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间
西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60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河南先锋诗歌月选·七月号

(2010-08-29 10:08:57)
标签:

杂谈

河南先锋诗歌月选·七月号


河南先锋诗歌月选·七月号

西间、褚矗、余子愚联合选编

 

1、找银匠------------------------------------罗羽

2、皮肤皱巴巴的湖水 -------------------------王向威

3、云深--------------------------------------西间

4、绳子的舞蹈--------------------------------王东东

5、龙门佛与窟--------------------------------刀刀

6、积木--------------------------------------田雪封

7、在岔道口----------------------------------魔头贝贝

8、溺水--------------------------------------朱怀金

9、下雨的时候---------------------------------琳子

10、墙壁上,我的投影依然年轻--- -------------一地雪

 

 

◎找银匠            

 

□罗羽

 

我正在为你找银匠,问了几个人

还没问出来。两个纪念章

可以打两只镯子。你戴在手脖上

会有核桃叶的声音

我也是那样想的,在院子里就可以看到雪

从鹅到鹅,你迈出脚步的黑色

时间给的亲人,像河南的早晨

又像衣衫裹住的仪式

吹来一阵凉风

在垂直的田地里,他们变成线绳和黄瓜

这些现在都不可信,或已过去

遇到节日,父母,姊妹,被身体的实践侵犯,血统的解释

以油菜的鸣叫,唤醒穷苦的乌托邦

多少年,我都不能在祖国印书,但丁的阳物

扮演了杨树枝和想象的答应

我错了,就是一些人对了,我对了

就是你用虚假和现实为我买了个喜欢

笑一笑吧,元语言是偏小的小暴动

刀客,帮助了本土的莫扎特

而我只是图形的局部,某个朗诵的下午,等候完整的结局

生活中,杜康酒不算什么,低度

也不是逃离着的佛教

立起的小鲤鱼打我的脸,窗外,喜剧的布厂街

拉上了拆迁的铁丝网

作为牺牲精神的对象,知更鸟

分裂它的本性,你所有的苦难并没有晦暗的替身

到了最后,我要说,我曾见过一个人,也许

她仅是瘦弱的证言、秩序

(头发上的睡眠,像个印象城,银饰的思想

滑动肉体,脚链)

时代错了,她是对的

作一个手势,匠人恢复的是词语

她胸口里的神,是个双重自杀的人

不管怎么样,我找到银匠后,还要在银匠里挑选银匠

能够不能够是另一件事

我给你的,不是我想给你的

 

◎皮肤皱巴巴的湖水

 

□王向威

 

在湖面上,风的形状显现出来,

它们破碎,瘫软在湖水的皮肤上。

湖水在向我展示它表面的复杂性。

 

没有水草,也许它们还没长出水面,

没有一条鱼偶尔飞跃一下,

湖水安静,只能看到这风破碎的形象。

 

一湖水,它外层的皮肤皱巴巴的,

在我的面前铺展,就像我背后夏天疯长的

野草,偶尔会弄错它们的边际。

2010,7,11

 

◎云深

 

□西间

 

那多么的云,从来都是你的

云下面有雨,人下面有苦涩

 

青云深,有和尚默念禅语,

世界一下清净。默想自己来自尘埃,

尘埃来自无始的劫难。

 

我归于你,你归于牛羊

均在你我的体内流转,被青云搬来搬去

在草地上坠落,化为虫鸣,被耳根摄入

旋即化为菩提

 

 

◎绳子的舞蹈

 

——献给平顶山煤球工人李新义,和他的舞蹈,

在一个名叫《你最有才》的有奖竞技电视节目

我看到他的身影。

 

□王东东

 

他向空中的横梁抛出了一根绳子,

呼唤节奏,用闪电那惊悚的手法系紧。

 

他平躺在舞台上,看他怎样起来?

也许还绑住了自己。交替分明的左右手

 

他用力拉那条虚构的空中绳子……

慢慢站起来,伴随重金属的惊愕。

 

力,从哪里产生?如何传递?是什么?

