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期货案例分析之四:李孙事件,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事件

(2008-05-25 03:26:01)
标签:

财经

分类: 数据:期货投资

期货案例分析之四:李孙事件,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事件,和法国流氓操盘手事件


2008-04-29


上次我贴出中国的三次期货灾难之后,顺便也搜罗了国际上另三个臭名昭著的期货灾难事件。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第一个臭名昭著的是1995年的霸陵银行事件(The 1995 Failure of Barings PLC) 。新加坡操盘手李孙(Nicholas Leeson) 投机Nikkei金融期货,损失14亿美圆,导致有233年历史的霸陵银行(Barings PLC) 倒闭)。

从1992年开始,李孙开始进行未经批准的交易。开头他着实赚了几大笔。他赚来的钱相当于霸陵全年利润的10%!这正应了楼下红袖妹妹说所谓的“短暂的辉煌“。但他的短暂的辉煌确实象昙花,灿烂一现之后,是迅速的消亡。

可能是受新加坡华人文化影响,他的秘密账户的账号是 — —   88888 — — 只是这并没有给他带来一路发。

很快到了1992年底,他的 “88888” 账户上的损失达到两百万英磅。而到1994年底,其亏损暴增到两亿零八百万英磅 (208 Million) 。此时李孙的赌性大发,赌红了眼急于翻本,在1995年1月16日,他在新加坡和日本两处股票交易所赌了个 “Short Straddle”   --他赌的是日本股市在短期内不会有大的涨落。

历位看官,下次要有人跟你说他的交易策略如何如何神妙,市场涨了他赚,市场跌了他还赚,就是市场在原地不动他仍旧还是赚(这在理论上是可能的,就象上面说的 Options的Straddle 策略)-- 你就让他先复习复习这个案例。

话说人算不如天算。李孙没料到上帝要惩罚他—— 或要惩罚日本人—— 第二天,1月 17 日,日本 Kobe 地震,日本股市大跌。李孙不甘心,继续狂赌,赌的是日经指数很快就能反弹。结果是反弹不成,他最后留下一涨 “I’m Sorry” 的条子和八亿两千七百万英磅 (827 Million = $1.4 Bn) 的巨额亏损,溜了。

其亏损总额相当于霸陵银行所有能动用的交易资金的两倍。霸陵银行只好宣布破产。

李孙先是逃到马来西亚,再逃到文莱,最后逃到德国被抓捕归案。在信加坡坐了六年半牢,于1999年出狱。出狱后被诊断得了直肠癌。
     
另一个臭名昭著的是1998年夏的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 LTCM) 事件。要不是格老及时干预,可能引起的金融风暴导致全球经济衰退。

该对冲基金可以说是集一时顶尖精英。由Salomon Brothers的副总裁,债劵交易负责人John Meriwether创建于1994年。创建人中还有两位1997诺贝尔经济奖得主,Myron Scholes教授和Robert C. Merton教授,著名的期权(Options) Black–Scholes 价格模型的创建者。他们的交易策略表面上看来是简单可行且低风险的:他们的交易集中在债劵(Bonds)套利(Arbigrage) 策略,广泛使用计算机及数学模型,及时发现美国和海外其他国家债劵之间的微小价格差别,买低卖高以套取利润。他们的模型将金融市场的历史资料、相关理论学术报告及研究资料和市场信息结合,借助于复杂高级计算机算法,对大量数据进行处理,形成一套完整的自动投资系统模型,建立起庞大的债劵其其衍生物的投资组合,进行投资套利。

由于价格差很小,要获取较大的利润,他们不得不大规模应用杠杆原理以放大其获利能力。他们的杠杆策略是大量借钱,因而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数量巨大的交易。尽管每笔交易获利很小,但整体获利却很大。在1998年初,LTCM的净值约为47亿两千万美圆($4.72 Bn)。他们却借了总值达一兆245 亿美圆 ($124.5 Bn) 的资金!

这样利润放大了,但同时风险也大规模放大,原先的低风险低收益的策略,一经放大,成了高风险高收益策略。有意思的,所有这些 —— 套用索罗斯的名言—— 所谓的“金融炼金术士 (The Alchemy of Finance)” 们却都相信,并使得别人信服,只有利润是放大了,风险不会被放大。

LTMC的数学模型,由于建立在历史数据的基础上,在数据的统计过程中,一些概率很小的事件不得不被忽略掉。在交易中用来确定期权价格的Black-Scholes-Merton 公式是以随机系统的维纳过程(Wiener process)为基础推导的。维纳过程也就是描述分子运动的著名的布朗运动,是定义在正态分布 (高思分布) 的基础上,假设随机过程是时域连续 (continuous-time stochastic process) 。因此LTCM 的风险投资策略是以"线性"和"连续"的资产价格模型为出发点。具体来说,其核心策略是"收敛交易" (convergence-trading)。此策略并不关心某一股票或债卷的价格是升还是降,而是赌在相关股票或债卷的价格向"常态"收敛上。"
1996年,LTMC大量持有意大利、丹麦 、希腊政府债券,而沽空德国债券,LTMC模型预测,随着欧元的启动上述国家的债券与德国债券的息差将缩减,市场表现与LTMC的预测惊人的一致,LTMC获得巨大收益。

归根结底,1998年亚洲金融市场发生了大规模金融危机。LTMC模型认为发展中国家债券(所谓的新兴市场,Emerging Markets)和美国政府债券之间利率相差过大。其预测的结果是发展中国家债券利率将逐渐恢复稳定,二者之间差距会缩小。

在1998年八九月间,由于国际石油价格下滑,俄罗斯国内经济不断恶化。老毛子政府耍无赖,宣布卢布贬值,停止国债交易,拒绝支付他们发行的政府债劵(Russian government defaulted on its government bonds) 。全球金融界顿时陷入恐慌,全面抛售新兴市场债劵而买进美国等风险小,质量高的债券品种债劵。LTCM赌得是美国和海外(欧洲和日本)的债劵之间的差价会很快消失。结果是其模型发散而不是收敛。1998年八月,LTCM持有的各类股票价格下跌44%,损失总值约20亿美元。9月13日,LTCM的股本金43亿美元几乎全部赔光。LTCM因此根本没法还所借的债,只好最后由联储出面救灾。9月23日,联储出面组织以美林和摩根等15家国际性金融机构注资37.25亿美元购买了LTCM的90%股权,共同接管了该公司。


当然还有最近这次最为臭名昭著的法国第二大的银行,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 的“流氓操盘手” (Rogue French Trader) Jerome Kerviel, 据说是“单枪匹马” 就造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交易亏损:71亿6千万美圆。

Kerviel在2000年加如兴业银行。开始只是从事办公室助理工作。但很快就升到期货交易员的位置,直接操盘兴业银行的自有资金。他赌的是2007年股票会涨,操作了大量单方向(看涨)的欧洲股指期货。但全球股市在2007年初开始大掉,由于金融期货的杠杆作用,造成了巨额亏损。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