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坤峰
白坤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12,364
  • 关注人气:1,5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里说当下(39)《金瓶梅》讽刺传统的“男儿情谊”

(2014-06-28 12:47:51)
标签:

文化

金瓶梅

李瓶儿

应伯爵

男儿情谊

分类: 金瓶梅里说当下

《金瓶梅》里说当下(39)

      《金瓶梅》讽刺传统的“男儿情谊”

              作者 白坤峰

     (见第十六回 西门庆谋财娶妇 应伯爵庆喜追欢)

  《金瓶梅》没有“桃园三结义”,也没有水浒黑社会里的所谓兄弟情。 作者兰陵笑笑生所坚持的一贯创作态度是“识破人情全是假”。但这不能说作者内心是黑暗的,一个看透人心人情的人,一样是一个热爱世界、关爱常人的人。而一个信奉人性善良的人,也可能常常把坏事做绝。

  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作的,他们不知道。”原谅或者不原谅他们,就看读者的判断尺度了。

 

  五月蕤ruí宾佳节(此为端午节。蕤宾:农历五月的别称、中国古代音乐十二律中的第七律,家家门插艾叶(江南仍有些风俗,处处户挂灵符。李瓶儿治了一席酒,请过西门庆来,一者解粽(剥食粽子。此借指端午,二者商议过门之日。择五月十五日,先请僧人念经烧灵(烧掉木制灵位……西门庆因问李瓶儿道:“你烧灵那日,花大、花三、花四请他不请?”妇人道:“我每人把个帖子,随他来不来。”当下计议已定。单等五月十五日。…… 

 

  李瓶儿对付花子虚有一套,对付花家的其他更不在话下。她知道花家都是些贪钱好利的货色,且没有强硬的社会关系。

 

  西门庆那日封了三钱(十分之三两银子人情,与应伯爵做生日。早辰(早晨拿了五两银子与玳安,教他买办鸡鹅鸭置酒,晚夕李瓶儿除服(脱去丧服的仪式

  却(叫平安、画童两个跟马,约午后时分,往应伯爵家来。那日在席前者:谢希大、祝日念、孙天化、吴典恩、云离守、常时节、白来创,连新上会贲地传(贲四,十个朋友,一个不少。

 

  以西门庆为首的“十人帮”我在讲第十一回时已经详细地说过了。当时的老六花子虚被大哥西门庆、情妇李瓶儿联手整死了,现在新加入一个贲四,还是“十人帮”,还是其乐融融、关系融恰,还是大哥高义、小弟捧场。

 

  贲bēn四,名唤贲地传(谐音:背地传,年少,生的百浪嚣虚,百能百巧。原是内相勤儿(官宦浪子出身,因不守本分,打出吊入(恶狠狠地来来去去滑流水,被赶出来。初时跟着人做兄弟儿来;次后投入大人家做家人(仆人,把人家奶子(奶妈拐出来做了浑家,却在故衣行/做经纪(做中介人。琵琶箫管都会。西门庆见他这般本事,常照顾他在生药铺中秤货,讨中人钱使。(此段在原书中,稍靠前些)

 

  西门庆虽然是流氓出身,但对艺术还感点兴趣,故对贲四不错;呵呵,很有意思的。

 

  又叫了两个小优儿弹唱。……西门庆……认的头一个是吴银儿兄弟,名唤吴惠;那一个不认的,跪下说道:“小的是郑爱香儿的哥,叫郑奉。”西门庆坐首席,每人赏二钱银子。

吃到日西时分,只见玳安拿马来接。正上席来,向西门庆耳边悄悄说道:“娘请爹早些去罢。”西门庆与了他个眼色,就往下走。

  (玳安)被应伯爵叫住,问道:“贼狗骨头儿,你过来实说!若不实说,我把你小耳朵拧过一边来。你应爹一年有几个生日?恁日头半天里,就拿马来,接了你爹往(哪里去?端的谁使了你来?或者是你家中那娘使了你来?或是里边‘十八子’(组成“李”,李桂姐那里?你若不说过,一百年也不对你爹说/替你这小狗秃儿娶老婆!”

