恶言。”

 

    但是俗话说得好:夫妻没有隔夜仇。小潘这一招,撑不了多少时候。

    倒是吴月娘的放长线的阴谋,做得高妙。小潘果然与陈经济密切来往了:

 

 

    且说潘金莲,自西门庆与月姐尚气之后……于是以为得志,每日抖搜着精神,妆饰打扮,希宠市爱。因为那日后边会遇陈经济一遍,见小伙儿生的乖猾伶俐,有心也要勾搭他,但只畏惧西门庆,不敢下手。只等的西门庆往那里去,不在家,便使了丫鬟,叫进房中,与他茶水吃,常时两个下棋……或吃茶吃饭,穿房入屋,打牙犯嘴,挨肩擦膀,通不忌惮。

 

 

    小潘一直没有遇到一个美好的环境,在王婆那里,她是王婆的棋子,虽然她乐意被人下。在西门庆家,她是吴月娘的鱼,她自认为自由地游着,却已经进了网,虽然她是主动进的。但是如果没有王婆的棋局、没有吴月娘的大网,她肯定会保全性命。

    唉,人生也没就是这样,当我们自认为为自己活着时,其实早就是别人的棋子、或网中鱼。

 

    月娘托以儿辈,放这样不老实的女婿在家,自家的事却看不见。正是:“堪叹西门虑未通(考虑不周全,惹将桃李笑春风。满床锦被藏贼睡,三顿珍羞养大虫(北方人把老虎叫大虫,把蛇叫长虫,把麻雀叫小虫……”

 

吴月娘不是看不见,她是装着看不见。从此,她想怎么整小潘都合情合理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