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智勇
李智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81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法本传奇》 1

(2008-05-31 08:22:22)
标签:

文化

分类: 创作笔记:用笔尖微笑

20066月,接到唐山文学院何玉湖老师的通知,要我们几个人(常斌、张慧丽、轩荣军、孟得富等)合着写一本曹妃甸民间故事(具体题目不知),并且通过邮件发放了每个人的写作题目和参考资料。我分到的是第七编关于法本和尚修建曹妃甸灯塔的故事。由于时间很紧,我拿到题目后连双休日去岳父家都拿着纸和笔,终于在三天之内写出了这篇一万字的《法本传奇》,并且及时交到了何老师手上。

200676日,我们单位组织大家去天津旅游,我们恰好路过了法本的家乡天津北塘,我的心情可想而知了。可是暑假里在滦南文联组织的一次颁奖会上我遇到了肖波老师,通过他才知道,我们写的故事由于作者太多,风格不统一,出资方不满意,结果全都不用了。出资方又找到了唐山师院的杨立元老师,杨立元于是推荐了肖波、谷景峰。这一票人家给他们俩4000元的辛苦费。而我们几个却白辛苦了,后来何老师给我们每人100元,说是出资方给的补偿。

直到现在,我这篇文章仍被我留着,也没有找地方发表。现在拿出来放在这里,算是对自己的一个纪念。

 

附:

 

 

 

 

 法本传奇

 

——燃指化航灯   曹妃海波平

/李智勇

一次海难成了一个九岁少年无法释怀的心结,十年之后他逃婚出家,为换千帆平安,忍受万般劳苦,燃指化缘,感天动地,修建灯塔,泣鬼惊神。他就是历史上在曹妃甸修建灯塔的第一人郭醇成,此人正是沿海民间传说中的法本和尚。

劫后重生  立志修塔

那是大清道光二十七年( 1847)一个普通的日子,一艘天津商船正在风平浪静的大海上全速前进。九岁的小船工郭醇成站在甲板上畅快地呼吸着海风,凭着一年来的出海经验,他知道此时航船已经进入了滦州沿海的曹妃甸海域,也就是说再过几个时辰就可以回到阔别多日的家乡北塘了,一想到马上就可以看到母亲、姐姐和弟弟,他不禁丢掉了一路的疲劳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其他的船工也都有说有笑兴奋不已,毕竟是出来一个多月了。可是归心似箭的人们哪里知道一场灾难就在眼前。

曹妃甸本是渤海湾里的一个小岛,岛南端海域深阔 , 水深在30米以上 , 是进入天津、大沽、北塘等港口的航运要路 , 也是各种船只由塘沽港通往秦 皇岛、大连等港口的主要航线 。但是这里有三道杠沙西起大沽口、东至辽河口横亘海域与曹妃甸相连,因此此处海域可谓是地险浪恶,往来于渤海的船只因不辨方向误入甸前禁地触杠沙遇难的事情时有发生。在辽宁、河北、天津、山东等地的驶船人以及渔民当中都流传着“英雄好汉,难过曹妃甸”的口头语。

果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刚才还是风和日丽,忽然就见西北方向乌云 滚涌挟裹着大风漫上半天,紧跟着雷声如鼓利闪似剑,一场大雨犹如瓢泼桶倒般从天而降霎时在大海上竖起了一道水墙。大风突然改变了方向,那道黛色的水墙铺天盖地朝那艘商船压了过去。大海也好像得了失心疯,狂涛巨浪把满载货物的商船凌空掀起一丈多高,随后又恶狠狠地摔向海面。俗话说:沧海横流,方显舵手本色。商船上的驾长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用力搜索着海面上一切可见的目标。可是这种鬼天气任谁都是东西难分南北不辨,惟有扼腕顿足望洋兴叹。正当船上的人们紧张地撤帆扳舵之时,突然就听“嘎巴”一声舵板折为两段,大事不好,船撞到了沙杠上!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船上的人们反应过来,几道狂涛骤至,船被掀起来又摔下去,只有几下,便被摔成了碎片。

