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威夷的京剧情结

(2008-07-26 15:35:09)
标签:

旦角

票友

京剧

夏威夷大学

朱丽

文化

夏威夷的京剧情结

 

世界旅游胜地夏威夷

1992年我们由南京市挹江门街道文化站联系借用3503厂礼堂组织了两场业余京剧演出,一场是在春节期间,戏码是朱宁生、仲子灵的《女起解》;何荣穆、陆麟黄的《罗成叫关》;钱祖仁、卢惠卿、耿文均主演的《坐宫盗令》;另一场是在五月份,戏码是付一民主演的《白帝城》;王顺普的《拾玉镯》;卢惠卿、赵吉和、王慧玲、薛步高主演的全本《打渔杀家》。

完成预订的演出安排后,我和妻子王慧玲就收拾行李从上海乘飞机去美国夏威夷探亲。夏威夷位于中国和美国中间的太平洋中,夏威夷群岛是由七个岛屿组成的,最大的岛上有活火山,所以居民很少,但有机场和宾馆等旅游设施,面积居第二位的岛是奥哈坞岛。岛上有夏威夷首府火奴鲁鲁及檀香山市和珍珠港。夏威夷共有人口一百多万,其中80万在奥哈坞,檀香山占60万。夏威夷的土著居民是波希米亚人,原来由国王统治,美国采用经济渗透的手段侵入夏威夷,租用珍珠港作为海军基地,逐渐掌握群岛的经济命脉,把夏威夷成为美国的领地,国王死后,美国用大量的金钱从皇后手中买来主权,1959年8月21日使夏威夷正式成为美国第50个州。夏威夷终年气候如同初夏,冬季不冷,夏季最热也不过310C,一年四季鲜花如锦,岛上没有工厂,没有工业污染,四面环海,海风阵阵,空气鲜花,有大片海滨浴场,是世界的旅游度假胜地。岛上有很多亚洲移民,中国人很早就到了夏威夷,孙中山先生早年就居住在檀香山,并在这里开展革命活动。

夏威夷国剧社

在没有来夏威夷之前,就听女儿说过这里有一个在市政府注册的夏威夷国剧社,是京剧票友的社团。我们一到了夏威夷,在第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女儿就开车带我们去夏威夷国剧社,国剧社在中国城内。中国城有纵横各四条街道,多数是中国商店,可以买到各种中国的食品和商品,也有少数日本和韩国的商店,中国城内有三座雕像,一座是孔子的塑像,在一座路边的高台上,敞厅中另一座是孙中山先生的露天塑像,伫立在文化广场前,绿波小河畔,面对行人大道边,周围芳草碧连天。第三座是座落在文化广场天井内的观音像,四周花木复苏,经常有善男信女们来焚香礼拜。文化广场是一处长方形的二三层楼房建筑群,中间有三个连通的天井,其中一个大天井内还设有一个露天舞台,可供人们表演。夏威夷国剧社的活动场所在二层楼的中华文化活动中心内,进门是一个约八十平方米的大活动室,顶头是一个可供讲话的小台子,往内走有办公室和储藏室,是由台湾政府办的,它的功能是为当地华人进行一些文化活动及提供活动场所,夏威夷国剧社每星期六下午在这里进行演唱活动。