 

  应伯爵与西门庆是哥们,所以才如此亲切的笑骂其仆人;但在其笑骂之中,讨好之情溢于言表,让西门大官人乐开了花。应伯爵是个很好的拍马高手。

  应伯爵以劝说西门庆不为玳安找对象来“要挟”这位小厮,谁也想不到的是,玳安已经与吴月娘有些联系了。他以后不会缺老婆。

 

  良久,西门庆下来,东净里更衣(东厕里/入厕解手,叫玳安到僻静处问他话:“今日花家,都有谁来?”

  玳安道:“花三往乡里去了,花四家里害眼(花四的老婆眼睛发炎。典型的山东方言,都没人来。只有花大家两口子来,吃了一日斋饭,他汉子先家去了;只有他老婆,临去,二娘叫到房里去了,与了(她十两银子、两套衣服。还与二娘磕了头。”

  西门庆道:“他没说甚么(什么?”玳安道:“(她一字通没敢(提甚么,只说到明日二娘过来,(她三日要来爹家走走。”……西门庆听了,满心欢喜。

 

  西门庆最担心花大闹事,事实上,花大比西门庆、花子虚的素质还要高得多,他两口子好在还参加了弟弟花子虚的“烧灵”仪式。(有人说花大无情无义,可是花子虚独吞家产,何曾有情有义过呢?)

  李瓶儿表现还凑合,给了花大家十两银子,另加两套名牌衣服,也算一笔大钱了。

 

  不想应伯爵在过道内听,猛可叫了一声,把玳安(吓了一跳。伯爵骂道:“(混账小狗骨头儿……原来你爹儿们干的好茧儿(干的好事。典型的山东方言!”

西门庆道:“怪狗才(调皮的狗东西。怪:山东方言译为“调皮,休要唱扬一地里知道。”

  伯爵……于是走到席上……把西门庆拉着,说道:“哥,你可成个人!有这等事,就挂口不对兄弟们说声儿?就是花大有些甚话说,哥只分付俺每(俺们一声,等俺每和他说,不怕他不依。他若敢道个不是,俺每就与他结一个大肐bo。端的不知哥这亲事成了不曾,哥一一告诉俺们。比来相交朋友做甚么?!哥若有使令俺们处,兄弟情愿火里火去,水里水去。愿不求同日生,只求同日死。弟兄每/这等待你,哥,你不说个道理,还只顾瞒着不说。”

 

  乍一听这慷慨激昂的发言,大家还以为应伯爵是正人君子呢?唉,当面的好话靠不住啊。

  而从另一个侧面,我们也有点可怜这位应伯爵,他内心何尝想说这种讨好的话呢?但为了得到一些好处,只好如此。(但他只能这样“捧人”而得利吗?如果他做点正当职业是不是也能达到生活目标呢?)

  巧言令色者,鲜有好人。而老大们、领导们,往往喜欢巧言令色者,心理舒适也。

 

  谢希大接过说道:“哥,如若不说,俺每/明日喝扬的里边李桂姐、吴银儿那里知道了,大家都不好意思的。”

  西门庆笑道:“我(叫众位得知(吧,亲事已都定当了。”……

  谢希大道:“哥到明日娶嫂子过门,俺每/贺哥去……”……

  祝日念道:“……咱/如今替哥把一杯儿酒,先庆了喜罢。”于是……一连把西门庆灌了三四钟酒。……西门庆(哪里坐的住,赶眼错(趁人一不注意起身走了。

 

  在这伙人的奉承下,西门庆沉浸在快乐的情绪里。但心里着急,他要赶往狮子街去约会李瓶儿。(狮子街,就是武松打死警察李外传的地方。事见第九回)

 

  李瓶儿摘去孝[髟狄]髻,换了一身艳服。……于是汤水嗄á饭(下饭的菜肴,老妈厨下一齐拿上。李瓶儿亲自洗手剔甲,做了些葱花羊肉一寸的扁食儿(即水饺。山东方言,银镶锺儿盛着南酒(南方的酒……一往一来,迭连吃上几瓯。真个是/年随情少,酒因境多。李瓶儿因过门日子近了,比常时益发喜欢得了不的。

 

  李瓶儿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的情感很快就要主动变质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