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月啦

(2010-05-05 02:01:00)
标签:

杂谈

五月份就这么来临了,一年即将过去一半,我妈年初给我布置的任务—— 找个男朋友,至今连影子都没有,于是她从苦口婆心的劝说变成了神经刺激,每周一早上8、9点钟必然会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去相亲。要知道我周日晚上通常是不睡觉的,要么写稿子要么可能看电影到天亮,8、9点钟正是睡得香的时候,每次接起电话我都只想去死,开始几次我还能敷衍一下,到了昨天我实在没有耐心了,我不见、我不见、我就是不见。我爸妈一直想不明白他们女儿挑剔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比如说我要买一双鞋,然后天天从早到晚的逛街、走遍全沈阳的百货商场也没有一双符合心意的。我爸就大怒:“马路上人人都穿着鞋,怎么就你买不着,也没看你的鞋比别人的好。”找男朋友的事儿更让他老人家抓狂:“这么简单的事儿到你这儿怎么这么费劲,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儿,你还挑挑挑。”唉,有这么说自己孩子的嘛。他们不明白我根本不适合相亲这种方式啊。首先,我是一个慢热的人,很慢很慢,在陌生的环境里永远局促不安,对陌生的人永远是毫无感知——路人或者空气,连最基本的相亲要素年龄、学历、工作、收入我都不会去问,基本一场相亲下来我对那个人还是一无所知,下次再见到都认不出来。除非我从一个大龄单身女青年的角色进入到一个记者的角色里,才会像鬼魂附体一样对对面那个人有分析有判断,不过那样的话结果也会很惨,尖酸刻薄不就是三联女人们引以为荣的品格么。其次,每一个相亲对象都太靠谱了,太直奔主题了。抛过来的问题都是既有指向性又问细节,指向性通常是问我对未来的规划,在他们看来我这种拖着箱子在广阔天地里到处乱窜的工作实在难以忍受,所以结婚后我转什么行是个要讨论的问题。每次听到这种问题我心想:“NND,才刚认识就要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你又不了解我的工作和我的实际情况,凭什么啊。我爸妈都不管呢。”通常这时候我只能说:“我们单位那么多女记者也没听说谁因为出差离婚的。”细节问题更是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从单位给上的三险一金的金额问到休产假,从我家庞大的亲属团的工作、履历到我父母N年之后的打算,想的比我细致多了,我连工资条都不看的人,怎么回答啊。问得越多,我就越恍惚,以为自己要跟别人合伙开一个公司,正在进行商业谈判。看吧,我又抑制不住的刻薄起来。其实换个角度想,这些人都是好男人,都是特别有诚意结婚的人。这年头,想结婚的男人都是好男人。我妈认为,相亲问这些问题太正常不过了,不但我要认真回答这些问题,还要积极主动的问回去。可是她不知道,对于她女儿来说,每次被问这些问题就像过堂受审一样不舒服,哪里会有继续的交往。

幸好天高皇帝远,爸妈除了在电话里咆哮一下,也没有其他办法。大多数时候我还是按照自己的节奏生活着。今天看到两条让我爆笑的新闻,一个是河北的正定和临县争夺赵云故里,一个是山东、安徽3个县争夺西门庆故里。正定是赵云老家基本已成了定论,可是临县还是欢欣鼓舞的宣传自己才是正宗,到底谁能胜出最后还真是不好说。话说邢窑是在临县的隔壁县发现的,可是临县在自己的县里建起了邢窑博物馆,还去“申遗”,结果居然就成功了。这是临县人很得意的案例,然后相同的招数就用在了赵云身上,赵云明明葬在了四川,可是他们依旧指着县里的一个土丘说是赵云墓、而从历史的蛛丝马迹里找来证明更是不遗余力。为了增加群众们对赵云故里的感情和人人能讲出赵云的传说,更是专门印了上万本赵云知识普及手册来。这些热火朝天的折腾听起来虽然很荒谬可笑,但如果联系到这个县的背景却又让人感到一点悲伤和无奈,一个只能靠高污染、高能耗产业生存的贫困县,资源枯竭了怎么生存。想要开发旅游却没资源、没名气,最后就选择了这种办法。看起来是个洒狗血的闹剧,但是它承载着县里老百姓依靠旅游资源致富的梦想,扑腾扑腾的也搞出了了一个计划投资1亿元的赵云旅游城项目来,大家欢欣鼓舞的进入招商的阶段了。西门庆那个也离奇,孔孟之乡的后人们认为西门庆才是《水浒》和《金瓶梅》的核心人物,他们开发了金瓶梅文化游、不但请来演员扮演武大郎,还建了狮子楼旅游城,里面还有文艺演出,内容是西门庆和潘金莲卿卿我我。我把这个发给王鸿谅,她也大惊,感叹为啥扫黄打非的不来。黄山市也跟着凑热闹,说西门庆不是山东人、而是安徽人、是徽商的代表。这种事情换个时代、换个地方还能发生吗,我不知道,反正真的很有喜感。

晚上跟谅谅姐姐去吃了一个很好玩的湘菜馆,在一个小公园里、隐蔽幽静,据说是驴友聚会的地方,怪不得装修成古镇范儿,通常这种有情调的地方菜就乏善可陈,可是这里居然很好吃,就太奇妙了。我晚上又吃了好多,这让我很有负罪感,昨天看《康熙》原来巨星的含义就是多年没吃饱过,以此来保持身材。我这辈子和下辈子都当不上巨星了,可是廉耻心总还是要有吧,即便是美艳性感的斯佳丽约翰逊,她演《迷失东京》的时候,我们宿舍还广泛讨论了一下,她在电影里的角色是不是一个孕妇呢。所以,虽然我还没有到了丧心病狂的去搞各种减肥实践,但是不要让自己继续胖下去才是正经事。发胖是不道德的。为了安抚自己,我回家就开始喝普洱茶,然后就极其精神、大半夜的看了一张昆曲《长生殿》,客厅里咿咿呀呀的还点着香草味的熏香,很不正常。然后罗哩叭嗦的写博客到现在,我号称自己要出差的,太没计划了、太不节制了。人生啊,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