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期货案例分析之三:国储铜事件 (1)

(2008-05-25 02:58:27)
标签:

财经

分类: 数据:期货投资

期货案例分析之三:国储铜事件

 

2007-04-20

 

 

老博按:

 

  1. 此类事件层出不穷,和贪官公款赌博,在澳门或拉斯维加斯一输几千万没本质上的不同,只是规模更大而已。只要没有适当的监督机制,腐败分子不受惩罚,或刑不当过,则此类事件还会不断发生。
  2. 2005年,自然资源供不应求,期货牛市已如此明显,居然还大手笔做空铜矿,纯属短视赌徒行为。
  3. 中国制造业一直高速发展。历来是有色金属尤其是铜的消费大国。在此国情下,居然大手笔(高达20万吨)做空铜,实属火中取栗。
    1. 自2002至2004,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废钢材翻了三番;
    2. 中国还从欧洲和前苏联大量进口废金属
    3. 中国2003年进口总额约一千两百亿美元 ($120 Bn) ,其中一半是原材料;
    4. 中国是全球铜的第一消费大国;
    5. 中国是全球钢铁的第一消费大国;
  1. 中国是全球铁矿石的第一消费大国;
  2. 中国是全球大豆的第一消费大国;
  3. 中国是全球石油和能源的第二消费大国;据说现在(2008) 已取代美国成了第一消费大国。

            如此国情,居然大笔做空铜,我只能想到用“丧心病狂” 来形容。

  1. 海外基金对铜的供应渠道拥有控制权,在这种条件下做空铜,国储局及其交易员除了赌博技巧,缺乏期货的基本常识。足见国储局决策层昏聩糊涂,比晚清官僚有过之而无不及。
  2. 20万吨现货交割,相当于全国产量的1/3,对于中国这个每年约80%需要进口的铜消费国,严重影响国家战略物资安全。局做为国家战略物资储备机构,其目标,也就是其唯一的目标,就是保证国家战略物资安全。绝对不能以赢利为目的。如此以国家安全为代价,大规模参预高风险投机,是一种严重犯罪行为。
  3. 在这种情形下,居然不设立对冲避险(Hedging) ,单向操作,根本是用国有资产做赌注。其中腐败黑幕,输了是国家的,赢了是个人的,下面报道汇集有所反应。
  4. 株冶事件,中航油事件,和此次国储铜事件重大亏损的主角都有相同的特点:他们都在国内是老大,自认有实力、有后盾。他们都有强烈的控制市场的欲望,坐井观天,妄图操控市场。将市场当赌场,是取败之道的根本。
  5. 这三次事件后,国内许多行业人士、专家学者都以阴谋论解读,认为我国企业在期货市场巨亏、在现货市场受挤兑的主要原因,是交易所设在别的国家,交易法则是别人制定,定价权在别人手中,被国际基金狙击所致。而没有认识到中国是资源消费大国的国情,在此根本条件下投机做大空,手中没有现货,是所谓的 “光屁股做期货或期权 (naked futures or options)” ,风险极高。同时从业者素质低下,缺乏最基本的风险管理意识。如此大头寸居然单向豪赌而不加认何对冲避险手段,自然最后是自取巨祸。

 

 

事件概要:

 

从9月份开始,中国国家物资储备局的一名关键交易员刘其兵在LME建立了大量的空头头寸,而12月21日是这批空头头寸期权到期日。这笔头寸的数量大约在20万吨铜,由于建仓的量太大,早已被国际基金盯上。中国是铜进口大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刘其兵却在国际市场上抛出数量如此巨大的铜,令国际基金们感到不可思议。。。

 

始于2003年的铜牛市火上浇油,铜价迭创历史新高,每吨铜价从3500美元左右一路狂涨到接近4500美元的水平。。。

 

刘其兵自10月1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11月中旬,刘其兵失踪。。。

 

为挽救大量的海外空头头寸,国储近期为“空头”造势。此前行事极为低调的国储,在过去两个月内频频高调出场:

 

