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妙广
妙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304
  • 关注人气:1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持誦《大悲咒》的感應事跡-拔病苦

(2010-03-15 21:15:16)
标签:

宗教

《大悲咒》

观世音菩萨

泰安

杂谈

分类: 感应

持誦《大悲咒》的感應事跡

第一節 拔病苦

            一 大悲和尚 水到病除

            神智法師,唐時義烏(今浙江金華)人,從小出家,禮雲門寺惟孝禪師為師。從12歲起,就每日一食,每天專誠持誦《大悲咒》。會昌(唐武宗)滅法時,智師形服雖殊,而道行不改,口誦神咒不絕,並誓將重披僧服。到了大中初年,果然復道。


            智師由於持誦《大悲咒》不斷,信眾有疾者,便來求大悲水治病。患者服之,無不水到病除,非常奇驗。因而遠近百姓,求者不計其數。時人號稱他為“大悲和尚。”大中年間,相國裴公有女為鬼神所擾,智師為之持咒7日,平復如故。裴公奏請皇上,上賜額曰:“大中聖壽。”智師年68歲坐化。

            摘自煮雲法師《佛門故事大全》(摘要記錄)

            二 “觀音院君”

            吳氏平日供奉觀世音菩薩非常虔誠,房室中陳列淨瓶數十隻,均注入淨水。吳氏每日持誦《大悲咒》,則見觀世音菩薩放光照入瓶中,凡是有病的人,喝了此水即可痊愈。此淨水放置整年,水的顏色及味道仍不改變,即使在大寒的嚴冬裡也不凍結,所以當時的人稱吳氏為“觀音院君”。(龍舒淨土文)

            摘自《淨土聖賢錄易解二》

            三 專持大悲咒 重痢遂獲救

            曹翰亭夫婦,一向持誦《大悲咒》。1926年夏,翰亭患痢疾,一晝夜達二百餘次。數日水米不進,情況非常危急,群醫束手。梓(zǐ子)修居士勸其專持《大悲咒》,虔誠祈求菩薩加被。翰亭即在枕上默誦,其婦則焚香朗誦。當夜即酣睡,未再瀉。第二天早晨,大便一次,病即減輕,不久痊愈。(王幼農記)

            李圓淨《觀音靈感近聞錄》(現代語譯)

            四 大悲咒 消除牙痛

            1929年秋,二姐牙疼。連續數月,痛得厲害時,則徹夜呼號。仲冬時,我勸二姐日持《大悲咒》5遍,觀音聖號若干聲。一天后疼痛減輕,三、四天后疼痛消失。(鄒今生記)

            李圓淨《觀音靈感近聞錄》(現代語譯)

五 近求大悲水 遠道寄米灰

            光從前不持大悲咒,民21年在報國關房,西華橋巷吳恆蓀之母,病勢危急,恆蓀在北京,急打電令歸。其妻令人到報國求光咒杯大悲水,光即念3遍,令持去,服之即回機,無危險相。恐恆蓀著急,急打電,雲病已莫要緊了,恆蓀遂未歸。其小兒九歲,生未兩月,遍身生小瘡,春則更厲害,經年不斷,醫亦無效,因求大悲水服之即愈。因是每有人求,日日總念幾遍。後求者多,即用大器盛。前年避難到靈岩,當家言大悲水還要持。光謂現無瓶可買,且無買瓶費,當以米代之。香灰,則前在報國亦備,以遠道水不能寄,灰則一切無礙。若當地則不用灰。無錫秦效魯三種病,醫不好,以大悲水吃擦得好,遂歸依。

            《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二復張覺明居士書八

            六 食大悲米 立止吐血

            不慧於五月十八日,早餐剛完,突然涌上一口濃痰,開始不知是血,咽了。後又重來,且喉癢咳嗽,心知有問題。吐手掌中一看,全是紅血。怕父母知道害怕,又都舔了咽下。心想,這是業報現前,幸好有印公恩師大悲米在此,吃了定會好。於是取法米9粒,虔念聖號而放入口中。彈指間,所患無影無蹤。觀音大士如此神力迅速。自此而後,不慧每天早晨,加誦大悲聖號1000聲,盡此形壽,不敢一日忘失。(徐志一)

            摘自《觀音菩薩本跡感應頌》選譯增補本(現代語譯)

