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永鹏--家庭资产配置实践者
张永鹏--家庭资产配
置实践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3,592
  • 关注人气:1,1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十万亿信托业终极支柱:刚性兑付的秘密

(2013-07-21 19:05:14)
标签:

杂谈

分类: 理财知识修炼

这是信托业的终极秘密,正因为有了它,信托才从一个边缘化的金融机构,成长为拥有接近十万亿规模的金融明星——这就是信托行业的兜底术。信托公司的兑付危机并不少见,但是大多数危机都在暴露之时,就被信托公司用兜底术化解于无形,正因如此,信托业历经宏观经济的跌宕起伏的考验,依然屹立不倒。信托业也借此竖立起无风险高收益形象,资金为此蜂拥而来。本专题就是揭开信托业兜底术的真面目。

   

  信托三招保刚兑 人人都可能是兜底人

  

  历经宏观经济周期的跌宕起伏,信托业却能够在一边快速膨胀的同时,一边坚守“高收益无风险”的完美形象,这不科学,但是过去数年,信托业基本都做到了。

  

  新一轮隐形银根收缩袭来,信托业还能这么淡定吗?

  

  6月20日,银行间市场“钱荒”爆发以来,银行同业资金一度收紧,而央行的“冷对”也预示着宏观资金面紧缩周期的到来。

  

  “我们本来有额度的客户,结果7月份就放不出款了”,深圳某国有大行人士透露“这种时候只能让融资方排队,等上级行批下来头寸”。

  

  银行资金的收紧,势必也让多数融资企业面临资金紧张的压力,而这种压力,也会向信托计划的如期兑付问题上传导。

  

  “年底就是8号文的考核时点,而下半年银行流入房地产的资金会越来越少”,华南某股份行公司部经理指出,“另一个风险较大的则是地方平台,许多城投公司都是靠展期维续的,资金链收紧后,其到期风险也有可能会暴露”。

  

  事实上,信托计划的融资方会多渠道融取资金,负债率普遍较高,因此在银行收紧贷款后,信托计划的对手风险也会大增,其中,尤以投向房地产和融资平台的信托计划为代表,此二者是信托行业的重点涉足领域。

  

  一侧是实体经济资金状况的不甚乐观,另一侧则是日益膨胀的信托业资产规模。截至今年一季度,信托业资产规模已达8.73万亿。较去年同期增长64.72%。而如果保持一季度的增长速度,二季度信托业规模有望接近十万亿。

  

  “每遇到一轮行业周期,或者资金面紧张时,融资方资金链就会吃紧,而信托的兑付风险也就随之而来。”某央企旗下信托经理指出。然而可能到来的新一轮兑付考验,又将拷问信托业长久维持的“刚性兑付”潜规则。

  

  而记者调查发现,面对兑付危机,信托公司往往会在项目运行中,采取多种方式化解、转移各种风险。例如通过“募新还旧”展期兑付,或者依赖信托公司股东等重要关联方或资产管理公司接盘,除此之外,亦有较具实力的信托公司尝试以“信托资金池”托盘,为信托计划续命。

  

  然而,前述那些与“刚性兑付”相生相伴的五花八门的“信托兑付术”,在一轮又一轮的经济周期面前,是否还能依然奏效,而面对种种压力,被业内质疑已久的刚性兑付却又如何打破,都为整个信托业画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发新还旧渐成常态

  

  所谓“发新还旧”,即通过发行新一期信托计划募集资金,偿还前一期的到期信托,以延展融资方的本息兑付期限。

  

  如今,面临可能存在的兑付风险,“发新还旧”的操作方式已并不鲜见,甚至正逐渐呈现出常规化的态势。

  

  “目前多数可能出问题的信托,在不能按期兑付前,信托公司往往会采用这种方法来化解风险”,华北地区某信托经理坦言,“如果信托公司认为融资方没有实质性问题,只是阶段性的时点风险,募新还旧是操作成本最低,也是让双方共赢的方法”。

  

  “部分融资方需要面临本息兑付时,也有可能会更换信托来接盘,这种时候需要客户和相关信托做好提前沟通,约定成本”,前述华北地区信托经理告诉记者,“虽然融资方资金紧张,但是它在这种时候更像‘甲方’,由于刚性兑付的存在,信托公司往往求着融资方再发一期”。