  • 10月开始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增加库存。。。
  • 11月11日,国储一位官员声称,国储目前的铜存储量有130万吨,远远高出此前市场预计的30万吨水平。。。
  • 自11月16日开始连续四周,国储每周在国内现货市场上通过拍卖手段抛出2万吨现货。。。
  • 除了在国内现货市场上抛铜之外,国储在期货市场上也非常高调。有外电报道,11月16日晚,国储已向国务院申请要求出口20万吨铜。。。

 

国储的反常高调同力图挽回在LME所做的空头头寸亏损有关。因为国储的这些言论和举措意图非常明显,都是有利于沽空投资者的。但事与愿违,国储的行为反而刺激铜价进一步上涨。

 

至12月12日,沪铜伦铜再创新高。LME三月期铜终盘收报每吨4373美元。。。

 

12月12日,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表示,由于缺乏对市场风险的有效控制,“国储铜”事件代价惨重。。。

 

12月中旬,分析师称Rio Tinto PLC (RTP)周二在一个不公开的简报会上表示,  中国已经向空头头寸交付了预计140,000吨铜,而且还将进一步交付240,000吨。

道琼斯通讯社(Dow Jones Newswires)未能立即联系到这家资源集团证实这一预计。。。

 

随着12月21日第三个周三的过去,被市场广为关注的“国储铜”事件也逐渐平息。虽然国储局除了进行四次国储铜竞价销售以外并没有向市场公布更多的消息,但是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出席《财经》杂志年会时的讲话已经给“国储铜”事件确定了性质,刘明康指出:“从国外的巴林银行、安然公司,到国内的‘中航油’、‘国储铜’事件,无一例外地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而按照市场流传的各种版本,据称国储调节中心在9月卖空了近20万吨铜。但有人说是卖了期货的,也有人说是卖了看涨期权的。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外人是难以搞清楚的。因为无论对国储还是LME而言,这都是商业机密,是无法得到求证的。。。。

 

 

报道汇集:

 

[国储铜事件] 交割14万吨铜 国储低头认输?

 

www.cnfol.com 

2005年12月19日 15:02  中金在线  

中国已经向空头头寸交付了预计140,000吨铜,而且还将进一步交付240,000吨,分析师称Rio Tinto PLC (RTP)周二在一个不公开的简报会上表示。

  道琼斯通讯社(Dow Jones Newswires)未能立即联系到这家资源集团证实这一预计。

 

 预期中总计380,000吨的铜大大超过了交易员预计中国国家物资储备局(State ReserveBur eau)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ondon MetalExchange)建立的100,000-200,000吨头寸,其中大部分为12月21日交付。

 

  Macquarie Research的分析师援引Rio Tinto铜产品主管TomAlbanese的话称,中国在未来两周内的行动将对铜价暴涨的可能性起到十分关键的作用。

 

  按照之前分析人士的估计,在交割日到来之前,国储中心有三种选择:一是实物交割;二是强行平仓,认赔出场;三是展期,即继续做空,将合约调整为未来到期的远期合约,以时间换空间。如果上述报道属实,无疑宣告国储局在对决中失败。

 

  虽然这场战斗的主角是国储和国际基金,但这场战斗所引发的直接结果,却是伦敦金属期货交易所(LME)铜期货价格接连创出历史新高,以及由此带来的全世界铜价疯涨。作为铜消费和进口大国,在这次市场灾难中中国的立场和命运尤其令人瞩目。

 

 

基金逼空

 

  11月中旬之前,国储和基金之间只是一场“暗战”,除了外界看不懂为何铜价会“无缘无故”地不断创出新高外,没有人会知道这场战役的背后推动力来自何方。直到11月中旬,一名关键交易员刘其兵(他被认为是国储在国际市场上进行铜期货交易的代表)失踪,才逐渐揭开这一战役的面纱。据报道,刘其兵自10月1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很多海外媒体都用“人间蒸发”来形容他的失踪。直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此人的公开讯息。

 

