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闭门思过

(2010-04-30 02:03:38)
标签:

杂谈

这两天北京阳光灿烂,终于让大家看到了温暖起来的希望,可是我辜负了好春光,两天足不出户在家反省。因为我把李大人惹生气了,是真的生气了。

一个月前,李大人决定要做一期吉利汽车的老板李书福,让我跟他一起做。这是我们社会部的惯例,魏一平、陈超和我工作三年了,到了一个需要继续学习和提升的阶段,李大人先是带着魏一平做了黄光裕,如果不是陈超中途跑路奔向新生活,估计这次应该是轮到陈超的。所以这个活儿一开始我就有心理准备的。本来我也踌躇满志的想着这回得比自己写稿子要积极和认真,一方面是因为这是跟着领导干活儿,也是领导检验工作态度的时刻了,装也得装得勤奋吧;另一方面,李大人喊我做这个稿子其实也是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特别是这个类型的稿子我没有做过,需要大量的背景知识和结构能力,这都是我很弱的地方。李大人的崇拜者迷途少年Z听说,三联社会部还有这样的习俗,极其羡慕。总之,我很明白这个稿子的意义何在,为此我还宣告天下这个月要做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其他安排都要往后放,比如我哥哥脑瘤手术之后的探望、比如谅谅姐姐给我安排的相亲,比如歌子做手术我不能陪她,她手术后还要她同事跑来给我们两个人买菜做饭。还没做稿子,地球人都知道我要做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了。

摊子铺得挺大,可是真正做起来却是另外一件事情。前两个礼拜我一共就采访了两个人,采访之后还不整理出来,在这个过程当中,李大人的怒火已经开始酝酿了,第三个礼拜在他的吹胡子瞪眼下我终于又采访了一个人,然后又在他爆发的临界点时整理了可怜的一页纸给他。然后就迎来了乱哄哄的车展,我们都住在东面,每天为了能在9点多到达顺义,要起的很早,特别是我一向磨蹭,为了能按时出门还要再早起半个小时。那几天我最恨的就是Lily Allen,每天早上都是她的歌声把我吼醒。一开始的想法是采访量很大,所以我俩得分头采,李大人把每个采访对象需要问得问题都给我写了出来。结果出乎意料的是,我们能抓到一个人采访就不错了,大部分时候我俩就站在吉利展台二楼的过道里等啊等、等啊等,早上十点安排的采访到了下午1点多才开始,人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也不理我们。真正采访起来,我除了用录音笔录音之外,似乎也干不了什么,结果录音也是石沉大海不整理出来,我还在李大人采访时候偷吃桌子上的驴打滚和常常离开座位去洗手间。

 

我觉得再好脾气的人也无法容忍这些恶行恶状吧,终于前天他去杭州出差的时候爆发了,在电话里很严厉的指出我的行为让他感到诧异和不解。本能的我想给自己辩解一下,可是虽然当时我喝了很多酒,我还是很清醒的知道没什么理由可申辩,这个工作的特点就是这样啊,因为平时遇到太多阻碍,所以经常要想出各种招数来应对。每个人都明白只要用心,一切都是可以克服的。唉,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后来我得知那晚采访对象凌晨1点半才来接受采访,在此之前李大人几乎绝望,而我的领导在宁波绝望着的时候,我在北京纵酒作乐。更可怜的是我回到家收到一条迟到的短信是李大人要我找董事会名单,我就赶紧找出来发给他。我没有看表,不知道那时候已经3点半了,还兴致勃勃地把其中两个比较陌生的董事的简介也发了过去。李大人就被吵醒了,他第二天一大早还要从宁波赶到杭州,因为早上9点在杭州有一个采访。宁波到杭州大约要2个小时,那天晚上估计李大人就没怎么睡觉,而采访其实是个脑力和体力兼具的活儿,第二天可怎么熬。我在家越想越觉得我的领导太可怜了,要写稿子、要承受压力、要教导我还要被我气,我实在没脸和没理由去求得原谅,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家沮丧着,并立志再也不惹李大人生气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