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智勇
李智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45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神医无药之鸳鸯痣》

(2008-05-29 19:47:20)
标签:

杂谈

分类: 创作笔记:用笔尖微笑

《神医无药之鸳鸯痣》内容提要:

    齐国国宾馆的杂役秦越人由于在爱情上的挫折,主动申请调到一个地方驿站,在那里他一边思念着失去联系的心上人——美眉,一边书写着自己的思念。一个风雪之夜,他意外地搭救了被秦国太医李醯派人追杀的神医长桑君,并且成了长桑君医术的传人。学成医术的秦越人到虢国寻访美眉,没想到已贵为太子妃的美眉正是他前生相约的爱人……

关于《神医无药之鸳鸯痣》

《神医无药之鸳鸯痣》精彩片断:

    甲戌年秋天一个细雨蒙蒙的日子,我出生在勃海郡一个三代单传的普通家庭。七岁那年举家搬迁到了卢地。如今做了齐国驿道上一个驿馆的客舍长。


  曾经有朋友说我的眼睛小是造物主为了留给我更多的脸面。但我知道,作为这个小小的国营旅店经理,自己并不会给秦家祖上带来多少荣光。爷爷给我取名越人,我又何尝有越人之处呢?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如果硬要说我有越人之处,那么这越人之处便在于我比别人笨。因为笨的缘故,我时刻谨记笨鸟先飞的格言。人生就是一场赛跑,先飞总有先飞的好处。虽然每个人的素质、背景不尽相同,但我记得爷爷说过,乌龟总能追上打瞌睡的兔子。

    ……

《神医无药之鸳鸯痣》原文链接:

天涯社区/舞文弄墨/神医无药之鸳鸯痣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culture/1/164756.shtml

《神医无药之鸳鸯痣》创作手记:

今年524日去唐山参加《凤凰》创刊发布会,午餐时去敬李青树酒,青树问:“你懂医吧?看了你那篇关于扁鹊的小说,我觉得你一定懂医。”

 

怎么说呢?武侠小说作家古龙在世时,曾遇到过练家子和武术爱好者的挑战这类事,因为他们觉得古大侠本人既然能写出楚留香、陆晓凤、李寻欢、付红雪这些武林高手以及那些玄之又玄的神功,那么古大侠一定也是一位身怀绝技的武学大家无疑。岂不知古龙除了善于豪饮以外,一招半式的武功都不会。梁羽生在《笔花六照》中也坦言“事事求真难落笔”、“古诗词中找灵感”。梁羽生同样完全不懂技击,所谓着重写意的“自创新招”,只是从古人的诗词中找到的灵感。不会武术,却能将武侠小说写得引人入胜,将武功写得出神入化,这正是文学的魅力所在,也是创作之所以吸引人的地方。

 

绕了这么个大圈子,关于我这个教书匠懂不懂医就不言自明了。不过为了写这篇小说,我也的确翻看了手头上的一部《汤头歌诀》,可以说是现学现卖。也许能唬住一些门外汉,但却不可能像曹雪芹的《红楼梦》一样,能按照上面的药方抓药、按照上面的菜谱做菜。

 

我写扁鹊的冲动最早可以追溯到1997年,听一位师妹讲公开课《扁鹊见蔡桓公》的时候。其实这篇课文大家在初中的语文课上都学过,而且这是一篇要求背诵的课文。但是上学期间我对此还没有过更深层面的独立思考。时隔六年之久,再次听别人讲这篇课文时,才忽然意识到扁鹊这样一位身怀高超医术的传奇人物,背后一定有很多故事可写,于是在课堂上,我的思维走出了很远。

 

20008月,我由家乡调到了海边的一所渔村中学,单位有个叫李庆军(网名索泥)的同事也很喜欢文学,我们每天都相互鼓励着创作。由于我任初一年级的历史课,讲课时,课本上又涉及到了扁鹊的内容,我由此了解了扁鹊更多的故事:他曾师从于长桑君学医,秦国太医李醯因为妒嫉他的医术和名望,派人把他暗杀了等等。我深深地震撼于扁鹊的冤死和李醯的歹毒。于是在2002年冬天,终于拿起笔写起了一篇酝酿已久的小说《扁鹊与美眉》。受格非的一篇短篇小说的影响,当时我采用的是多人称的叙事手法。每写一节,我都会拿给索泥读,然后再跟他讲下一节的构想,请他帮忙参谋。

 

2003年春天,全国人民都笼罩在“非典”的阴影之下,我则拿毛笔在备课纸上一个字一个字地编织着扁鹊的故事。可以说写扁鹊是我文学创作生涯上的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的几年,我大多写散文和小小说,一般以真情实感为基础。而这次我却初次品尝到了虚构的快感。尤其是文章中有关扁鹊的狗“老黄”的部分,用一个狗的口吻和眼光去叙事,这是对日常思维的一次挑战,让我大过其瘾。后来这一部分内容被我抽出来用《狗眼看世界》的题目发表在了2004年的《唐山文学》上。

 

2004年我被滦南县文联推荐到河北当代文学院唐山分院进修,有幸听到了关仁山老师关于小说创作的讲课,回来之后,受关老师的启发,我对这片不成熟的作品进行了全面的修改,于是就成了《神医无药之鸳鸯痣》这样一篇小说。当时打算以《神医无药》为总标题写一系列关于扁鹊的小说,可惜时至今日形成文字的还只是这第一篇《鸳鸯痣》。

 

这是我写过的第一个篇幅较长的作品,和许多作者一样,第一部作品中难免也多多少少地带上了自传或自况的色彩。比如关于工作的起伏,关于对爱情的执著与舍弃等。

 

一部作品出来,总会留下这样或那样的遗憾。这是创作者共同面临的问题。在语言风格上,我尽量克制,但天性使然,还是大量运用了相声小品台词或歌词来调侃。这种语言上的卖弄难免使读者厌烦,并且削弱故事本身的吸引力,但是因为没有经验,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所以对此我也只有无奈的份儿。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我也有过几次重写或修改这篇小说的想法。但是由于手懒,至今没能付诸实施。况且时过境迁,自己也没有了当时所具有的那种创作冲动。如今有人又提起了这篇文章来,不禁勾起了我对过去岁月的追忆。随便扯了几句,算是对自己的一次回顾和小结吧。虽然曲曲折折走到今天回想起来也不过如此,但个中滋味却真可谓“如鱼在水,冷暖自知”,不足为外人道也。我知道自己还有更长的路要走,用一句庄稼嗑儿讲,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因此仍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对这篇小说提出更多宝贵的意见,以便使我今后有更大的进步和提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开张的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开张的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