我像一个观众那样赞叹着,但

 

突然想他应该将这条绳子打一个结,

将脖子伸进去:也许更能增益他的艺术;

 

模仿上吊,因为同样可以表演复活。

我不再困惑。而是愉快地看着他

 

不断重复自得的夸张动作:铲、铲、铲,

吃惊于他并没有死于劳动,而是不停舞蹈。

2010,7,27

 

◎龙门佛与窟   

 

□刀刀

 

漫山石头能记住多少恩德。经年

日照雨淋,裸露的佛与天王

正逐年收回慈祥、微笑和恶

端坐的样子开始模糊

他们开始忘却唐朝的女皇帝

达官贵人,员外财阀

一时兴起或积怨太多

通过工匠之手,把纠缠的噩梦

一刀一刀凿出人形,一刀一刀

切成碎片埋进山野之间

 

看起来,每尊佛像都藏有果报

每段报应都随着时间消损

被浅尝辄止,忽略不计

而乌黑油亮的万佛之一

用消失的面目、肢体一一记下

游人的困惑,困惑的稠

稠得不可稀释,不能混入伊水

不能映照从未改变的天空和世界

 

◎积木

 

——兼致xy

 

□田雪封

 

你的蜡笔是毛毛虫。树叶是蓝色的。

脱下的小皮鞋,找不到,飞走了。

把一枝玩具手枪关进鸟笼。

爸爸,妈妈,还有你,三人都是奶奶生的。

 

而白色的墙壁是图画纸:

弯曲的地平线,压扁的气球,

长头发的太阳……

旁边,你的签名:“田”,

中间的“十”字穿透了界限。

 

当我在书房读:“啊,上帝……”

你闯了进来,“上帝是谁?”

问:“他喜欢我吗?”

只要你不调皮,我告诉他。

“宝宝喜欢我,”你不屑道。

 

 

你的每个动作,每句话,每种声音,

都是有形状的;就象积木:

圆球,马鞍,三角……一股脑滚了出来,

散落在地板上。

 

我把它们捡起来,重新装进盒子,

等你长大后,送给你……已不可能。

一家人是“H”:爸爸,妈妈,

孩子是之间的一横,把他们分开。

 

2010.4.20早晨

2010.7.14傍晚

 

◎在岔道口  

 

□魔头贝贝

 

遗迹的沉默。像

夜终于深了。

后来者如一个

打错的电话。无人接听。

 

七月的汗流浃背里有

心灰意冷。

纷纷的脚

踏过一片绿叶。

 

湖水里有鱼

的灵活与

等待的钓钩。伸不到

对岸,攥着的手。

 

他是他的修理者。

每拆开

一次,就更凌乱。

他是他的吹灭者。

 

 

◎溺水          

□朱怀金

 

你确信,水中有一把古琴。

要先净身,排除体内的木屑和铁质。

再看一眼竹林,它的前生是小青,而来世

就是那个乐队里的吹箫人。

 

河流扯出了折叠的长镜子。奶奶的梳妆

是一场念颂。她反复拍打着

大地,“回来吧,回来哟。”她确信,

你会从水里长出来,并顶着一片大叶耳冬。

 

而镜中的白云里挤满了火车。你听到了鸡鸣声,

正做着一个个的填空题,现在又清空。

 

这是在山谷,我试图长出腮和鳍,吐出

体内多余的水渍。你合上了另一本书,然后

慢慢合上自己的身体。

 

◎下雨的时候       

 

□琳子

 

一个女人不能承载太多的雨水

即使住在一块煤上

你也会暗藏着一座泥身

 

乌云从我的头顶再次经过

乌云肯定是从另一阵乌云那里

遭遇到雷电的

 

下雨的时候我多么安宁

安宁的忘记了源头

其实也是捧在手心的一棵蓓蕾

是最高的城堡

 

此时,泥泞敲打着泥泞

雨水一样的暗光遍布我的全身

你在黄昏来临之前

雨水一样吻我

泥泞一样吻我

 

◎墙壁上,我的投影依然年轻      

 

□一地雪

 

像注射一支强心针,

我被瀑布似的长发吸引,轻轻晃动,

为窈窕的身姿痴迷。

在病了很久后,兀自

被生活拐骗——

这是我活下去的理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