  为何刘其兵会成为该次期货交易的争执重点呢?原因在于刘其兵在LME建立了大量的空头头寸,而12月21日是这批空头头寸期权到期日。据悉,这笔头寸的数量大约在20万吨铜,由于建仓的量太大,早已被国际基金盯上。中国是铜进口大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刘其兵却在国际市场上抛出数量如此巨大的铜,令国际基金们感到不可思议,并认定国储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现货可以交割,因而乘机发动逼空战役。

 

  从9月份(刘所介入的三个月期铜合约开始月份)开始,始于2003年的铜牛市火上浇油,铜价迭创历史新高,每吨铜价从3500美元左右一路狂涨到接近4500美元的水平。如果逼仓成功,国储可能在这单做空合约上亏损近亿美元。

 

 

国储抛铜

 

  面对国际基金这种咄咄逼人的“逼空”态势,国储打响了保卫战。

 

  为挽救大量的海外空头头寸,国储近期所有举动都在为“空头”造势。此前行事极为低调的国储,在过去两个月内频频高调出场:10月开始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增加库存,11月11日,国储一位官员声称,国储目前的铜存储量有130万吨,远远高出此前市场预计的30万吨水平。

 

  自11月16日开始连续四周,国储每周在国内现货市场上通过拍卖手段抛出2万吨现货。分析人士认为,国储的反常高调同力图挽回在LME所做的空头头寸亏损有关。因为国储的这些言论和举措意图非常明显,都是有利于沽空投资者的。但事与愿违,国储的行为反而刺激铜价进一步上涨。

 

  除了在国内现货市场上抛铜之外,国储在期货市场上也非常高调。有外电报道,11月16日晚,国储已向国务院申请要求出口20万吨铜,这一数字与传闻中国储在LME所建的空头头寸相符。在此传闻下,LME三月期铜价格下跌了近40美元至4075美元水平,但很快又涨回了原来价位。随后,从宁波港传来的消息称,在合约交割之前,国储已经向新加坡的LME仓库运出了超过3万吨江铜(江西铜业出产的铜)。同时,国储还在沪铜市场的12月和1月合约上抛了近4万吨空单。从沪铜交割库传出的信息看,这些空头合约都将会予以交割,而国储已经将4万吨铜运入了仓库。

 

  阶段战局

 

   尽管对决暂时不会在12月21日分出胜负,但之前的战局显示,阶段的胜负已然明了。

 

   11月16日,被看做是国储中心与国际基金大鳄的首战。当日,国储中心受国家物资储备局(下称国储局)委托,以公开竞价方式抛售了2万吨铜。此后,连续四周,国储局在北京每周进行2万吨储备铜竞拍,四次竞拍,共成交51099万吨。

 

   同期,上海期货交易所公布的持仓显示,国储局借以操作的主要通道之一——中粮期货席位,其中一个交易日内就累计抛空期铜4万吨。

 

   对于拍卖铜的目的,中国期货业协会副会长常清认为,一是为了满足国内铜加工企业的生产需要;另外,国际机构操纵了国际铜价,并频频“挤仓”国内买家。因此国储抛铜是反周期调节,是为了让铜价回归供求关系。

 

   在国储局公开拍卖储备铜的同时,国家发改委也公开表态,炼铜业产能过剩,将受到重点调控。

 

   对此,市场的共识是,国储局意图通过打压上海铜价,进而拉低伦敦铜价,实现在LME的空头获利,起码损失不会过于惨重。

 

 

事与愿违

 

   LME铜价只是在国储局首次抛铜的当天出现短暂下跌。随后几次抛铜日,市场不跌反涨,12月12日,沪铜伦铜再创新高。LME三月期铜终盘收报每吨4373美元。同日,上海期铜高开高走,全线上涨。其中主力合约602以40170元报收,上涨810元,盘中创下40180元的历史新高。

 

   LME铜价再次推升的背后是国外对冲基金继续建立多头头寸。据美联社报道,美国Moore Capital、Vega Asset Management、Touradji Capital对冲基金以及英国主营商品期货的对冲基金Armajaro都在11月16日之后,又新建了大量多头仓位。而原有多头仓位的伦敦定量对冲基金Winton Capital创始人戴维·哈丁公开表示:“我们做多已有很长时间,并且仍然看涨。”