            七 觀音洗眼法

            台州地方有個和尚,名叫處瑫。當他中年的時候,眼睛生病,常常持誦《大悲咒》。有次夢見觀音大士傳授法偈,令他每天早晨,拿清淨水一杯,焚香念偈七遍,念完了拿水來洗眼睛。處瑫照這個方法實行,眼病就痊愈了,活到了88歲。記這件故事的人,也害眼病一個多月。有一位醫師孫震元傳授這個方法,實行之後,也很靈驗。不敢保守秘密,謹記於簿冊上。偈曰:“救苦觀世音,賜我大安樂,與我大方便,滅我愚痴暗,賢劫諸障礙,無明諸罪惡,出我暗室中,使我視物光。我今說洗法,懺眼釋罪狀,普放淨光明,願睹微妙相。”(纓艮筆記)

            摘自《演培法師講觀音菩薩靈感錄》

            八 屢試屢驗 誠切關鍵

            族人田某,因事外出未歸。其妻肖氏,與鄰居寡婦某,因口角相鬥。寡婦兒子幫助毆打,肖氏受重傷。偃息在床,不飲不食,已經3天。肖,本是大家族。寡婦知道惹了災禍,於是投繯(huán環)上吊,因被救而未死。寡婦族人無不慄慄危懼,男女相對哭泣。


            我聞此事變,心想:救肖氏一人,可活數口。因此,焚香跪觀音菩薩像前,發至誠心,求大悲水一碗,叫人拿去。此時,肖氏脣齒緊閉,僅有微息。用筷子啟開嘴,倒入大悲水半杯左右。過一頓飯工夫,即開口說渴,要水喝。於是將剩餘大悲水喝盡,此夜漸輕。第二天早晨能坐起,食粥一碗多。我又求水一碗。才兩天,起居飲食如平常一樣。於是人人感嘆,發起信心。


            凡菩薩慈悲度生,其事情到了極其艱難危險時,發心必須至誠真切,則其靈感,捷如影響,屢試屢驗。或專念觀音名號,或誦《大悲咒》加持淨水,或念《心經》、《普門品》等,皆有奇效。而我經常用的是持名及大悲水,所救濟的人不知有多少。上述一則,尤其神奇快速,足以啟發世人對佛法生起正信。(唐大圓)

            李圓淨《觀音靈感近聞錄》(現代語譯)

            九食道惡瘤 神奇消失

            記得在6年前的一個春天,也就是1963年3月,不知在何種原因下,突然在頸部食道處生了一個橢圓形的小瘤,從內部而突起,用眼睛去看,是一個很明顯的瘤,用手去按也是一個固體肉瘤似的東西,生長皮肉下面,食道上面(頸部),人感到極不舒服。這瘤形的東西生長的速度非常快,眼見一天大似一天,非常痛苦,經醫師診斷必須用刀切除,並謂需趕快施行切除手術,否則可能形成為惡性瘤(癌)。患者乃遍訪台灣名醫,甚至台灣外科權威,也都如此診斷,當時患者焦急痛苦的心情,是這枝禿筆所難以形容的。


            在不知如何是好之下,家母建議祈求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於是當晚間夜深時,家母跪地祈求大悲水,使患者服食,連續3天,患者頸部內即感到發熱,似有很多小針在輕輕刺動,經此現象,該瘤突然全消。奇跡出現後,患者再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大為吃驚,問此瘤如何治愈?此乃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之靈感,大悲水之佛力使患者得以再生。患者為感謝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救命之恩,同時也感激家母虔誠祈求,故特寫此文供讀者共勉。(李學卿1970年9月21日)


            十 大悲水救活死胎

            普愛姑的媳婦,她住在台東附近山上,有了十月懷胎身孕。這女人很會勞力,自忖快要分娩了,內外需要打掃清潔,連豬舍的糞亦挑了幾擔。不意從此以後,腹中胎兒不動,請問山中的老前輩,說是清豬舍動土,動著胎氣,到第三天依然不動。這個孕婦早上就下山來尋她婆婆,普愛姑又不在家,孕婦自己到街上婦產科診察。婦產科醫師說:“你腹中的胎兒,已經死了3天,自己是不容易生出來的,必須用器具把胎兒剪開一塊一塊拿出來。或者開刀手術,把死胎拿出,此外別無辦法可想。”


            孕婦細想開腹手術,不是小事,沒有婆婆丈夫許可不敢作主,就再回到山上。再經過四天,腹中胎兒依然不動,孕婦再下山來尋婆婆普愛姑,說明胎兒已經七天不動之事。普愛姑就帶媳婦到另一位婦科博士那裡去診查,這位婦科博士亦與前次醫師一樣的診斷,說胎死腹中七天,非把它剪掉或開刀手術不可。普愛姑把媳婦帶回去,跪在佛前,點燃香燭,教媳婦稱念觀世音菩薩,自己開始誦課,然後念大悲咒水一杯,叫媳婦喝下去,要至心哀求佛菩薩加被,希望媳婦腹中的死胎,自然地生出來,不要受開刀手術等等麻煩、痛楚。


