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云笔名吕麦
吕云笔名吕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743
  • 关注人气:3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如何同枝叶,各自有枯荣

(2019-06-12 19:36:14)
分类: 随笔感悟
 ·吕麦

端午假期后,原本几乎每天必给我电话的爸,一直悄无声息。

我便料猜:回去过节的那一位,跟他们之间,又起了摩擦。必是又赌气驾车自由来去了。所以,才有这所有人对我的沉默与寂寂。

这是父母和有钱的孩子之间,一向的吵闹、和好,再吵闹,再和好的游戏。我心里称之为:有钱人的游戏。我也一向装傻充楞,不参与。因为,父母是农村的土财主,另一个孩子是金饭碗的小富,而我这个唯一工薪阶层,跟他们不在一个层次。我只想安安稳稳,老老实实过自己的日子。

但是,爸终究没忘记我。两天前的凌晨5:15分,他给我来了电话。并命令我“回拨过去”。电话里,他依旧太上皇的颐指气使和自以为文化人的自以为是,吩咐我:假期里,他们两个小康家庭坐论后,他又归纳总结给我的一,二,三,四。件件不离钱财、房子。

而我,则是最缺钱,打算在魔都买房子的。孩子在那淘生活,必备。他们的意思,我们买房子,他们是承诺给我们一家十万的资助的。但是我心里也清楚,在金钱高于一切的人的眼里,这资助不过是施舍。且是“未知”的施舍。我们并不指望,亲情亲情,人家给是情分,不给是本分。且让“未知”着吧。

但爸不,每每惦记此事。且又担心我们依赖与无赖,每每说起此事,总不忘重复三遍的缀语:就这么多!只有这么多!多也没有!

每一句,都像锤子击打我自尊的心,和火烫的面皮。这一次,我怒了。竭力克制着说:你以后不要这样跟我说话,我们不再要你们许诺的钱!

爸在电话里,叫了起来。我掐断了电话……

这两天,我的心,似洗衣机甩干时的滚筒。不能安宁地学英语,读书,写字。锻炼身体,也是郁郁的。我的脑,则似被脱过水的一件衣服,干干皱皱,苍苍白白。

不过,我还是有所提升了,尽管被绞成麻花似的,我不疼,不流泪了。因为,这么多年经受这样的亲情多了,习惯了,也就麻木了。麻木,在我的心绪和情感里,结了一层一层厚厚的痂,被一次次撕开、滴血、再撕开……终于,结成厚茧似的盖子,倒是有了保护自己的功能了。

有历劫,就有成长。亲情,时不时,鞭子似的抽我成熟,慢慢由温变冷。

社会物质化,我不疼,我不怕。我有我自己的蜗居和日子,隔绝着,谁也伤不了谁。

可是亲情,一切以金钱为基准,则是无数道不可防御的寒光,和精准率极高的飞刀,一度一度让我猝不及防,深度受伤。

可是,曾经的我,还必须忍着撑着,假装坚强着,做一面闪着和谐之光的盾,为孩子输送亲情一派祥和温馨的假象。

诚然,我嫁了一个普通的人,过着普通的日子。但我知足,且向上。

我常想,我四肢健全,无痛无灾,夫、子安康,比起那些残者,病者,多幸运幸福啊。因此,常常感恩冥冥中的上苍,给我阖家健康、安宁的庇佑和加持。我也尽力给他人一点温暖的善意,一点温暖的光。

我爱家人,也爱父母孝父母敬父母。可不争的我,是他们短的那根指头。他们无法拿我,去与别人攀比争强。

所幸,他们有傲人的利器。总算家有"衙人",高收入,高福利。好车子,好房子。带给他们好面子。他们每个节假日里,都是回家团聚的好孩子。他们才是其乐融融,互通钱情的一家子。

他们在担忧我的贫穷时,有着共同的话题。他们到底是同情我的,说我可怜,要给予亲情基础上的适量帮助。于是,时不时地,画个不大不小的胡萝卜,高高悬在我这只驴的额头,以期我念念着,为此卖力地奔奔。

谁不想被亲情温柔以待呢?因了时时悬着的胡萝卜,我感念着家人的温暖。

我对亲情,付之以情,亲情常诫示我:你没钱,应该多干活,还必须受委屈。我对亲情付之以心,亲情算计他们金钱的假惺惺。

经历过由富到简的我,不羡大别墅,不慕大车子。我只渴望——亲情,于金钱物质之外,带几分温热和温度。

可是,我家的亲情始终是有价的“商品”。有钱的,为了面子,随手拿钱买。而我这个,出手不大方不频繁的,终在亲情之外。就像齐天大圣金箍棒划出的一道"边界线"。我就是白骨精,拎着一点看不上眼的吃的,喝的东西,都不过是来骗"唐僧"割肉的……

终于,我忍不无可忍,不想再忍。摒弃我外表斯文、清高、修炼不足的素养、修养。我对他们主动发起挑战——

不要再居高临下,以钱度人。我压根就没把你们许诺的一根又一根胡萝卜当真。何况,你们也非有钱人,只是比我这工薪层有钱而已。

我们有双手,就有骨气自尊。我们虽常吃家常便饭,但嗟来之食,即便山珍海味,我们也无法下咽!我!绝!不!要!冷!漠!的!施!舍!

我错了!我只把你们一时的心血来潮,当成了觉醒的亲情!且一次一次的,你们冷我,我自暖。你们召我,我便立刻得了健忘症,扑过去,想让彼此取暖。

然而,暖你们的,只有钱!你们的亲情,是高价的!我无能为力!我发短信给爸说:“我们各自相安吧!贫与富,保持距离,才能维持最好的关系!”

“等你们老到缠绵病塌的日子,还是召唤我吧。因为,你们除了钱,和钱买的情,唯有我,可以任意召唤。”

我,除了努力挣钱,心里依旧有,温情。

但还是忍不住,想起李白的《树中草》:“草木虽无情,因依尚可生。如何同枝叶,各自有枯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