 

   分析人士表示,海外基金看多的理由是,中国已持有巨大空单但没有足够的供应量;中国需要回补空头仓位,而且海外基金对铜的供应渠道拥有控制权,这两个因素国储局都无力改变,未来同样难言乐观。

 

   未了之战

 

   对于展期,这其实是一个无奈之举,如选择20万吨现货交割,这相当于全国产量的1/3,而对于中国这个每年约80%需要进口的铜消费国,将会一定程度影响到物资安全;而如选择买入平仓,亏损巨大。少量交割不至于影响物资安全,而大部分展期从长计议,以时间换得空间,期望未来铜价会下跌,减少损失,甚至盈利。

 

   而展期并非是“免费的午餐”。展期操作为买进到期合约,同时卖出相同数量的远期合约,而目前LME的远期合约价格低于近期合约,一买一卖需要支付成本。据上述权威人士分析,国储局为实现展期,每吨支付的差价约为300美元左右,15万吨就有约4500万美元的损失。

 

  事实上,官方已经承认国储铜的亏损。12月12日,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表示,由于缺乏对市场风险的有效控制,“国储铜”事件代价惨重。这是国内政府高官首次对“国储铜”事件表态。

 

   此后,面临同样的问题是,结果能否如国储局所愿。

 

上述人士认为,支撑国储局做展期的决定,另一重要依据是,铜的现货市场未来的基本面是供大于求,其期货价格相应也会长期看跌。

 

据国际铜研究小组(ICSG)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欧洲铜消费同比下降8.7%至247万吨;日本同比下降5.3%至79万吨;美国同比下降8.5%至151万吨;而中国1至10月铜消费高达248万吨,同比增长10.9%。

 

   而就在10月底举行的LME年会上,铜价将会走低还是各方比较认同的说法。标准银行(Standard Bank)在今年的LME年会上预计,2006年铜市将少量过剩26.3万吨,均价为3125美元;2007年过剩45万吨,均价将跌至2425美元。汇丰银行在基本金属展望报告中预测,因新铜矿供应量激增,LME现货铜2006年均价为3086美元,到2007年将回落至2646美元。

 

   但尽管这样,期货市场却出现了与预测的基本面悖离的走势。

 

   对此现象,国内资深期货专家刘仲元的认识是,“LME并不如人们想象中的那样,是一个纯粹按照供求关系来定价的国际市场,它实际是一块大鳄丛生的沼泽地。与石油一样,在期货市场里交易的价格早就脱离了供需的基本面,很大程度上就是基金利用各种题材在炒作拉升,希望未来回归基本面,并非易事。”

 

   而在刘仲元看来,对于未来,国储局同样无力改变的一个不利因素是,许多看多的基金实际掌握铜矿供应权,之前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国智利出现供应中断;印度炼铜企业Birla发生火灾;麦克莫兰铜金公司上周二宣布:该公司旗下的全球第二大铜矿印尼Grasberg铜矿生产低于预期等一系列事件绝非偶然。未来,只要对决继续,这种情况随时可能再出现。

 

   目前,国内外分析人士一致的看法是:20万吨都不能解决问题,如果能抛出50万吨铜,可以让国际市场的铜价大幅下跌。

 

   坊间传言,国储局在未来5个月左右的时间内还将继续在市场上拍卖储备铜。常清认为,从这几次国储抛铜来看,其中大部分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入库的旧铜。而国储局后来(包括亚洲金融危机时期)还收购了相当数量的现货铜,这几次抛售都未见到。从上述角度来看,国储库存的现货铜数量非常大。

 

   而国储局在此前的操作中的表现,似乎没有如其声称有130万吨库存的那样底气十足。在连续4周竞拍之后,目前仍没有公布继续抛铜的计划。

 

   据国联期货分析师陆承红的分析,国储又不太可能长期稳定抛售储备铜,当国储释放量再也无法弥补进口缺失数量时,内外价差必然产生回归,而回归的第一步是敞开原料进口通道,变相增加国内供应量,反而可能导致进口铜价上升。

 

到底是谁的错?