夏威夷州立大学中文系罗锦堂教授是甘肃天水人,是具有国际知名度的元曲专家,他的夫人曹晓云爱好京剧,唱旦角也唱小生。我的外甥唐崇实是夏威夷大学生物化学系的系主任,他和妻子杨文静会唱昆曲,杨文静还会吹笛子,他们常到罗教授家中和一些爱好昆曲的朋友演唱昆曲。唐崇实把我们到夏威夷国剧社活动消息事先告诉了罗教授夫妇,并说明我们都是老票友,所以当我们到夏威夷国剧社时罗太太曹晓云女士就热情地为我们介绍剧社里的所有朋友,大家对我们表示热烈欢迎。剧社的社长是郭太太周曼莉女士,她原来是台湾某京剧团的旦角演员,有很好的嗓子和演技,她的丈夫是台湾空军军官已经去世。当他们知道我会大鼓都非常高兴,因为他们正缺乏鼓师,我当即就拿出板套,大家开始进行演唱活动,这里拉京胡的是一位郭石斋先生,他是云南人,建筑工程师,早年来到夏威夷定居,有二胡基础,退休后才学的京胡,也会唱老生。拉二胡的是王守恩先生,也会唱老生,弹乐琴的是施太太,会打大锣的有王志庭和张先生,王是唱花脸的,张是唱老生的,打闹钹的是王锦璋先生,唱老生;会打小锣的有熊太太和叶鼎先生,熊太太是唱旦角的,她的丈夫熊大唯先生是台湾的老生名票,已经去世,叶鼎先生是中国留学生,他是北京外语学院毕业的,在夏威夷大学读旅游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获得学位后,在夏威夷州的东湖大学任教,他会唱杨派老生和程派青衣,都唱得很有功底,后来又初步学会了打鼓,真是一位苏州才子!国剧社的旦角很多,有一位仝太太汪文娟女士是唱梅派的,唱得不错。在我们来之前刚演出过《贵妃醉酒》的前半出戏,她的丈夫仝先生是台湾的企业家,在夏威夷安了家,每次回家就来剧社,是唱花脸的,唱旦角的还有金秀娟女士,大家叫她小娟。尹智芬英文名字叫Judy,她们年约四十来岁,是比较年轻的票友,另有一位谭太太贝蒂唱梅派、张派,是开餐馆的。还有一位罗太太是从湖南来的,戏路较广,每当提起长沙演戏的情况时,就眉飞色舞!她的年龄较大,大家称她大罗太,称曹晓云为小罗太。唱老生的还有一位刘医生,是从广州来的中医,他开设的诊所和药房就在文化广场一楼,在夏威夷的姓刘、姓关、姓张的华人组织了一个“三星兄弟会”,刘医生是会长,这也是一个奇特的民间组织。还有陶先生夫妇都是唱老生的,以上都是国剧社的基本社员。还有一些由于工作忙和其它原因不能经常参加剧社活动,但有时也来玩玩的票友,如张学森先生唱杨派老生,他是张学良先生的五弟,从台湾移民到夏威夷,他谦和可亲,大家尊称他为张五爷。又如朱丽女士是位房产中介商,有一位姜连城先生和姜太太唱旦角,是夏威夷唯一的华语电视台——华夏电视台的负责人,这个电视台播印台湾的新闻节目和电视剧,后来也从洛杉矶熊猫电视台租来《武则天》、《上海一家人》等连续剧和每年春节晚会、元旦京剧晚会、各省市援助西藏的《46座丰碑》的电视版、香港回归中国等记录片,我们都是在夏威夷收看的。

夏威夷国剧社的成员大多数是从台湾来的移民,他们和中国大陆来的票友亲如一家,并无一点隔阂。台湾人尊称京剧为国剧,所以定名为夏威夷国剧社。我们来后不久,周曼莉社长在一次活动开始时宣布聘请我为夏威夷国剧社的艺术指导,讲完后送给我一份正式聘书,上面有国剧社的大印,在大家热情的掌声中,我们表示了深切的感谢,要和大家互相学习,提高艺术水平。这里大武场的朋友,有一定的基础,会打一些普通的锣经,但是在节奏上和细微处还不太规范,经过一段时间的操作、教练,逐渐提高,并且学会了他们过去不常打的锣鼓点子,如“望家乡”、“撞金钟”、“乱锤”、“脆夫”、“九锤半”等。在完整的文武场乐队伴奏下大家唱得更有劲了。夏威夷国剧社在演唱活动中有一些好的风气,第一点他们可能有迟来的,但是没有特殊原因,很少早退,都是待到最后大家告别回家,不像我们这里有一些票友,自己唱完就走;第二点,大家都能注意欣赏旁人的演唱,即使有人谈天,也是坐在原处小声地讲话,或者在活动室外的大阳台上互相说戏教身段;第三点,大家的友谊情深,关系融洽,相隔一两月就会组织一次聚餐会,每一家都带来一些盒食品,例如烧的菜肴、点心、面条、包子、炒饭等,大家一起会餐,拣自己爱吃的吃,这也是一种很有趣、很有情谊的聚会方式。国剧社除了每周六下午的定期活动外有时也应邀去票友家中进行演唱活动。例如到王志庭先生家中演唱《祝寿》,又如仝先生家中的客厅比较宽敞,其邻居家较远,打锣鼓不受干扰,大家就多次应邀去演唱。罗教授家也是常去聚会的,逢年过节也可能组织对外的演出,在外出演唱时国剧社会安排交通,请有小车的社员带无车的社员去演唱地点,我们夫妻经常由小娟女士的奔驰车接送。演唱活动地点在夏威夷大学剧场音乐厅或市政厅的一些会场。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也会组织一些彩排演出,例如大罗太曾演出过《宇宙锋》,由王志庭演赵高,日本票友三夏辉彦演情二世,三夏曾在夏威夷大学戏剧系学过京剧课程,会拉二胡和弹乐琴。汪文娟曾主演过《贵妃醉酒》,由尹智芬演裴力士,周曼莉反串高力士,四宫女是从华人女学生中邀请的,演到“诓驾”为止。