            這時也已日落西山,普愛姑就留媳婦不要返山,與她同睡。當睡到半夜,她媳婦叫婆婆說:“腹中胎兒會動了。”她婆婆答她:“諒必佛菩薩加被,死胎要生出來。”到了天明,孕婦的胎兒已正常會動,身體也輕鬆多了,沒有毛病,就再返回山上,又經過了一星期,孕婦很順利地產下一個男嬰,母子平安無事。洪盞來蓮社說起此事,實是奇異靈應,很多人都聽的嘖嘖稱奇不止。

            摘自林看治《念佛感應見聞記》

            十一 大悲水治愈重症糖尿病

            1961年,余患中風,左半身不遂,住空軍醫院治療,經6個月後,始能勉強行動,惟行動仍困難,勉強上班辦公,那年我57歲。6年後又患糖尿病請西醫診治,時輕時重。延至去年,左腳趾潰爛,初以為濕氣所致,再請西醫診治,內外科兼施,均無效用,始認定並非濕氣,乃為糖尿病因素而使之潰爛,並無藥物可治,因而住院治療,每天吃藥打針,經10余天,一無起色。自知病態之嚴重,心甚不安,醫生說要鋸腿,但又不保證收口,乃出院與家人商量,家人均甚反對,認為西醫無妥善辦法,不再去麻煩他們了。遂改用中醫師診治,服30帖藥,不見有何功效。又換一位中醫,再服25帖,病情非但不見好轉,反潰爛得一發不可收拾,夜裡整條腿痛,不能入睡,縱使睏倦萬分,也僅睡了一、二小時,又被痛醒,折磨得幾度昏迷不省人事,而且其臭滿室,使人作嘔,中西醫均告束手,一籌莫展。


            因思患此絕症,一切失去了信心,什麼藥也不吃,命家人預備後事,臥而待斃。不料,某日姻親劉駒君居士來探病,她茹齋事佛,已逾數十年,乃建議在佛前皈依,祈求加被,必有起色,我聽後求之不得,只是不能行走。自思:如能在命終之前,成為佛門弟子,亦屬三生幸事,內心切盼著早日皈依。而劉老居士又以菩薩心腸,替我奔走,擬請土城承天寺廣欽老和尚下山來接引皈依,當時我認定老和尚年高德劭,是不可能來的,那知老和尚恰巧有下山的機會,一口答應前來給我皈依。那天邀約了幾個好友,同在佛前皈依,儀式完畢後,我向老和尚求大悲水。雖僅一小杯,淡而無味的清水(大悲水),當時亦無特殊的感覺,但說也奇怪,當夜即發生奇跡:夜間腿不痛了,呼呼大睡。一覺甜眠,3點鐘起床小便時,開燈視之,左腳趾痛處,流有濃血一大片,約二飯碗之多,凝結塊狀。


            自此以後,每夜不再痛苦,一天天的好了起來,臭氣亦逐漸減少,月余即愈。兩月後,左腳潰爛處即結痂脫疤,行動也恢復原狀。如此起死回生的靈異,真是佛法無邊的再一明證。除了以萬分的誠意感謝廣欽老和尚的慈悲外,特作此文公諸覺刊的讀者,庶期寸草春暉的微忱,報答佛恩於萬一。阿彌陀佛!

            (滕一鳴1972年3月21日)

            十二 七遍神咒水 隔日瘡疾飛

            今天利用一點空閒閱讀《觀世音雜誌》,忽想起15年前親歷的一段事,是以寫出來公諸於同道,以供參考:

            有一天,我的友人阿森,他的眉上生一粒瘡,已有一周,延醫求治不見好轉。我想起數年來師傅真得法師(是普濟寺住持),時常說《大悲咒》之應驗如何。我即想一試,於是問阿森:“是不是要我替你求求觀世音菩薩,解解業頭,消災消災。”他說:“好啊!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於是我就虔誠的焚香念《大悲咒》7遍(本來是要念49遍),將菩薩前的那杯敬茶給他飲下,並囑他以後要虔誠恭敬的說觀世音菩薩等等。


            我不敢決定是否有效,翌日阿森那個瘡子真的不知去向,只存一點痕跡而已,至今想起,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永龍1973年8月1日)