 

  “国储铜事件”到底是谁的错?有人认为是刘其兵的错:由于其过度投机,才引来国际基金的逼仓;也有人认为是国际基金的错:因为按照规定,刘其兵所建的头寸应该是机密,国际基金却违反规定窃取了该机密,并以此为依据,将中国国储视为“难得”的交易对手;也有人认为是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错:由于该所松散的监管体系,最终导致了这种基金逼仓行为的发生。

 

  最后一种观点,似乎为我们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借口——如果LME的监管措施足够严谨,基金就无法取得国储的头寸机密。而缺乏这个基础,基金们也不敢下这个赌注,而国储也就不会遭此厄运了,因为国储此前在国内期货市场上的类似操作基本上以获胜告终。

 

  但问题在于,国储在国内期货市场上的战绩,是否说明国内期货市场的监管优于LME?果真如此的话,为什么LME能成为国际铜价定价的一个最重要的风向标,并吸引最多的资金投入这个市场呢?笔者认为,国储,包括很多国内的国有企业(如中航油和株洲冶炼厂)在国际期货市场的惨败,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都在“客场踢球”,而且对这个市场的规则和潜规则,显然缺乏足够的了解。

 

  在“客场踢球”有很多弊端。贸然进入的后果之一,可能会导致自己的底牌被对手了解得一清二楚,而对对手的底细却所知不多。因为这个市场里最大的玩家——经纪公司们,没有一家是中国的。以小人之心度之,即使经纪公司有为客户保密的义务,也可能因为种种原因而“出卖”中国的企业。

 

  后果之二便是不清楚“客场”游戏的潜规则。在“客场”游戏,每个人都应该非常小心,不能“铤而走险”。据笔者了解,一些大的基金公司在做交易时,都会做好保护头寸(即反向头寸)以备不测,而很多中国企业,在多次碰壁后,仍然没有吸取这些教训。

 

  面对“客场踢球”的种种弊端,笔者认为,除了国有企业们必须做好风险控制以及认真学习“客场”的潜规则之外,另一种方法是积极发挥自己的“主场”优势,邀请国际基金加入我们的“主场”游戏,或许形势会对我们更加有利。但可惜的是,我们的“主场”却很难吸引这些大资金进入。即使有外资进入,也只是为了配合海外的期货市场,或者是通过一些“非阳光手段”借尸还魂。

 

  国内期货市场无法放开的原因,一是因为国内期货经纪公司以及期货投资者的实力还非常弱小;二是小规模的期货市场无法容纳大资金的“折腾”,就像池塘里养不得鲸一样,小市场没办法吸引大资金。但中国投资者在“客场”屡遭挫折的事实却说明,作为一个原材料商品的消费大国,其弱小的期货市场已经无法再同其巨大的消费需求所匹配。建立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主场”期货市场,对于改善原材料供需状况,在市场上“扳回一局”,争夺国际定价权,都有莫大的帮助。(证券市场周刊 中国经营报 南方周末 栗新宏 箴研 冉孟顺)

 

 

[期铜]“国储铜事件”尘埃已落尚未定

 

www.cnfol.com  2005年12月23日 10:36  中国证券报  刘仲元

 

  伦敦时间的12月21日过去了,这意味着沸沸扬扬的国储铜事件也告一段落了。因为12月21日是LME12月铜期货合约的最后交割日。而按照市场流传的各种版本,据称国储调节中心在9月卖空了近20万吨铜。但有人说是卖了期货的,也有人说是卖了看涨期权的。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外人是难以搞清楚的。因为无论对国储还是LME而言,这都是商业机密,是无法得到求证的。

 

