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云笔名吕麦
吕云笔名吕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743
  • 关注人气:3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条韭菜引发的嘈嘈叹

(2019-05-19 15:02:45)
标签:

杂谈

         ·吕麦

    吃完早饭,我就开始忙。

    忙燕笋,忙鸡蛋,忙韭菜以及面粉。我要让这些物什,尽量完美地完结各自存在于世的生命和使命。达成我今天预定的小目标——韭菜馅儿烂面饼。

    当它们在我的刀釜“霍霍”中,物理合并成饼馅时,我才惋惜地发现,有两条韭菜,竟不知何时开了小差,正完整泽润地“玉体横陈”于几案上。

    我三分纠结,七分遗憾地瞅瞅这两条水灵鲜嫩,生机盎然的韭菜,不得不狠心将它们拎起,扔进脚边的垃圾篓中。

    就此,它们成了废菜,等待它们的只能是"悲惨世界"。

    谁让它们游离群体的呢?有时候,一不小心,一个闪失,即似"孤雁"偏离轨迹与运命。

    恍惚联想到自身。

    曾几何时,在本该读书学习,努力奋进的好时机,却浑浑噩噩,无所用心地掉了队……就像这两条“废菜”,成了而今的大废柴。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常常地,行经于那条林荫道上,只为关怀一株“伶仃”的芍药。

     我“邂逅”她已两个春夏,她总是在同类们花开妖娆的时节,才慢慢吞吞地破土而出,且一副弱弱怯怯的恹恹小模样。

    仲夏,她附近的石榴花,红唇烈艳又落红成阵,她还是一株缺钙缺爱的“侏儒儿”。大约除了我,没人知道她是芍药吧?她赶不上春天的花季,她就错失了旖丽如锦的美好“花生”。只能静默卑微地苟且偷生。

     但这,不是她的错。

    她无辜无助地长在见不着春天的地方。她的上方,密匝匝的乔木枝叶,将除了风以外的阳光雨露,全都荫蔽遮挡;她的周遭,见缝插针的草儿们在倾轧疯长。她就瑟瑟地萎缩在寸角的地方,似没妈的乞儿。

     她原是“名门贵冑”,却被命运捉弄,寄生阴翳的"掖庭"。而又非“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刘病已,虽几经历劫,终能驭龙称帝。她没那好命。

    去年此时,我曾几多念念,盼她开花,哪怕迟来的花,她也是媚人迷人的芍药啊。可她不但没开出花儿来,忽一天,竟不知所踪。

    我庆幸,她终究幸运地得遇"霍光",被隆重地“认祖归宗”了。未曾想,她今年又后知后觉地在老地方,拱出土来。踉踉跄跄地摇晃在草丛中,挣扎生长,却总是,长也长不大。

    我曾想温柔以待,挖她回家。奈何,她虽不被善加照拂,却是有主的花儿,我动不得。

    我能做的,也只是来来去去,殷勤地频送"秋波",让她凄切柔弱的生命,得几许“灿烂”,多多摇曳些时日罢了。

     这株芍药是不幸的,她无力抗衡境遇。

     然而,离她几米之遥的几株酢浆草,却在和她相似的劣境中,星星点点燎原之火般地绽放着“花生”。

     酢浆草,我一向认定为花中的“草根”。它们成片成群地蔔在黄泥、树根下,开着繁星般的小花,普通寻常的让人很少掠一眼。

    可这几株被一丛小叶灌木,覆盖得"不见天日"的酢浆草,竟让我惊喜,惊吓,惊诧——

    "伏地魔"酢浆草,竟“抻扯”出细细的藤蔓,攀越半米高的小叶灌木,公然凌架于它们头顶上,开出粉粉红红的花儿来。东一朵,西一朵,一朵又一朵……

     人与光阴看不见的地方,它们拼力向上,用生命在开花。花虽小而庸常,却惹眼鲜亮,见之震颤心房。
这得多坚强,多顽强,多倔强啊!埋没的“草根”,只要努力生长,终有有夏花绚烂。

     草木一秋,人生一世。“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