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夜长大

(2010-02-03 00:27:04)

一夜长大

一夜长大
好吧,我再次羞愧的承认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俗人。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对摇滚乐一点都不欣赏,特别是一次被拉去捧场校园演出时,看到同学在舞台上唱着唱着把裤子脱了,唱着唱着又把吉他摔了之后,我就觉得这种艺术形式太没前途了,嗯,我完全不记得他们到底唱了什么。那个时候打动我的是现在看来略显稚嫩的歌声,新人梁静如的《一夜长大》。我印象中当时流行的是美少女歌手,梁并不在这个行列里,这张专辑反响也平平,之所以让我印象深刻是因为那一年我十八岁,文理刚分班,年轻美貌的班主任为了新班级新气象要我们做一个类似板报的东西,我说那标题就叫一夜长大吧。十八岁的时候,我们全班人都以为自己长大了。

再次对她的歌有印象是在永远滴答滴答挂着刚洗好的衣服的337寝室。那盘磁带应该是刘佳的,我们从公共澡堂洗澡回来,她就用英语复读机外放得很大声,在《闪亮的星》和《爱你不是两三天》的背景音乐里大家愉快的去洗衣服。我们那时候最爱幻想的是在海边买六栋别墅,我们和老公住在里面,六家永远在一起。刘佳想生一对龙凤胎,但是她不许我给她带,因为我会把小孩教的又馋又懒,虽然事实上孩子的妈就是个又馋又懒的女人。静儿清醒的时候就在恋爱和失恋的循环往复里,其他时候永远弱弱的说“我要睡了。”诞丹总是天亮就能自然醒,每天都貌似很有条理但是时常不记得东西放在哪里。我下铺的珊珊是电视剧爱好者,除了跟刘佳如影随形之外就是做在床上一集一集看不停。曾曾同学最有上进心,她爱好看女强人的事迹,梦想像吴怡一样。她每天都要向对床上铺的美女刘佳诉衷肠表达自己的爱慕,同时也要小批评一下刘佳和我肆无忌惮的逃课行为。可是不过几年的时间,最为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硕士刚毕业,曾曾就大摆宴席,成了我们宿舍第一个出嫁的姑娘。婚后一年儿子出生,这一年美女刘佳考上了中央党校的博士。珊珊硕士在西南读完又回到对角线的东北找工作,不过她现在是开心网爱好者,每天在开心上。诞丹要生一个巨蟹座的虎宝宝了,我总说去看她,可是一次都没兑现,她其实很有心理准备,兑现了才奇怪。静儿的感情生活在稳定了几年后又让我捉摸不透了,不过这次不用我翘班陪着她了,她处理的很妥当。其实她知道,从前上大学时候我每次那么热心的安抚她受伤的心灵大多数是为了我自己——又给自己找了一个逃课的理由。自从大四那年夏天,诞丹第一个从宿舍搬走退宿后,我们6个姑娘就再也没聚齐过,在海边买6栋别墅看起来近年也不太可能实现,即便同在北京生活,曾曾、刘佳和我已经好久都不通音讯了,在下一个姑娘出嫁时如果能聚齐照张合影,我想想都觉得那会是一个催人泪下的场景。

所以,我已经是许久不听梁静如了。在KTV里看着艳儿晃着她不可思议的迅速长胖的身体唱“瘦瘦的”时,我突然发现梁静如变瘦变美了,她的歌成了KTV里传唱率很高的金曲,俨然是华语小天后的气派了。一句“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成了流行语,用来感慨许多对明星的婚恋。然后,最近几天开心网上开始陆续有了她要结婚的帖子,梳理她的专辑,原来这些年和她的歌儿一起成长的还有我们自己。

十年就这样在玩笑打闹间过去了,如果不是努力的回忆,几乎没有什么痕迹留下来,以至于大多数时候我都以为自己还停留在原地,可是环顾四周才猛地发现基本是物非人也非了。我下午跟南瓜舅舅抱怨我的恐慌,他很惊奇,觉得我还早着呢。可是,男人接近40岁才危机,女人要早多了,三十岁就成了坎。我以为我十八岁就长大了,从来没仔细谋划过二十五岁之后的日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可是现在我已经很愚蠢的把希望寄托在棕色瓶的精华液上,因为广告里号称它能够把时光挽留十年,其实我对广告和科技都不怎么信任,白花花的银子只买个安慰而已。我前一段时间也曾经幻想通过结婚来解决我的恐慌特别是写稿子的时候,但是我迅速发现这其实也很扯,慌不择路更加恐怖。可是,我也不知道我人生的节奏应该是怎样的。算了,不想了,一想就心慌加头疼。熬夜写这么多一不换钱二还耗费心血,赶紧敷面膜去了。

梁静如说婚后就着手准备演唱会。看着在自己成长的轨迹里进进出出的歌手这么有计划,还是一件很欣慰、很快乐的事情。虽然,葛胖儿和南瓜舅舅会嘲笑我俗到听她的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69
后一篇:It's complicated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69
    后一篇 >It's complicated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