  据说,国储在这次危机处理中交割了5万吨铜,这从LME每个交易日发布的库存信息中,似乎可以看出些端倪。在12月21日之前的2个月间,离中国最近的韩国及新加坡铜库存大增,可以统计到的入库量超过了5万吨。而又据市场传闻,国储其余的15万吨空头头寸已经移到后期月份了,移仓月份分别是2006年2月和2007年2月,而且是分别为7.5万吨。由于伦敦铜近几年来一直是远期贴水,故移仓会导致贴水损失,有人估算损失大致为1500万美元。尽管如此,移仓避开了迫在眼前的交割问题,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这个办法究竟是好办法还是坏办法,现在还无法说。如果以后LME铜价跌下来,国储不仅可以挽回损失,而且若跌得深还可大赚一票;如果价格不跌反涨,国储不仅无法挽回损失,亏损数额还会在原来基础上进一步扩大。

 

  从LME12月21日的头寸分布来看,2006年1月19日至2月15日的头寸尚有34910手,比上一日增加了261手。“国际大鳄”们是否会放弃逼仓,还很难说。如果真像传言所说,国储在2006年2月合约上留有3000手空头,这块“肉”还是蛮肥的。因为几乎占到期间持仓的9%,仍旧很容易成为“国际大鳄”们的目标。因此可以说,逼仓条件依旧存在。一旦逼仓继续进行,对国储来说,只有交割一条路可走。当然,从时间上看,留给国储准备的时间比上一次要多,可以从容应对。

 

  显然,尽管12月21日已经过去了,但是,尘埃已落尚未定,后市究竟会如何演绎,尚需观察。对国储而言,未来二个月操作手法极其重要。笔者认为,不能抱着侥幸心态,将决策依据建立在“国际大鳄”们可能不逼仓的基础上;必须早做准备,以免到时措手不及。另一方面,也可以在操作手法上灵活一些,比如在价格有所回落时采用小比例买进手法,如果大鳄们将价格逼上去,则平仓获得利润弥补一些损失,同时对空单进行实物交割;如果价格回落则更好,因为大部分空单可望解套甚至获利。但是必须注意两点:一是不能增加空单,因为空单已经足够多了;另外一点是必须做好信息保密工作,如果稍有动作就被对手掌握,就很难获胜。

 

事实上,国储掌握庞大的库存,利用期货市场进行保值或轮换作业,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既然从事期货交易,有赔有赚也是正常的。长期以来,国储一直在进行期货交易,应该也有赚钱的时候,不过其新闻效应没有输钱那么厉害罢了。不能够因为输了一次就将其打入十八层地狱,甚至将期货交易本身都否定了。当然对国储来说,更为重要的是:首先要做好目前危机处理工作,尽可能降低损失;其次,尘埃落定之后,应该切实进行总结,吸取以往经验教训,从而建立起一套完整的风险控制制度,寻找到适合自身的交易方法。(东银期货)

 

 

从"国储铜"事件看铜加工企业原料风险来源

 

 

2005年12月27日 12:58 期货日报

  

  随着12月21日第三个周三的过去,被市场广为关注的“国储铜”事件也逐渐平息。虽然国储局除了进行四次国储铜竞价销售以外并没有向市场公布更多的消息,但是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出席《财经》杂志年会时的讲话已经给“国储铜”事件确定了性质,刘明康指出:“从国外的巴林银行、安然公司,到国内的‘中航油’、‘国储铜’事件,无一例外地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

 

  实际上,在整个“国储铜”事件当中,付出了惨痛代价的不仅仅只是国储局一家。在国储局“为缓解当前国内铜供应紧张状况,满足国内消费需求”而进行的一系列动作和宣传的影响下,国内众多的铜加工企业对国储“抛铜救市”的行为寄予了厚望,认为铜价即将下跌,于是有的企业停止了原料采购,继续加大清库力度;有的企业在接到下游订单的情况下推迟了原料的采购进度,期待铜价回落;更有的企业在国储期货市场抛售的影响下开始进行卖空交易,等等,这些行为导致了企业的生产经营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影响,企业也因此而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笔者认为,“国储铜”事件给众多铜加工企业带来的教训是深刻的。铜加工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一定要大力加强原料风险防范的力度,切忌忽视原料风险的来源。(个股全面跟踪 黑马将从这里起飞…)

