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69

(2010-01-31 10:43:08)
标签:

杂谈

69
看到早上4点半,终于笑着看完了这本书。我自己都忘了当时怎么昏头买下它的,因为我从小不喜欢看日本人的影视剧和小说,尤其是小说,我觉得普遍翻译的不好,文学性太差。在这一点上,这本书同样让我不满意。所幸,它的故事太他奶奶的好看了。很多事情在1969年发生了,东京大学取消了入学考试,摇滚乐大行其道,披头士发行了三张专辑,滚石乐团推出最佳单曲,出现蓄长发、提倡爱与和平的嬉皮士。在巴黎戴高乐下台,越战僵持不下的年代,西九州基地一所普通高中的少年矢崎剑介迎来了人生中第三有趣的年份,17岁的大幕拉开了,伴随他的是摇滚乐、地下电影、切·格瓦拉,当然这一切与荷尔蒙有关,为了吸引心仪的女孩天使简小姐,他带着朋友们在毕业庆典前夜潜入校园,在大条幅上写“想象力夺取政权”从屋顶悬挂下来,把大便拉到校长的办公桌上,还在正门的门柱上写“粉碎国体”、“造反有理”,还要打电话通知媒体,然后毕业庆典就被他们的校园封锁彻底搞砸了。这还没完,经过一百多天的闭门思过后,又搞了清晨勃发盛典:佐世保第一次摇滚演出、前卫电影和先锋戏剧的混搭派对。当然,阿剑在盛典结束后终于获得了简小姐的爱情,虽然这恋情只维持了1年就以简小姐移情一个年纪大的男朋友而告终。不过,这就是青春年少麽。

话说小说中的时髦少年都在学运指挥部里悬挂马克思、切·格瓦拉、托洛斯基的画像,再联想到当年投奔延安的文艺男女青年,原来我大学所学的是如此时髦的专业啊。可是老师们为啥把这么受少男少女欢迎的理论讲得枯燥乏味到上课跟上刑一样呢?以至于我只能逃课或者逃无可逃时看哈里波特打发时间。多年之后,我对我的专业课只记得一个标题了《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意志古典哲学的终结》,这还是首因效应的结果,大学第一堂课是哲学课,下课后我踌躇满志的去图书馆翻到了这个,立刻昏了过去。

 

………………………………………………………………………………………

让我难以启齿的是,我并不是整晚都在读小说。这书看了几天了,最后的部分用了一个多小时时间,3点之前我一直在钻研如何用手机上我的邮箱。因为美国电影里面都是这么演的,手机会像短信一样响起,然后就可以阅读电邮。于是,我买了一个新手机,然后科技盲深夜不睡觉钻研手机论坛,修改了端口,终于把邮箱和手机关联起来。其实我连商务人士的衣襟都不沾,我的电子邮箱里只有各打折广告,可我为此要每月多付出20块钱手机费去,实在是不划算,但是只要一想到即便我坐在黄土高原的窑洞里都可以像电影里华尔街的精英一样随时查看电邮,我就乐得睡不着。为了这么魔幻现实的画面,花费这些时间和金钱也值了。因为我手机的设置是从早上9点开始接受邮箱信息,为了这一时刻我居然突破了生理规律,几乎就在9点自然醒来,然后打开手机等待第一条短信的到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可喜可贺
后一篇:一夜长大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可喜可贺
    后一篇 >一夜长大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