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神奇的一天

(2010-03-14 09:57:21)
标签:

杂谈

昨天在子洲待到中午,盖房子的老太太躺在急救室里接到我的电话就哭,旁边的护士说,你别问了,她血压现在很高,不能受刺激。我一想算了,别逼人家了,都不容易。村支书跟我在县城玩儿起了捉迷藏,就是不见我。教育局长的家里电话和手机都没人接,我盘算着再等一天价值不大,而且走“灾难无情人有情”路线还跟武警政委合影的记者们都撤了,我要是再挨个追问这些县太爷,本来没啥事儿倒让他们心虚起来,再找人捂了稿子就不值得了。我们单位专门写时尚的何潇姑娘总结的很精辟,这些人见识不是一般的小,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回北京的中途还得找个地方写稿子,心里活动着想去西安,因为我只爱大城市,可是去西安的大巴下午3点才走,路上要7个小时,这个太跋涉了。近的就是回到又脏风又大的榆林,那只要3个小时左右。我拿不定主意,就给葛胖儿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来决定。她在采访就说让我自己选。我就继续徘徊在汽车站,后来葛胖儿打电话来说,小蔡在榆林住过,也有能上网的地方挺不错的。我就把我想搞一个西安历史文化游的小心思稳了稳,上了去榆林的车。上了车我就后悔了,因为我来的时候是拼车,车上坐了4个人后就不再停一直走。这个大巴可不是,随时有人招手随时就停,我心想还不得5个小时才能到榆林啊,早知道做小车或者全程高速去西安了。这还不是最不能忍受的,车上的电视很大声的放着淫秽的山寨晚会,所有男人都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即便旁边是一个年轻妈妈抱着一个小婴儿。我的嗓子本来就哑了,被烟呛的更难受,只好把车窗完全打开。可是这也好不了多少,外面风沙很大,不一会我的头发和脸上都是细砂了。更惨的是,我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国道大堵车,窄窄的公路上两个方向都被巨型的载重汽车占据着,我们这样的大巴只能偶尔在中间穿行一下。我吓得要死,如果真如新闻上所说要堵上几十个小时,那我岂不是要在烟雾和风沙中写稿子,再很高科技的用手机发回去。我的命运真是悲惨,再说一千万遍,好奇害死猫。我之所以如此痛快的出差是因为我从来没看过山体滑坡,我就是想站在山脚下看热闹而已。我爱北京、一切大城市和有无数美食、气候湿润温和的小城。自然风光和新光天地比,我永远选择后者。我不爱农村、一切食物单一的地方,比如东北、山西、西北等(虽然我生长在东北,可是因为我从小就特别馋,我妈被迫会做很多菜),除非鬼魂附体加主编的催逼,否则我真是死也不愿意涉足这些地方。

天都快黑了,我们的大巴车才缓缓进了城,下车的时候我都半死了。赶紧打车找了一个号称四星没挂牌的酒店。饿了好几天了,我在县城里就给老关发短信说我想吃麦当劳的薯条和鸡翅。回到榆林,我没找到必胜客和麦当劳,就在火锅和肯德基中选择了肯德基,其实我已经对快餐深恶痛绝了,可是它们在此时此刻就是我和现代社会之间唯一的联系了,我吃的不是薯条,是哀怨。可我想说一句,这榆林的肯德基也太难吃了,嫩牛五方的牛肉跟胶皮一样嚼不动,我只吃了外面的面皮和生菜,鸡翅上的肉很柴,除了咸毫无味道。唉,人要是倒霉,吃个快餐都吃不好。

唯一能给我安慰的是卫生间有我和葛胖儿都十分热爱的浴缸。我特地爬到超市买了强生沐浴乳,我喜欢它的味道,淡淡的。我倒了半瓶,然后放水,敷面膜、还拿了小说在浴缸里看。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泡泡已经溢了出来,我整个被泡泡盖住了,就像小时候动画片里那个睡在云端的唐老鸭一样。在我心头笼罩了一天的乌云才嗖的一下被拉走了。嗯、嗯,我就是个很好哄的人,稍微满足我一点点我就屁颠屁颠了。

神奇的一天没有结束,最惊悚的事情总是在最后来临。我睡到半夜突然电话响,一个服务员说,警察上来查你的房了,你们赶紧小心点。哪有什么你们,这都什么啊。服务员话没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就睡。可是不多一会儿就有人砸门,大喊服务员、服务员,你开门。我一听还真是警察来了,这些警察也不注意观察生活,酒店的服务员有这么对客人大呼小叫的嘛。别说服务员了,这种对待阶级敌人的语气除了警察对犯罪分子,人民内部矛盾时候都很少遇到。我穿戴整齐一开门,警察证先伸了进来,我没戴眼镜也看不清楚,反正就让一队人马进了屋。最前面的警官一个劲儿的问,就你一个人啊、就你一个人啊。我因为被打扰了睡觉,很生气,就不理他们。警察叔叔就检查我的身份证,看了半天,问我是哪里人。我嗓子难受就继续不说话,心想要是葛胖儿遇到这个情况怎么办,因为她从小的习惯是睡觉起来不刷牙不说话的,警察一盘问,她肯定先去卫生间刷牙,那警察还不疯了。我心里瞬间百转千回着的时候,警察就又凶巴巴的问了一遍。我就茫然的说北京啊。好奇怪身份证上不是写的很清楚么,这有什么好问的。还是云南的边防战士比较有重点些,我从中缅边境回保山,也被检查了身份证,全车就我和于楚众两个外地人,人家就问我们来干嘛的。

警察叔叔浩浩荡荡的走了,还叮嘱我注意安全,我一直觉得挺安全的,原来社会上最没有安全感的人是警察。我就倒了杯水站在走廊继续看热闹,结果警察只查了我这一间就走了。我一开始以为是来扫黄的,因为黄宇曾经给我描述过他跟随去扫黄的经历,基本是这个路数,只是今天没有摄影记者冲进来狂拍。可是,大队人马兴师动众的只检查我这一间房就很奇怪了,因为我周围住着的都是一些从面相上看就感觉有此爱好的中年土老板。联想到将近8点时候我接到了两个奇怪的电话,我一接起来,电话那边的人就很惊讶,跟我确认房间号。因为我8点约了电话采访,怕被他这么打扰下去,就说请你不要再打这个电话了。

我打电话到前台问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么骚扰我。服务员就说警察直接点名要查我这一间,可能是前一位客人退房了他们不知道。看来这位客人不一般啊,被警察们这么关照。可是又一想,如果房间里真是住着一位特殊的客人,这服务员一通报,警察还是要扑空的啊。我的公民意识大涨,开始纠结要不要告诉警察我接到通风报信电话的事情。可是又一想,不要搞三搞四了,万一带我去录口供,然后我得罪酒店还要另换一家,折腾来折腾去的明天还要写稿子呢。反正没我通报,警察也照样抓坏人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崩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崩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