 

  原料价格波动风险巨大

 

  在国储局开始“抛铜救市”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国内现货铜价从37500元/吨上涨到42000元/吨,期铜合约价格从35500元上涨到42300元。而与此同时,LME现货铜价已经达到4500美元,COMEX12月期铜合约的价格更是达到4900美元。如果说期货市场的投资者还可以因为看不懂市场等原因而离场观望的话,那么铜加工企业则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铜价上涨的事实,而无论这个事实和自己的预期相差得多么远。

 

  正视原料风险的来源

 

  铜加工企业的生产经营通常采用的是“以销定产”的经营方式,一般采用“原料价格+加工费”的计价模式进行产品销售,按照这种经营方式,理论上讲加工企业并不会受到铜价波动的影响,也不会承担铜价上涨所造成的损失。但实际上,由于企业在原料的购销平衡以及生产组织上并不能做到单一合同之间的完全对应,这就使得加工企业不得不面临着铜价波动的巨大风险。也就是说,铜加工企业所面临的原料风险并非来自于铜价的上涨,而是来自于铜价的波动。企业经营真正的原料风险来源并非来自于原料市场,更是来自于企业自身的风险防范意识。

 

  在生产经营过程中,铜加工企业通常只是注重产量和质量方面的问题,而忽视了这种由于原料价格波动而造成的经营风险。特别是在铜价水平较低的情况下,企业没有形成足够的风险防范意识和健全的风险防范措施,而当铜价逐渐上涨而且波动程度日益加大的时候,受市场条件以及资金方面的影响,企业生产组织的难度也逐渐加大,原料波动所造成的风险就开始显现出来。如果缺乏必要的保值意识和保值手段,原料价格在短时间内的波动就有可能浸蚀掉企业的所有利润,这也是一些铜加工企业对铜价上涨难以承受的主要原因。

 

  所以,从企业的管理运作来看,一定要根据企业自身原料敞口的方向去对冲操作,而不能仅仅根据主观的判断去进行经营,这是“国储铜”事件给铜加工企业带来的最大的教训。

 

  加强市场监控建立信息系统

 

  从国储铜事件的发展过程来看,国家储备局物资调剂中心是在10月31日召开的行业座谈会,从此掀开了一系列期货、现货抛铜行动的序幕。由于国储局一开始矢口否认单位有刘其兵其人,而后又声称“初步调查结果显示,该交易员个人应为损失负责任”,所以很难想象,在这种市场情况之下,如果一家企业没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在剧烈波动的市场面前,能从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中甄别出适合自己的信息。

 

  而实际上,从9月下旬开始,有关国储在伦敦市场上抛售了超过20万吨期铜的消息就已经在境内外期货市场逐渐开始流传了。如果铜加工企业在此前就能够加强风险控制意识,建立完善信息系统的话,那么就不难在纷繁复杂的市场环境下保持一种客观的心态,至少不会去盲从地跟风抛售,忽视企业经营中原料风险的真正来源。

 

  2005年12月22日,国资委主任、党委书记李荣融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回答记者有关国储铜以及中航油、中储棉等国企在境外保值的问题时指出,母公司要加强对境外公司的监管,很重要的手段就是要建立信息系统。

 

  由此可见,铜加工企业回避原料价格的波动,重要的不是在期货业务方面投入的大小,而是要建立健全一套完整的信息系统,从风险来源上去管理企业的风险防范工作。

 

 

国储铜事件全记录

 

 

近些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中国已经成为原油、铜铝、铁矿石、棉花、大豆、豆油、棕榈油等商品的主要进口国,参与国际期货市场定价就显得格外重要。从这个角度看,相信此次铜交易背后有着政府的良好意愿,那就是通过期货市场来调控价格。这是一个非常具有积极意义的信号。如果要掌握定价主动权,就必须主动参与期货市场。中国的崛起,必须不能局限于有形的实物市场,而是要拓展到国际金融以及衍生品市场,从战略的高度保证国家利益,避免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国际采购中吃亏。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