  

  然而,依靠发新还旧来保兑付的方式,在现实中仍然要面临诸多问题。一方面是融资方用于增信的抵质押资产需要进行变更登记;另一方面则是两期信托计划的兑付、发行期间的“空当期”,需寻找一笔资金实现信托计划的前后“过桥”。

  

  事实上,针对变更信托计划抵质押物的登记事宜,大多信托公司早已驾轻车就熟。“在这种变更信托计划的续期操作中,抵质押的变更登记都是在一天,最多两天内就可以完成”,前述华北某信托公司信托经理坦言,“这对信托公司已早就不是难事,关键在于要找到过桥资金。”

  

  而在该信托经理看来,在发新还旧的信托操作中,保证业务办理流程的高效显得尤为关键,“过桥费很高,如果对接得不及时,将会拉高发新还旧的周转成本,一般就是1-2天内走完流程”,该信托经理表示“资金大多来自私募或民间的自然人出资,当然,这块的成本多数时候仍然要向融资方转移。”

  

  “有次我们的一只信托出了问题,需要资金过桥,公司直接找来5个自然人,一共拿出3个亿的资金顶上去,上午进来,下午就拿走了”,北京某信托经理透露,“在北京、江沪浙等地,专门有一批有钱人做这个生意。”

  

  这意味着,对于进行“发新还旧”操作的信托公司来说,积累过桥资源则显得颇为重要。

  

  “信托的过桥资源很多时凭私人关系建立和维系,而价格则属于高利贷,一般为日息3‰”,北京地区某私募人士介绍,“我们也有帮信托过桥的时候,有私人关系,但也要看融资方和信托公司的情况,如果风险较大,我们收费绝不止这个数”。

  

  而在资金接续端,信托公司则需提前准备信托发行工作,完成销售部门、银行以及第三方销售公司等渠道资源的调度,保证接续资金的到位。

  

  人人都可能是兜底人?

  

  对于融资方的时点兑付风险,信托公司尚可以以发新信托的方式为其续期。然而,当融资方出现资金周转从紧、而经营能力却又出现恶化时,信托公司则需要付出更多“真金白银”来保证项目本息的如期兑付。

  

  “融资方不满足发新还旧的条件,而计划又要面临到期清算,则将考验信托公司的兑付能力”,前述华北地区信托经理指出,“这时信托公司会用风险准备金或其他的资金代为其垫付,而后再对抵质押资产进行处置变现”。

  

  兑付危机来临时,风险准备金无疑从形式上成为信托公司风险防范的“第一岛链”,然而,当信托风险暴露时,发生的通常为连本带息的全额风险,并非该准备金所能覆盖。

  

  “集合信托计提的准备在2%或以上,每家信托公司的标准也各不相同”,一位四川信托人士告诉记者。按照2%的比例计算,信托公司至少需要发行50只规模相等的信托,方能完成对一只信托计划“刚性兑付”需求的覆盖。

  

  以中融信托为例,2012年底,中融信托一般风险准备金约为2.05亿元,而该金额尚不及某单只集合信托募集规模。如曾于去年暴露风险的中融·青岛凯悦城项目,该项目发行规模高达3.845亿元。

  

  在风险准备金不足的情况下,“未分配利润”往往会成为信托公司以表内资金为项目兜底垫付资金的真实来源。“拆未分配利润来保兑付,并不会对信托公司的正常运营造成太大影响。”前述华北地区信托经理强调。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信托公司是否会利用资本金为信托计划进行兜底、垫付或过桥的疑问,有业内人士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可以利用的资源很多,从任何角度看,信托公司不可能用自己的资本金来垫付的”,东北地区某信托公司信托业务部总经理指出,“而且这也将影响信托公司的正常经营,得不偿失”。

  

  正因如此,由信托公司股东方来出面收购不良信托资产则成了另一种可行的兑付模式。

  

  “不少信托公司的股东方资金颇为雄厚,有充足的闲置资金用以完成对旗下不良信托资产的收购和处置”,前述北京地区某信托人士介绍,“而这类信托公司多以央企控股为典型。”

  

  据本报记者统计,在信托业协会注册的68家会员信托公司中,为央企及中央金融机构控股的信托公司已达23家之多,超过信托公司总数的1/3。

  