            十三 一杯大悲水 救了一隻眼

            倪涵瑛居士,信佛多年,對佛教事業一向都很熱心,前年張清揚居士介紹來鳳山皈依。他的女婿,余東郊居士,左眼紅腫,大如芒果,在眼皮上全成為膿泡。據她告訴我,在眼疾未發生前一天,他的鼻子先痛了一天,後來眼球似要裂開來一樣,經過了許許多多的眼科醫師診治,打針吃藥毫無效力。高雄最有名的眼科專家檢查結果,他們多認為左眼已非人力所可輓救了。她在萬分悲痛中,想到菩薩來,乃到蓮社求取了大悲咒水。我當時不在,事後翻譯鄭君告訴我說,已替他倒去了一小杯大悲咒水。果然菩薩廣大靈感。在當天下午喝了大悲水,第二天早晨,再經眼科醫生檢查,說起來奇怪,居然又創造了奇跡,醫生在當時認為大有轉機,可以痊愈了。辛太太的女兒和女婿本來都是信基督的,受了此一恩德,一改往日信仰而皈依了三寶,併發心作個忠實信徒,而他的眼疾,已在數日後恢復健康了。(煮雲法師)


            十四 大悲咒神力 太不可思議

            我是一個41歲的中年人,世居台南新化。我從沒有接觸過佛教,也談不上有何宗教信仰。在1973年秋間患上遺精病,雖然我懂得一些中醫藥,可是怎麼也治不好這種病。正在煩惱中,在一地候車往他地時,路邊有一間舊書店,偶然發現了一本大乘精舍印經會的《大悲心陀羅尼經》,花了15元的代價購回來一看,說明可治八萬四千種病(業)。我仔細一想,既然可以治病,我就應該虔誠的念念吧!開始念咒是七七年十月間的事,好像我日夜不斷念誦一個月左右,此病霍然而愈。每念咒時就一心不亂,繼念半載,更妙者,有一股氣在丹田下的脊椎骨上達至腦,復由腦頂循面部至喉返回丹田,上下循環不已。如今不但萬病不生,而且返老還童。《大悲咒》之功效如此之大,如此之不可思議,我真是太感謝觀世音菩薩的恩德了。


            從此以後,我每日要念《大悲咒》。一念心如止水,氣血循環舒暢,嘆未曾有。樂居士曾來信指導,不可執著此相,更應遠離慾念。我曾以念咒之法教導別人,其中有失眠症,3天見效;心痞塞症、神經渙散(衰弱)症,在短期內復原,恢復健康。甚至有一次家鄉附近有人跳水自殺,屍首尋不著,我去一看,只念了不到10遍《大悲咒》,屍身立即浮出水面;還有小孩子夜晚不知何故啼哭不止,念咒1遍即止;手指刀傷,念咒1遍止痛,3天生肌。類此驗案,不知凡幾。我只有盡力教他人都念此咒。世人不知念此咒,而失大利,陷入痛苦,誠可悲也。願同修廣為宣傳,功不唐捐。(林永明1978年5月31日)


            十五 手抖難疾,誦咒速愈

            我有一位住在魯乃村的佛友,他在數年前得了一種小毛病,無論他的手要拿什麼東西時,東西一拿在手上,手就發抖震動不停。尤其是當他拿起茶杯的茶要喝時,手一拿起茶杯,杯中之茶就震得泄出很多在桌子上。這雖然是個小毛病,但看醫生也不能治好,同時醫師也說他沒有什麼病。近來他很誠心每天在觀音菩薩聖像前面誦《大悲咒》21遍。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來了,最近他手發抖的毛病痊愈了,茶杯拿在手上自如,全不發抖,《大悲咒》是多麼不可思議啊!(郭心薰1978年10月15日)


            十六 醫生護士 給和尚合掌

            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處處示現靈感。台北市佛教會理事長泰安法師講了兩則近年的事跡。1968年9月,一位新店的青年王永吉,當時服役軍中。適逢休假返家,修理家中瓦斯,發生意外燒傷全身達百分之六十八,報紙的報導,使熟識的新店廣明寺真光法師在中壢洽事看到報,急忙返回台北,趕到耕莘醫院探望。這時王戰士由於吸入過多瓦斯,滲入血液循環,經過吸血,而全身又現腫脹流湯,昏迷不醒,住院二月余,醫師已不保能醫。泰安法師趕到,虔念《大悲咒》,由夜晚9時至10時半。次日8時,王戰士已醒了,下午2時能起床小便,又睡至隔日2時,傷勢轉好,一星期復原出院。8位醫師護士驚訝得向和尚合掌!王永吉先生俗名阿安,接受本刊訪問時表示,觀音菩薩靈感事跡太多了,不知的人以為迷信,其實是事實,但這不應臨時祈求,平時就要修善心,做好事,造善業,佛祖才會暗中保護,大劫化小劫。

