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可喜可贺

(2010-01-19 00:00:00)
标签:

杂谈

2001年8月底,我站在工行门口办理入学手续,重逢了我高中好友徐琪。于是我们又粘在了一起,我先下课就去找她,她要是先下课就来找我。然后很自然的我就认识了徐琪的大学同学马宇驰。其实,我和小马同学有许多共同认识的人,我大学的师哥是他初中的师哥,我大学同班同学是他初中同学,我的初中同学是他的高中同学,他还有一个初中同学是我的高中同学,他的网友是我高中同学,他的高中同学娶了我的初中同学……用小马同学的话来说,我俩迟早会认识的。

不过,最初的相识彼此都还没什么印象,因为我完全回忆不起来第一次见到马宇驰是什么情景了。最遥远的印象是模糊的记得开学不久,他失恋了,痛苦的跟我和徐琪倾诉,从那儿开始我们才逐渐熟起来。然后,小马同学就进入了他人生的混沌期。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省重点中学出来的标准好学生,可是进了广院这个染缸,尤其是失恋以后,别人还没来呢,他首先就把自己染黑了。省略5000字……我也不能保证这5000字能写得完他干的那些荒唐事,说的那些荒唐话。总之,在我大学同学的眼里,当时的小马同学绝对是不折不扣的问题青年。当然,我们几个当时是一路的,都没怎么上过课,整天糊涂着过日子。

再后来,徐琪离开了北京,我也在非典那段人心惶惶的时间里醒悟过来,往一个靠谱的女大学生的方向使劲儿,只剩马宇驰同学继续浑浑噩噩着。不过,因为我们共同经历过很多波折,在诺大的校园里总有些相依为命的感觉吧。我在图书馆复习考研的时候,他会来看我,请我吃饺子,然后等他讲完他最近的感情经历后,一下筷子发现半斤饺子早就被我无声无息的吃掉了。或者我想吃火锅的时候,他生活费花完了,然后借钱来给我解馋。他把他后半辈子的生计就托付到我身上,要我赶紧考上硕士,然后读博士,留校当教授然后招他来混个硕士文凭。只可惜,我辜负了他的嘱托,半路途中的跑去当了个记者。

工作之后,虽然我们离得不算远,可是总是想不起来约着一起吃个饭,各自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一年也见不了一面。不过,在最最心烦的时候还是要互相找出来倾吐一下,比如我去年工作最低潮的时候,他考虑换工作的时候。其实彼此在不同的领域里,能提供的意见很有限,但是总觉得我们一起在这座城市开始了人生,互相看着长大,互相知道对方想什么、要什么。

几周前,马宇驰跟我说了他的求婚计划,当时我真是有一种长出了一口气的感觉,这哥们儿越来越靠谱了呢,真是替他高兴。现在,马宇驰求婚成功了,我终于可以广泛传播了。并且,他告诉我他周四要开始新工作了,依旧是他死都不喜欢的销售,可是,他说看在钱的份儿上还是从了。绕了一个大圈终于回到了既定的人生轨道上。哈哈。所以说浪子回头金不换,照样可以找到一个美貌的好姑娘,好好过日子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被侮辱
后一篇:69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被侮辱
    后一篇 >69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