  事实上,近年来信托公司因其所具备的“全能牌照”的价值,被诸多实力资金方争相抢夺,其牌照价格也日渐水涨船高;许多大型企业希望控股一家信托公司,从而为其自身所在行业的投融资活动提供便利。

  

  “我们就想寻找一家可收购的信托公司,但现在这块牌照太难搞下来了”,某大型国有集团旗下产业基金人士表示“听说现在一家信托公司的牌照就值数十亿”。

  

  正因为最近几年大机构控股信托牌照的欲望愈加强烈,客观上促使了信托公司牌照落入资金与实力都愈加雄厚的机构手中,这显然也为相关信托公司的不良资产回购创造条件。

  

  然而,信托公司的背后越来越多的央企、国企身影,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非议。“刚性兑付加上国有的股东,而后国有股东再对项目进行隐性担保,这实质上将风险转嫁到了国资体系”,一位国有大行人士指出,“本质上说还是纳税人在承担风险,这与买者自负的理念越走越远。”

  

  资金池的秘密

  

  随着近年来信托公司产品发行模式的变化,其保兑付的方法也随之升级。其中,信托公司发行的资金池产品成为了区别于传统信托计划的典型案例。

  

  与前述“发新还旧”的展期兑付、或以表内及股东方资金接盘等方法相类似的是,信托公司发行的“资金池产品”也在暗中担负着“保兑付”职能。

  

  目前,资金池信托一般分为“多对一”和“多对多”两种模式。前者利用“短拆长贷”的期限错配,以滚动发行多期的方法为单一项目提供融资;而在后者的“多对多”中,资金池的运作则更为灵活,信托公司可将该池资金投向多个项目,例如部分TOT(信托中的信托)产品。

  

  一位接近中融信托人士向记者坦承,当前“多对多”的资金池产品亦承担着为其他集合信托“兜底”的职责。

  

  “例如某家信托公司通过发行两期资金池产品,募集到规模在200亿左右的池子,信托公司会在其中配置相当比例的现金,既能应对开放日的赎回,也可以留出头寸来兑付其他风险项目”,该人士指出,“在期限设计上,资金池产品往往将封闭期设置为半年甚至更短,从而通过滚动发行将池子保持在一个适当的规模。”

  

  在该人士看来,以信托资金池来接盘不良信托,对于提高信托公司的流动性管理能力大有裨益。

  

  “通过灵活配用,资金池既可以在‘发新还旧’的操作中为两期信托提供短期过桥资金,又能为部分风险项目提供暂时性的垫付”,该人士表示,“资金池资金属于表外,一来避免了以表内资金来接盘不良信托的局面,二来能够降低信托公司对外部资金的依赖性,提高主动管理风险的能力”。

  

  不过,“养池兑付”模式仍然要面对许多问题,首先,此模式对信托公司的市场地位和发行能力要求较高。

  

  “资金池不是每个信托公司都养得起的,一般需要在市场中建立足够的渠道和地位,信托公司才能把池子做大”,前述央企系信托人士强调,“错配可以让信托公司获取超额收益,但没有牢固的渠道很难保证份额募集的顺利”。

  

  该人士认为,资金池信托的短期兑付需要以新募资金来偿还,若资金募集端出现断续,信托资金池则既无法成为化解风险的工具,其本身也可能会成为风险暴露的源头。

  

  查询公开资料可知,中信信托、中融信托、中铁信托、新时代信托等信托公司发行的资金池产品较多。例如中信的聚信汇金系列;中融的汇聚金、财富、鹏程、鹏睿系列;中铁信托的财富管理系列;新时代信托的聚鑫源、恒新系列等产品。

  

  有报道指,新资金池信托的设立已于去年10月因证遭监会“窗口指导”而被叫停。彼时,资金池因被指投资标的、信息披露不明而广受诟病。记者从前述北京某信托经理处得知,目前该类产品的新创设仍未放行,但已发资金池项目仍可维持正常运作。

  

  此外,该模式亦存违规之嫌。银监会《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严禁信托公司将信托收益归入其固有财产,或者挪用其他信托财产垫付信托计划的损失或收益。

  

  信托资产处置 AMC的新战场

  

  发新还旧、股东兜底与资金池是了为避免信托兑付时的流动性风险,而在完成保底之后,抵押资产将要砸在信托公司手中,此时,妥善的资产处置是确保信托公司不会因兑付而陷入亏损境地的关键一环。