船上之人纷纷落水,转瞬间便被卷入惊涛骇浪里。十三人中除了九岁的郭醇成被山东的渔船救起外,其余人等悉数葬身海底魂归西天。也是郭醇成命不该绝,他在跌入海水后慌乱之中正好抱住了半截飘浮的舵杆,这可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了,他死死地抱着那半截舵杆,随波逐流,最后饥寒交迫筋疲力尽昏死过去……

当郭醇成睁开双眼时才发现自己已被过路渔船搭救上船了,他强打精神拜谢了恩人,可是一想到船毁人亡的惨景,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刷地流出了眼眶。他到底还是个孩子,在他短暂的人生当中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阵势,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着实太残酷也太沉重了,这已足够让他铭记一生。

搭救他的渔民们看到小醇成伤心欲绝的样子也不禁跟着慨叹:怪只怪曹妃甸没有一座灯塔导航啊,要是像大连、营口、青岛那样,在海上矗立起一座灯塔,为过往船只导航指路,要少发生多少这样的悲剧呢!

小醇成遥望着曹妃甸的方向默默地擦干了眼泪。别看醇成只有九岁大,可是他跟一般的孩子大不一样。这要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这样的年纪还在母亲的怀里撒娇呢,能有多大的见识和襟怀?可是小醇成是穷人家的孩子,父亲迫于生活的困境一年前就把儿子送到了商船上当船工,要不怎么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呢,小醇成虽说年龄尚小,倒也有把子力气,一年来随船出海,到过辽宁、河北、天津、山东等地,和同龄人比起来不单单是见多识广,过早地经受社会的砺练也使他比同龄人更加稳重和成熟。他虽然一语未发,但大家的话却一字不漏地被他记在心里。

当劫后余生的小醇成回到宁河县北塘的家中时,母亲都快认不出他了,仅仅出去了一个月的时间,自己的儿子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是出么事了?母亲一把揽住儿子 弱小的身体,看着他那被折腾得又黑又瘦的小脸,母亲心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可是小醇成却两眼无神,痴呆呆的发愣,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全家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闹糊涂了。到底为么呀?在母亲的百般催问下,小醇成终于抑制不住伤心失声痛哭起来。等到他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以后,小醇成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把商船遇难曹妃甸自己幸遇山东船的情况原原本本讲说了一遍。

得知醇成回来的消息后,商船上船工们的家属纷纷来到郭家询问自家亲人的消息。小醇成又把当时的情况简要一说,听完他的讲述,小院内顿时响起了一片哭声,这哭声震动了整个北塘村。

作为这次海难的唯一幸存者,小醇成幼小的心灵被那些遇难者家属的哀号声重重地撞击着。他的耳畔又响起了搭救过他的山东渔民们所说的话:怪只怪曹妃甸没有一座灯塔导航啊,要是像大连、营口、青岛那样,在海上矗立起一座灯塔,为过往船只导航指路,要少发生多少这样的悲剧呢!

“导航灯塔!导航灯塔!”小醇成忽然歇斯底里地喊到:“我一定要在曹妃甸修一座导航的灯塔!”

初遇静安  找到出路

自从出了那次事故以后,父母再不肯让小醇成上船。小醇成只得和姐姐、弟弟以及邻居一个叫秀秀的姑娘一起到村边拾柴。秀秀的父亲也是在那次事故中遇难的,她家里没有了男劳力,日子过得更是举步维艰,因此醇成总是尽力去帮助秀秀母女。

有时醇成也跟着大人们到海边捡潮。每次到海边,醇成都会立即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他怎能忘记曹妃甸那道让他们的商船搁浅的沙杠?曹妃甸那可恶的沙杠杠夺走了多少人鲜活的生命啊!

