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姐妹

(2010-06-23 12:34:59)
标签:

杂谈

2005年6月7日,星期二

早上丹走了,这是她最后一次离开这间屋子。屋子里很乱,我收拾了一天,旧书和杂志卖了100多。中午李老师来宿舍,我的大学生活还不到一个月了。

2010年6月21日,星期一早上不到8点,我最痛恨的接电话时段,《IF YOU WANT ME》的歌声响起,来电是诞丹,她怀孕以来时不时就会打一圈电话给各地姐妹聊天。我想,还是接一下吧,动了胎气就不好了。诞丹在电话里声音洪亮的指责我当姨妈不称职,她昨天下午生了个孩子,我都不去看她。我当时就震惊了,传说生孩子不就应该像死了一回一样吗?哪里有这么有生命力的孕妇,跟我说话的语气就像她刚刚踢完了月光杯足球赛一样。我除了尖叫就只会说你怎么这么洪亮,怎么一点不虚弱,除此之外什么问题都问不出来,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没有办法赶紧喊来歌子来接电话,我才平静下来。诞丹生的是女儿耶,我喜欢女孩儿,又乖巧又漂亮,实在是迫不及待想看她长大,会不会像她妈妈一样见第一面时给人感觉又清爽又机灵,其实可爱又迷糊。大学四年,无数个夜晚我们都在设想将来的生活,老公是什么样子、孩子是什么样子、谁跟谁要住邻居、谁的孩子要和谁的孩子结婚……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落实下来了,快得有点不适应,猛地回想吓一跳。

昨天中午我又跑去见曾曾,她儿子是去年3月10日生的,看吧虽然我一直都没去见337二代的老大,可是他的生日我可是一直记在心里的。曾曾说她本来也要给我打电话的,因为她梦见了我、刘佳和齐岩,好怀旧的组合啊。范范出那首《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的时候,曾曾说这首歌写的就是我俩,我明白她的意思。可是我想说我每次唱锦绣的《明天也会做伴》时想到的就是她。我俩的关系这两首歌都说清楚了。然后,我俩在她公司见面,第一件事情就是互相打量三围,曾曾恢复的不错,据她说肚子还有一点,可是我看不出来,不过胸实在没什么长进,这个基本没救了。与姐妹们最梳离的就数曾曾了,自从她嫁入豪门就从一个立志当吴仪第二的女强人迅速转变为以夫为天的小女人,速度之快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从此我们就很少有通过音讯,不过我知道她是那种都放在心里的人,即便不见面姐妹还是姐妹的,只是她更忙一些。

春天的时候我去桂林见了珊珊,好吧计划下半年去趟深圳看静儿现在怎样了。哦,排好满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刺猬的优雅
后一篇:邪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刺猬的优雅
    后一篇 >邪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