  

  事实上,在多数不良信托资产的处置中,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和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下统称AMC)等机构在其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同时,也有信托公司在履行刚性兑付后,通过常规司法途径来对到期信托资产进行清算,如对抵质押资产实施处置和拍卖变现等;而根据信托交易结构的差异,在部分资产处置中,该种方式或让信托公司获得更高收益。

  

  “伪不良”的接盘冲动

  

  AMC在各类不良信托资产的承接中从未缺席。

  

  在发起信托计划初期,信托公司即可引入AMC作为担保方提供增信。然而,由于资管公司的较高报价却让信托望而却步,因此这种模式较为鲜见。

  

  “资管公司可以在信托计划成立时为其提供增信担保,但它们要价也高,抛除信托计划本身的成本外,直接要价8%”,北京地区某信托经理表示,“这个价格太离谱了,基本没有信托能接受。”

  

  而在信托清算阶段,AMC亦是不良信托最积极的接盘者。据业内人士估计,目前已接盘房地产信托规模或超过300亿。

  

  “AMC在坏账处置上比信托公司要更有优势”,华北某信托经理表示,“它们在历史上就是专业盘活坏账的,有一套成熟的资产处置体系和渠道,同样资产处置,他们总能获得更高的收益”。

  

  在资产处置方式上,AMC一般有三种方式:一是分拆卖给市场其他投资者;二是拍卖抵押物变现;三是与债务人洽谈重组事宜。

  

  而在部分信托人士看来,资产管理公司之所以热衷于接盘不良信托的根本原因,实际上是看中了信托资产的“伪不良”属性。

  

  “就算融资方的经营能力真的欠佳,但在信托计划增信时,抵质押物与足值率至少有所保证”,前述华北地区信托经理指出“所以通常说兑付风险,其实质是时点兑付的流动性风险,而不是项目优劣与否的信用风险”。

  

  “由于抵质押物的处置需要时间,无法立即变现,如果此时信托无法筹措资金,则容易被资管公司‘趁火打劫’”,该人士强调“AMC显然不做亏本买卖,对于信托资产质量的真实情况是一清二楚的”。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AMC抄底信托的冲动不止,为防范风险向AMC集中,监管层曾于去年下发《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信托公司不良资产业务指引》,对该业务进行规范。

  

  此外,由于大多数不良信托的“伪不良”特质,除了四大AMC外,亦有部分私募基金亦成为不良信托的接盘爱好者。

  

  损益各异

  

  如此一块“肥肉”,亦有信托公司会选择自行兑付后处置信托资产。

  

  “我们往往会尽最大可能和客户沟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处置抵质押资产的”,前述华北某信托经理坦言“不过发生实际亏损是很难的,像土地、房产或股权都是只做3-4折的质押率,变现后基本能够覆盖本息和罚金”。

  

  事实上,在信托资产的抵质押处置上,其损益也各有差异。例如不同的信托交易结构设计会对资产处置带来不同影响。

  

  “通过交易结构的设计,有时候对不良信托资产处置后的收益会超过业务本身”,东北某信托公司业务部总经理表示,“例如有些融资方持有金融企业股权或上市公司股权,而我们将信托计划设计为股权受益权投资,在增信过程中将对方持有的股权买断,而融资方则以回购股权的形式还款”。

  

  据该总经理的介绍,股权受益权投资与传统的股权质押作为增信在信托资产处置上会有所差异。在股权受益权信托中,若融资方发生违约无法回购股权,信托公司在处置后获得全部变现收益;而在股权质押中,信托公司从处置收益中取出自身所得后,还要将剩余现金归还融资方。

  

  另一方面,抵质押资产的价格异动也会对资产处置带来不确定性。

  

  如中融信托2010年发行的青岛凯悦中心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资金3.84亿元,预期收益率为9%-11%,根据计算该笔信托兑付款约为4.36亿-4.48亿。

  

  后来,该项目方发生兑付困难;而去年中融信托在自行兑付后,通过司法渠道对项目进行拍卖,然而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的显示,该项目参考价仅为3.3亿元,仅为兑付款的74%-75%。彼时,亦有业内人士表示,该项目没有进行合格的尽调,因此才导致抵押资产价格虚高。