            另外一件靈感事跡,台北市泉州街有位中藥商叫張建春,在1978年8月,他21歲的孩子發生車禍,送到台大醫院急診室,住院20余天,昏迷不醒,眼睛已不會動,醫生護士都說沒希望了。真光法師連絡到泰安法師,趕到病房念《大悲咒》40分鐘,手已能舉起,次日能說話,過兩星期康復出院,現在人好好的在做事。(泰安法師講述1980年2月10日)


            十七 我多年的藥罐子扔掉了

            10多年前的我,原是身體弱又加上產後失調,弄得我更是孱弱,整天不是頭暈就是腦脹,要不然胃痛以及徹夜失眠。經過中、西醫的醫療與診斷,均認為是嚴重的貧血及十二指腸潰瘍,並且趨向於神經衰弱。天天不是吃藥就是打針,到處求名醫,指望身體康復,也不知花了多少金錢,真可稱為十足的藥罐子。人總是希望身體健康,好好享受人生樂趣,偏偏我的身體這麼糟,於是又到處求神問卜(當時筆者尚未皈依佛門,不明佛、神之別,也不懂病是前生所造之業的果),但也無補於事。就這樣浪費金錢與精神的折磨,依然我還是離不開藥罐子。


            在3年前有一個奇妙的機緣,偶然看到一本“國語注音大悲咒”,我好奇的翻閱,除了咒文之外,還有念誦法的說明,及各種治病的感應事實,我如獲至寶,念不釋手。依書上所說的方法念大悲水,自己飲用。不多久,冥冥中把我多年來的藥罐子扔掉了,痛疾不藥而愈。這是我本人經過的千真萬確的事實,只好“信不信由你”。從此以後,心情開朗許多,每天早晚虔誦《大悲咒》。我還為信仰佛教的初學者教他們念。說也奇怪,親友當中經過我念大悲水,治好慢性病與吃藥吃不好的怪病,不知有多少。這確是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的感應呀!盼望徘徊在佛門之外的信士們,不要再猶豫了!真正的信仰才是宗教的主旨。願大家同聲常念“南無觀世音菩薩”。(1977年10月31日)

            摘自《觀世音菩薩感應事跡實錄》林園佛教堂編著

            十八 大悲咒水除瘟疫

            1945年秋,日本投降不久,東北又轉為一種新的混亂形勢。北滿各處,傳染病流行鄉間,染病而死者,不知多少。哈爾濱南,呂家油坊屯一家姓梅的,於3日內,全家11口,包括一女婿和一傭人,均染病暴死!宣公上人甚為悲憫,周行各鄉,依仗大悲神妙章句的威力,誦持神咒,加持淨水,撣灑除疫。凡宣公所到之處,全得佛力庇護;無量眾生,皆免於疫劫。(宣公門人記)

            摘自《宣公禪師事跡》1989年(現代語譯)

            十九 “媽媽,我腳能走路了!”

            我是南昌市郊青嵐鄉人,名叫龔(gōng公)招蘭。我孩子今年10歲,因頑皮,扒車跌傷了左腳,當時又紅又腫。去醫院照了片子,是膝蓋骨移位。治療了20多天,不見效,不能下地行走。醫生說要慢慢治才會好。我心裡非常憂慮。在醫院治病時,我和孩子都不斷地念觀世音菩薩。在家裡,我每天早晚都跪在地上,面向西邊念《大悲咒》10多遍,小孩就坐在我身邊念觀世音菩薩,天天如此。


            一天,從醫院看病回來,我丈夫在做飯,我在離家不遠的池塘裡洗衣服。小孩突然從房間裡面走出來,我們全家都覺得很奇怪。剛才去醫院看病,都是背來背去,怎麼一下子就會走路?大家驚呆了!他還走到池塘邊,興奮地大聲說:“媽媽,我腳能走路了!”我聽了,高興極了。連聲說:“這是觀世音菩薩保佑了你。快跪下磕頭,謝謝觀世音菩薩。”我小孩就立即向西跪下連連磕頭。


            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去醫院。到現在,沒有一點後遺症,和好腳一樣。這真是菩薩的慈悲救護。我深深體會到,菩薩時時在救護眾生,幫助我們消除煩惱與痛苦。我要永遠禮念觀世音菩薩,不忘菩薩慈悲救護之恩。(江西南昌龔招蘭)

            摘自廣化文選《不可思議集》1989.9

            二十 十年纏疾 月余康復

            為何深信佛教者,他們能在當初面臨宗教選擇踏出第一步時,能對佛教生起信仰呢?多數必因曾有過一段感應道交的往事。筆者則是其中之一。但今天所要敘述的,是一位老居士信佛後虔持《大悲咒》的奇跡,足以為天下眾生立下楷模,故謹專撰此篇。