时光荏苒,转眼间八年过去了,醇成已经成长为一个翩翩少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修建灯塔的愿望也与日俱增。然而他的父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再也不肯让儿子离开半步。醇成为此事十分苦恼。八年了,当年他的一句“我一定要在曹妃甸修一座导航的灯塔!”的话就像一块磐石重重地压在他的心头。他知道这个心愿一天不了,他就一天不得安宁。可是修建灯塔需要大笔的开销,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是根本办不到的,这可怎么办呢?

 话说这一天,醇成从海边捡潮回来,正好看到村里一群孩子在围观一位化缘的云游僧。醇成一时稀奇,也凑上前去看个究竟。只见一位已是年过花甲的老僧正在向街上的几位老太太化缘。老僧自称法号静安,出家在石臼坨上的朝阳庵,此次云游募化乃是为了重修庙宇再塑金身。令醇成没有想到的是,平常都很吝啬的几位老太太听说老僧募化乃是为了佛事,竟纷纷布施以求积功德。云游募化,重修庙宇,老和尚静安的行动蓦然触动了醇成一直为修灯塔而紧绷的那根心弦。是啊,这个主意倒是不错,集腋成裘,聚沙成塔,何愁修建灯塔的款项没有着落?想到此处,醇成在心中打定主意,就拜这位老僧为师,剃度出家,募化修塔。

醇成远远地跟在静安身后,看他走家串户地化缘。天至晌午,静安和尚走到村头石碾子边,他把肩上的布褡裢放在碾盘上,从里边拿出一块化来的窝头,啃嚼起来。此时围观的孩子们早已各自散去,醇成见四下无人,匆忙走上前去,口尊师傅,“咕咚”一声跪倒在静安面前。醇成这一跪不要紧,好玄没要了静安的老命。原来静安窝头吃的正香,毫无思想准备,醇成的突然出现使他魂飞天外倍受惊吓,一口窝头正噎在了嗓子眼儿。老静安连咳数声,又是摩娑前胸,又是捶打后背,翻了几次白眼,才把这口窝头咽下。

等一切平息下来,老静安这才清了清嗓子,开口问道:“这位小施主,行此大礼,老纳实不敢当。但不知小施主所为何事?”醇成站起身说道:“我叫郭醇成,今年十七岁,我想拜您为师,出家为僧,请师傅收留。”

静安听了醇承的话连连摆手:“不可,不可,万万不可。你如此年纪,风华正茂,怎能忍受青灯古卷之苦?况且一入佛门,便要跳出三界外,了断尘缘,你的父母会同意吗?”

醇成说道:“老师傅,实话对您说吧,八年前我随船出海,遇到风暴,险些命丧曹妃甸,我这条命是被一艘渔船捡回来的。此生此世,我郭醇成无以为报,我打算在曹妃甸修建一座灯塔,为过往船只导航引路,减少悲剧的发生。也算我劫后余生对大伙的一点回报吧。可是修建灯塔,开销甚大,凭我个人的力量万难办到,当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如果师傅肯收留我,让我随师傅一起云游募化,那么修塔之事也就有望了。还望师傅发发慈悲,收下我吧!”

静安听罢此言,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于是双手合十,口尊佛号,开言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小小年纪,便心怀天下苍生,有此宏图佛愿,着实令老纳佩服之至。施主若是成为佛门弟子,也是佛门幸事。不过老纳实无能力收徒,况且朝阳庵年久失修,也需大量款项,施主若是投在朝阳庵,怎好拿募化银钱另做它用?依老纳愚见,施主还是另投名山吧!我佛慈悲,慈航普度,施主的善举一定能得到佛祖的保佑。施主日后若是有为难之处,可到石臼坨朝阳庵找老纳,咱们有缘再见!”

那一次,郭醇成虽然没能拜在静安门下,但是出家为僧的主意却在他的心底扎下了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