  

  与此同时,因融资主体的身份不同,亦会给资产处置的现实操作增添难度。

  

  “像投到融资平台的项目,根本就不敢出事”,深圳某信托人士告诉记者,“名义上抵押的是财政土地或资产,可是到头来信托公司不可能真的把政府的土地拿去拍卖”。

  

  “钱荒”后遗症:信托收益高却无人问津

  

  “钱荒”对于信托市场产生的影响正在显现。

  

  首先导致信托产品利率升高,但高利率并未能如愿吸引到更多资金。相反,信托产品无法完成募集计划的现象仍十分普遍。

  

  据wind统计,7月份首周,新成立的集合信托产品融资规模周环比下降了逾七成。而在此前的六月份,信托募资规模无论是环比还是同比数据已经均出现下滑。

  

  “钱荒”对信托业的影响在6月份开始显现。诺亚财富最近发布的一份研报也显示,六月份,信托新发行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8.4%,收益率中位数为8.6%,新发行产品的平均收益率较之前上涨,尤其是工商企业类项目融资成本提升明显。

  

  7月份这一局面并未改善。据wind数据,截至7月18日,已发行的信托产品平均收益率上升到8.87%;尤其是股权投资类信托,由8.63%一路上扬到10%。

  

  7月份以来最新推介的不少信托产品都有较高的预期收益率,譬如华融国际发行的山西梅园华盛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云南浙商投资特定财产收益权转让暨回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支付给投资人的最高收益率都超过11%。而实际融资成本可能更高。

  

  北京某上市地产商刚刚谈成了一笔信托融资,按照“明股实债”的设计模式,约定由这家开发商每年支付信托公司12%的行权费,今年一季度这一费用只有11.2%。

  

  该公司人士透露:“如果算上信托佣金等费用,这笔信托融资的成本已经接近20%,而且融资难度也在日益增大。”

  

  信托融资本是中小企业重要的融资通道。这也意味着钱荒影响下,中小企业融资活动或越来越难。北京某信托研究人士指出,下一步,银行将把多出来的融资成本转嫁给客户,其表现形式将是减少贷款额度和提升贷款利率。此外,银行的资金池业务也会向多数融资项目收紧,尤其是资质欠优的中小企业将首当其冲。

  

  业内人士普遍预测,这一格局或将延续到今年下半年,诺亚财富研究总监李要深日前撰文表示,银行理财资金与同业资金向来是非标业务的主要资金来源,假设非标融资总体需求不减少,集合信托等非标融资业务需求会上升,集合信托产品平均收益率有望在下半年继续上升。

  

  但收益率的抬升并未带去信托融资额的正比例变化,正如上述北京某地产公司所言,信托融资难度正在加大。

  

  信托募集规模缩水从六月份已经初见端倪。根据相关数据,6月份共成立集合信托产品319款,融资规模为509.40亿元。与今年5月份相比,成立的产品数量和融资规模分别减少14.71%和0.52%;而与去年同期相比,成立的产品数量和融资规模分别大幅减少33.95%和40.58%。

  

  7月份以来,信托融资能力继续萎缩,信托贷款类信托共成立27只,募集规模合计47.38亿元,而在6月份同期,这一类53只信托募集规模124.05亿元。股权投资类信托规模由6月同期的11只29.91亿元,下降到4只8.38亿元。

  

  另在7月份,大批信托产品出现了募资达不到预期的情况。比如中泰信托武广新城应收账款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拟募集规模6亿元,实际募集规模只有1.2亿元;中泰信托另一款产品江苏中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三期),计划募集规模9亿元,实际募集规模只有7000余万元。

  

  根据wind数据,截至7月18日发行的有募资额的56只信托产品中,高达30只产品的募资额未能实现预期,占比高达53.5%。统计数据还显示,募集资金规模相比计划规模缺口大的多数与地产建设有关。

  

  来自IFIDN的数据,7月份最为惨淡的一只信托来自四川信托发行的,三亚金中海蓝钻项目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开放第四期,成立规模只有900万元,而该项目预期收益率高达11.2%。

  

  这对信托来说存在较大的风险。因为许多基础资产通过信托融资是为了偿还之前的信托融资,在新的融资能力达不到预期的情况下,基础资产的资金量可能断裂。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