            筆者摯友林育生居士,其父已逝世周年,慈母林氏年六十有六,於10年前罹(lí音離)病,經中西名醫的治療罔效,病情反而日趨嚴重;又迷信鬼神,到各處神廟祈求庇護許願,卻仍未安寧,致病況愈趨惡化。可悲的是閻王爺不收留,病魔更是日以繼夜的摧殘,真是痛不欲生,但就在今年4月奇跡出現了。筆者素來深信佛教,專修持《大悲咒》。今年3月初,林兄來訪,道出這些年來命運多蹇(jiǎn音檢),筆者則以佛理、因果關係勸說,惟有虔誦佛教裡的《大悲咒》,方可改變你的心境,轉變命運。林兄俯首默允,於是我就開始為他講些淺易的佛理,他聽後非常歡喜,更增添了無比的信心。同時幫他錄製《大悲咒》錄音帶,AB兩面約20次,共3卷。此是林兄信奉佛教的開始。每天持續虔誦《大悲咒》,到3月中旬,林兄來訪頻繁,時與我鑽研佛理,讚賞《大悲咒》的靈驗,說出每次虔誦《大悲咒》,身心均感非常安適,我當時很高興,隨即把私藏《大悲咒》有關書籍全部轉贈給他。


            到了4月中旬,某天中午,林兄又來了,既興奮又很驚奇地為我敘訴,他母親拖了10餘年的病,竟完全康復了。他說其母每天隨著錄音帶,虔誦《大悲咒》21遍,持續一個半月以來,從未間斷,併發願從此素食,清涼無比的大悲咒水,竟治愈了他多年來的纏疾,真是令人不可思議。4月底,林兄再來專囑筆者,將他母親持《大悲咒》所獲的靈感事跡,轉載有關佛教雜誌上,為世人共鑒。(淨裕1990年6月)


            二一 父母心真誠 狂女變清醒

            吳瑞霞,住在香港荃灣某村。3年前中學畢業,踏足社會,工作屢遭挫折,感情又反覆困擾,終於抵受不住,患了精神分裂。經常脫光衣服在家中狂走狂叫,百醫無效,弄至閤家上下不寧。


            她的父母在束手無策情況下,接受一位皈依佛教的親戚勸告,在釋迦牟尼聖像之前,發誓皈依及受持五戒十善,並在家中供奉釋迦牟尼及觀音菩薩聖像,早午晚念《大悲咒》及《心經》49遍,然後將咒水給吳瑞霞飲服。初始不見感應。但吳瑞霞父母救女心切,繼續勤念《大悲咒》及《心經》,並許願女兒痊愈後,夫婦二人守持長齋,並印贈《大悲咒》和《金剛經》各5000,廣結善緣。一個月後,某日,吳瑞霞忽然神智清醒,完全恢復正常。問她病發時的感受,她說好像處在夢境之中,具體情形已記不清楚。後來她父母遵守諾言,守持長齋及印贈佛經,對推廣佛教事務,更是積極熱誠。


            吳瑞霞痊愈後,不但再無復發,而且精神、身體比以前更加康健;同時皈依佛門,做了一個樂觀而開朗的女居士。
            《觀音經咒.附錄香港真人真事靈感輯略》

            二二 血癌遇佳音 甘露救慈親

            香港銅鑼灣居民陳美英,年50,患了血癌,經診斷已判為絕症。後來病勢加劇,入住某醫院。遇一皈依佛教的女護士,教她念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名號;並勸陳美英的子女皈依佛教,替母親早晚念《大悲咒》49遍,然後將大悲咒水給母親飲服。陳美英的子女,為報母恩,所以依照女護士的指示去做。過了兩個多月,某夜,陳美英夢見觀世音菩薩賜以清水一杯,飲後狂吐不止,嘔出很多污垢東西,醒來通身舒暢。一星期後,醫生檢驗,察覺癌細胞已經消失,惡疾不期而愈。舉院上下,無不稱為奇跡。


            陳美英死裡逃生,對佛教及菩薩威神之力,更加篤(dǚ堵)信不疑。出院後,立刻皈依佛教,守持長齋,儼然半個出家人。
            《觀音經咒.附錄香港真人真事靈感輯略》

            二三 “既然這樣,你就信吧”