我们于九四年初离美回国,到九五年七月第二次去夏威夷探亲,我从南京买了一套锣鼓,又买了一些京剧录影带送给夏威夷国剧社,那时我为江苏省京剧院著名姜派小生杨小卿先生所写的舞台生活史纪实文学《启航杭嘉湖》,已经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发行,这本书有戏剧家马少波先生作序并定书名,全书有二十万字,以杨小卿先生的艺术生活为主线,写了江苏省京剧院发展史和许多名演员的艺术活动,我用稿费买了一百本并带了一部分到夏威夷送给朋友,很受欢迎。仝先生对我说:“我带回去一看就放不下了,花了一晚上时间看完。”

我们来之前夏威夷国剧社已进行了社长换届选举,新社长郑杰茜女士曾经在香港向一位梅派名家学习,唱得确实很有功底,她很有钱,在香港和欧洲都有产业,所以国剧社的经济在她的支助下就比较宽裕,她出资为每个社员做了一套演出服装,女士们是玫瑰红的中式上装,黑色套裙;先生们是一件橄榄色的花格的短袖衬衫,这样对外上台演出时就比较整齐了。她在夏威夷交友较广,所以对外演出的机会也多了一些,夏威夷国剧社曾在艺术节到市政厅进行演出,市政大厅舞台是在大厅后方,四面凌空,演出人员从台后面的台阶上台,乐队在舞台下伴奏,在这次演出中除了经常演唱的《借东风》、《太真外传》等节目外,还演出了新学新排的戏,如金秀娟演唱的《杨门女将·叹谷》和周曼莉的表演唱《穆桂英挂帅·捧印》。观众有华人,也有其他人种,所以报幕时也加了一些英语解释。

从夏威夷国剧社的艺术水平来看,旦角的阵容较强,其它行当不全,而且水平一般,所以要排整出的大戏比较困难,有时只能把一个旦角的唱段串连起来,以独角戏的形式来彩唱。我为剧社策划了几次演出,有一场是在夏威夷大学的剧场彩排演出,剧目有朱丽的《断桥》和姜连城夫妇的《武家坡》,朱丽过去演过《断桥》,但是唱做都有一定差距,这次在演出之前,我们为她进行了较大的加工,我本来是唱小生的,但是我要担任司鼓,同时,我也七十岁了,要做一些“吊毛”、“屁股座子”等难度较高的动作,已经力不从心了。所以干脆小青也不上,让朱丽一个演白娘子的独角戏,从“戏皮倒板”出场开始把几段散板用锣鼓和音乐串连在一起,用“搭架子”的形式引起“叫头”、“流水”和后面大段的唱段。我们还多次请朱丽来我们家中给她加工,所以这次的演出比较成功,扮相也很好,她自己也感到很满意。《武家坡》中姜太太的基础较深,不需要多花功夫,我们只是帮助姜先生在身段和念白上进行了加工。演出服装是向容寿添先生租用的,容先生是美籍华人,做服装生意。他过去也是夏威夷戏剧系的学生,在全本《玉堂春》中演过王金龙,也会唱旦角,他爱好京剧,也出于收藏的爱好,从中国买来一些京剧服装作为收藏,也租给票友演唱用。他还会化妆,这次演出的化妆、着装就请他担任的。因为这两场戏时间不够,所以我们这次是和粤剧社一同演出的,前面演粤剧,后面是京剧。夏威夷的广东人很多,所以粤剧的演员票友比京剧票友要多,粤剧演出也比京剧演出多,另一场演出的节目是《醉酒》、《西施》和《女起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