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崩溃

(2010-03-17 12:18:30)
标签:

杂谈

昨天晚上跟陈超夫妇、葛在小贵吃酸汤鱼火锅。虽然我已经接受的陈超走的事实,可是还是有点想不明白,直到饭局中途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就像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了一样,葛还在旁边滔滔不绝讲她的想法,我就拦着她别讲了,因为两人的人生目标是不一样的,争论的其实是两个问题。因为彻底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觉得特别悲伤。尤其是饭局结束时候,又说起了我和陈超刚来三联时候第一次一起出差,那是当年全国著名的黑砖窑事件,我第一次去农村。我俩在村里住了好了几天,我们一起在田里游荡、晚上在山上迷路、在村支书家吃包子,我就突然崩溃了,大哭起来。魏一平原来跟我说,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毕业,只是从一个学校来到了另一个学校。现在三年过去了,又是一个毕业的时节,每人都奔着自己的目标去了。其实每个人与每个人都是在长途跋涉的某一段同路而已,只是希望陈超的路上有个好风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神奇的一天
后一篇:这回彻底挂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神奇的一天
    后一篇 >这回彻底挂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