            我同事的妻子楊菊仙,1976年因臨時工不能轉正,內心感到不舒暢,引起精神錯亂,後經打針治療痊愈。1981年在副食品商店當售貨員,組長欺壓她,她又氣的生病。頭昏、沒勁、不吃飯、失眠。某天上午,她來找我說:“心裡非常難過,頭好像要裂開,害怕復發精神病。”說時眼裡淌著淚,甚傷心。我雖然從小由母親教念《大悲咒》,但從未幫人念過。見她那樣難過,就說:“你淨心念觀世音菩薩聖號,我為你念《大悲咒》水。”她很高興,誠心誠意、恭恭敬敬地念“南無觀世音菩薩。”我跪在佛前念了21遍《大悲咒》,求菩薩加被。她喝後,高興地走了。


            第二天,她笑嘻嘻地來了。對我說:“真靈!昨天我喝了淨水,覺得心裡很清涼。一到家,有勁了,就做飯。丈夫回來見我已做好飯,十分意外。我高興地把經過告訴他,並且吃了一碗飯。就這樣,病好了。”他丈夫不信佛,經過這事,就對她說:“既然這樣,你就信吧。”從此她經常來我家拜佛,並且告訴我,她信佛了,弟媳也信佛了。(永修職高退休教員姚念周)

            摘自《觀音菩薩本跡感應頌》選譯增補本

            二四 皮膚病一夜痊愈

            我患皮膚病3年,夜不能睡。各種辦法醫治均無效果。1994年三月初八晚,全身癢。我自己念49遍《大悲咒》,加持大悲水一杯,然後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名號10聲,把水服下。祈求皮膚病痊愈。自當晚起,皮膚病痊愈。(浙江平陽縣鳳巢皮塑廠姚進卿)

            摘自《觀音菩薩本跡感應頌》選譯增補本

            二五 急念大悲咒治腹瀉

            1995年秋天,我拉肚子。吃止瀉藥有過敏反應,心跳每分鐘達130次,心慌難受,於是專心念《大悲咒》。念了數遍感到要瀉,硬挺著急念下去,數遍後,一點兒想瀉的感覺也沒有了,就此停止。此急念法,止咳嗽亦有奇效。

            西安北關省地礦局醫院鄭蘭蘭1996年3月7日
            摘自《觀音菩薩本跡感應頌》選譯增補本

            二六 高僧聖水 兒疾霍愈

            一次香港佛聯會主辦的佛學講座,梁鄭常智居士(以下簡稱鄭居士)代表香港佛聯會宴請講師。閒談間,得悉鄭居士的一些感應事跡,故請她詳述,以資記錄。


            鄭居士為香港佛教聯合會女董事之一,與崔常祥居士及其先母常寶居士稔熟。於20多年前,由崔居士她們引領至東林佛堂,鄭居士其時得睹佛相莊嚴,即生敬慕之心,未幾即皈依東林佛堂的定西法師,其後亦皈依聖一法師及洗塵法師。


            於45年前,時鄭居士仍末信佛,只是隨順俗例拜神及拜租先。其大兒子時為2歲,忽患急驚肚瀉,住進養和醫院凡3日,仍未見起色,鄭居士甚為憂心。於院中,偶遇一朋友馮太隨口告知,虛雲老和尚正在香港傳法,落腳於跑馬地的東蓮覺苑。此朋友馮太並非佛教徒,何以會談及虛雲和尚,鄭居士至今仍覺奇怪。


            鄭居士聽到此消息後,忽然想起於10多天前曾閱讀報章,得悉河南省有一寺院之大榕樹老樹開花,謂為奇事。而該寺院為虛雲和尚卓錫其中,故當時報章皆稱譽虛雲和尚為得道之高僧。鄭居士心想,若能得到虛雲和尚誦聖水給她的兒子服食,她兒子的病必會痊愈。鄭居士隨即乘坐“的士”前往東蓮覺苑。詎料“的士”抵達東蓮覺苑門前,已見到虛雲和尚站於該苑門前。虛雲和尚一手持一個橙,一手持一杯水,以外省語跟鄭居士交談。鄭居士聽不懂其話,但明其意。虛雲和尚囑她自吃下橙,水則交與其兒子飲服。鄭居士救子心切,未及細想何以虛雲和尚能預知其至及其心願,便匆匆謝過,即取聖水回院給其子服食,其子服後亦即霍然痊愈,至今年47歲。鄭居士深感虛雲和尚之德行高深及與他有緣,故長期均攜帶虛雲和尚的法照於其手袋中。(香港無名氏)

