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好夜晚

(2010-04-15 00:56:30)
标签:

杂谈

裴裴从东京来北京出差,我厚着脸皮假装没听见李大人让我整理采访的旨意,晚上直接奔着三里屯就去了。最近被西瓜舅舅嘲笑,作为一个外甥女还不如他老人家时髦,让我很是羞愧,为了赶紧跟上潮流,把阵地从四平八稳的新光天地转向了三里屯。选择三里屯的好处在于那里的地标建筑就是裴裴的老师设计的,可是她还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个作品。不过我俩只扫了一眼她的专业然后就迅速沉浸在试衣服里。没办法,女人见到心仪的衣服就是手舞足蹈。两个人喝酒太孤单,裴裴就让我再喊人来,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我中学的死对头刘成同学,结果他居然正在跟我大学时候的好朋友马宇驰同学在一起。据小马同学说,俩人看见手机上的号码时吓了一大跳,以为我通灵了。我也很乐,有种捉奸得逞的成就感。我们四人去了西瓜舅舅很爱的西班牙酒吧,很可惜没有弗拉明戈舞表演,只有短暂的吉他演奏。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致,一瞬间一瓶葡萄酒就喝空了,再一瞬间第二瓶也快见底了,我有点高,打电话给子木哥,让他跟小马同学说话。子木哥也很离奇,他当公关已经专业到对着一个醉鬼大讲给他们写个报道的事情。我残存的清醒是第一这是个关于希望工程的稿子,第二希望工程属于农村教育问题,第三哈哈小魏正在找这方面的选题,赶紧把小魏的电话卖给了子木哥。

接下来的局面有点乱。一会儿是刘成同学大讲IPAD的好处,一会儿是我和小马同学说相声,一会儿是小马同学和裴裴对口号,虽然他俩第一次见面,可是除了我和刘成,他俩起码还共同认识5个人。然后三个人一起攻击我事事儿的不能容人。最后酒吧很礼貌的把我们给请出去了,原来酒吧下班这么早呢。

然后凌晨两点多跑到小马家里参观书架兼拿隐形眼镜盒和药水,我才知道世界上有小瓶装的药水,我最近买了一个大包,里面就放了眼镜盒和药水,这样我就可以随时留宿各处而不用担心没法下眼镜了,好久没去葛维樱家住。然后跟着裴裴回酒店,梳洗完毕后大约快四点了,我基本快昏厥,裴裴还坚持做了30个仰卧起坐,我俩才正式进入梦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歌子归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歌子归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