            轉錄自佛教城市網2003年8月29日

            二七 誦咒行善 諸病消失

            黃女士今年58歲,家住香港九龍土瓜灣,罹患多種頑疾:嚴重的18年氣管炎、15年耳水不平衡、鼻炎、眼睛奇癢等病。每當耳水不平衡發病時,便會頭暈嘔吐、大小便失禁。而氣管炎發病時,則整夜不停地咳,根本無法躺下只好眼睜睜地坐至天亮。鼻炎病發時,只可以用口呼吸。她本人,雖在醫院工作,並且看遍中西醫,但都無法根治。


            病魔長年地折磨她,而且她丈夫非但沒有給予同情幫助,更時常無理取鬧,使她身心受創。這樣雙重的折磨下,生活就像在活地獄般痛苦,生不如死。

            直至4年前,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下,認識了一位自幼敬信觀音菩薩的居士,向她解釋:“現在科學昌明,世間許多病症為甚麼會令群醫束手?無他,因為這些病都是因果病,是前生的業障所致,只有消除前世業障,才是真正的對症下藥。至於消除前世業障的方法:以戒殺生、吃長齋或吃早齋、靜坐、早晚虔誠誦念《大悲咒》,這樣便能消業障、增智慧,配合平時多作布施行善積德,惡疾自然會逐漸消失。”對於這番提示,黃女士如獲至寶,立即坐言起行,四、五年來,黃女士早晚從不間斷地虔誠誦念《大悲咒》,並且堅持靜坐。假日義務派送勸世善書,行善布施。


            黃女士懷著一顆至誠的心和驚人的毅力,經過幾年間的努力,上述的不治之症全部消失,而且再也沒有復發。心情開朗,面色紅潤有光澤。更不可思議的是,丈夫也改變了原來冷漠的態度,關心和愛護她,而且也敬信觀音菩薩,家庭充滿和睦和溫馨的氣氛,真正體嘗到人生的幸福。黃女士感激觀音菩薩的感應、《大悲咒》的靈驗。現在更加認真地做好每天的早晚課,虔誠地誦念《大悲咒》和靜坐,積極地參加各種慈善活動,出錢出力。行善唯恐不足,以現身說法,誦念《大悲咒》是根治她多年頑疾的靈丹妙藥,以渡善信。

            摘自香港中華道德學會網《白衣觀音神咒》一書

            二八 幾乎水到病除

            九五、九六年之前我修《大悲咒》,用大悲咒水跟人家醫癌症,而且是醫重症的癌症。這幾年來醫好了十幾個。幾乎是大悲水一到,水到病除!久而久之,一些人就等著我用大悲水去替他們治病。我想一想,不對。生病的人自己不念,還要等著別人替他念,這樣不行。從此我教他們自己去念。怎麼念呢?把礦泉水放在佛堂,天天念《大悲咒》,自然有加持力。不懂得念的人,可以參考“大悲咒修持儀軌”。我除了念《大悲咒》為人治病外,也曾用《大悲咒》去替中國那些乾旱地區的人求雨。不但求雨成功,連自己做生意也特別順利。(楊洪居士2002年3月2日)

            摘自《慈輝行跡1》

            二九 “現在每天挺高興的”

            聽說廠西車居士,學佛念《大悲咒》好了病,我為編寫此書,特意在電話裡找到並採訪了她。

            車翠英居士,今年49歲,家住大慶市龍鳳區,九零年二月十九在哈爾濱極樂寺皈依。老家山東,只念過二、三年書,不識幾個字。開始學佛,就圖現世無病苦,將來死時不遭罪就行。那時,多少年了,總是後背疼;還有心臟病,晚上睡不好覺。夜裡醒了,再也睡不著,一直到天亮。


            信佛後,聽說念《大悲咒》能治病,就天天念。不管何時,有時間就念。一邊幹活也一邊念。不認識字,就拜佛求佛。慢慢都能念下來了,後來又發心背念《大悲咒》。現在一分鐘能背誦一遍,每天堅持念72遍。因為總念,後來她一念《大悲咒》,身上就出汗。學佛兩三年,就把藥扔了,也能睡著覺了。不知啥時,後背不再疼了。後來她又學會念《普門品》,每天又加念4000聲觀音聖號。由於精勤用功,現在什麼病也沒有了。


            她說,前幾天晚上睡覺念《大悲咒》。早上醒來,發現自己還在念,念一宿,有時念佛也是這樣。車居士一邊說,一邊笑。她說,現在每天挺高興的。她學佛,確實得到了好處,我由衷讚嘆。可她卻一再說,我修的真的不好,我每天毛病都挺多的,天天都在懺悔。她說,她愛人也信佛了,女兒也信佛了,他們都比我修得好。起初信佛,就求病好不遭罪就行。現在,我要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啦!(大慶慚愧居士2004年11月22日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