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青石磊
知青石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1,886
  • 关注人气:1,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深圳第一个10年(5)工程部的同事们

(2013-07-06 10:02:25)
标签:

张海勇

于川

刘华

藏式先

石磊

分类: 人生踪迹

我在深圳第一个10年(5)工程部的同事们
我在深圳第一个10年

谨将此文献给卢锦前:一个改变了我命运的人

 

(5)工程部的同事们

 

罗其标经理:广东肇庆人,毕业于文革开始前后的华中工学院工科。罗具极强的执行力,和扎实的机械底。我与罗一直都是好朋友,直至罗退休、我离开中华后,属于忘年交的那一类。退休后,罗曾在澳门管理过一家自行车工厂(受聘于南华自行车公司。到澳门设厂,是当时国内自行车业为了避开欧美倾销起诉的无奈之举);之后又与人合资,在他老家附近的广东四会市办过一家自行车制造公司,期间我曾与他相约一起在我家附近的金威啤酒厂喝过生啤,已过60的罗,依然是思维敏捷、精力充沛、豪情万丈地。罗是中共党员,曾经也是党的干部;我去过他家,当时感觉很突兀的是,在他家很显眼的位置,既然有一座烛光明亮的神位;慢慢地我明白了,在广东,这现象其实是挺普遍的。

 

张海勇,东北吉林人,大伙都称他张教授(知青背景。吉林农业大学农业机械系教授,属80年代、科学的春天氛围下,那批特别勤奋的知识分子之一)。入职深中华后,一直在工程部,专注于车轮钢丝自动编织机的设计。同时,从到深圳那一天起,张教授就开始了他创业的计划和准备:目标是成为自行车行业最大的设备供应商;模拟的样板和对手是华人在此行业的一哥-台湾的旭东公司;筹备用了整整2到3年的时间:从全套的产品设计到逐步的融资计划、从市场到营销、从人员到股东,堪称细节决定成败的典范;在这同时,张海勇从未停止过对洗碗机的研发,对此产品的未来,张始终充满着信心。1994年张海勇在完成了深石化和深中华入股其新公司的计划后,开始了其创业之路。今天,从网络的信息中可以略知张海勇发展的端倪:2004年,张在深圳新型自行车产业基地用现金购买了1.5万平方米的土地,准备用于新厂的建设;张由原沧海公司的法人变化为现在新沧海公司的法人,可以想象在资本结构的蜕变中,公司变化得更有活力。记得大约在1998年,我曾带着海外的投资者到张的公司参观过,他们对张的洗碗机样机饶有兴趣;期间,也顺带参观了张公司的自行车设备装配车间,一片繁忙景象,据说,设备的订单已做到了海外市场。

 

于川,高大、帅气,是一个在上海五角场军队大院长大的孩子。80年代末,从上海交大毕业后就应聘来到了中华,还带来了一位上海一医毕业的、漂亮的上海姑娘。在办公室适当的环境下,总能听到于川用那口标准的国语、绘声绘色地表述着各类令人捧腹的玩笑段子,期间,不拘言笑的工程师们在此氛围中自然也有了一番轻松的交流。周日,在宿舍大院,于川纠集了一班来自于各部门的“锄大地(广东及港澳流行的扑克牌打法)”爱好者,吆五喝六地昼夜小赌,期间,我也会充当观众,一则我与于川是老乡,二则我愿意看到赌博中人性的真情流露:输赢中人性的贪婪、固执、奸诈、暴躁、大度、沉稳和喜怒哀乐一并暴露无遗。于川,贪玩、聪明,有生意头脑,中华公司工程师的生涯显然是不适合他的。不久,大约在90年前后,于川离开了深中华,至今一直没有听到关于他的消息。只听说,他在海南岛掘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与那位毕业于上海一医的、漂亮的上海姑娘离了婚;听说,他离异的太太现今在深圳已是拥有几家大酒楼的老板了。

 

刘华,70后,英俊、阳光;前武汉工业大学本科毕业,早年随父母到的深圳。听说家境不错,他的父亲当时似乎已是一家颇有规模公司的老总。刘华的优雅和贵族气息,是他那一代人罕有的,今天我还记得:刘华与人相处总是低调、礼貌、好脾气;慢节奏的语速、清晰、有逻辑的表述;从不抢人的话头;也不在背后不议论人;与人相处不见他有Say no的时候;工作中不争先;凡事有交代;这在当时人才济济、各自力争表现的中华公司里,确属另类,罗经理曾当着大伙的面客气地催赶过他的工作,刘华总一笑置之,从容中将工作完成。我与刘华倒是挺合得来的,他还是我第二职业的拍档,我曾接过一家外资厂货梯设计的活,刘华负责机械部分,我负责电气部分,最终顺利地完成了按装和使用。分钱的那天,我俩还痛快地消费了一把。91年前后,刘华离开了中华,跳过几家公司,听说,曾经的一份工作是帮一位证券公司的老总开车,也许以当时刘华的年纪来说(二十来岁、未婚),作为进入一个新的行业的踏脚石倒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臧式先,我在中华公司认识他的时候,他应该已接近60了。一健康、幽默、有活力、充满了智慧的老知识分子,来自于中科院自动化研究系统,研究员职称,大伙都称他为臧工。臧有着扎实的机械底,并且还熟练地掌握了计算机编程和硬件的应用,他是我见过的理论和实践结合的最好的一位自动化专业的工程师。在中华公司的那些年,臧工最令人瞩目的业绩是,实现了自行车车架气体(CO2)保护焊机械手的设计和应用,此项目似乎还得到过国家级的技术进步大奖。记得,项目组有位技术学校毕业的小伙,是安排给项目组在现场做下手的,当项目完成后,此小伙已基本掌握了此机械手的核心技术,在此后的维护和升级工作中完全地独当一面了。既能创新,又能将创新普及,这是我佩服臧工的地方。在我们离开中华公司前,臧工一直住在我的楼上,我们常有走动,属忘年交一类的好朋友。臧工到深圳来是抱着创业梦想的。终于,从1995年起,臧工就开始走上了一条与人合作创业的梦想之旅,历经坎坷,臧工终于成为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股东,产品是动脉支架,属此类产品国产化的第一例,臧工是发明人之一(当然投资人也在发明人之列)。近年来,我和臧工各自都在忙着自己的事,已失去了联系。

 

当年的工程部,还有我前辈级的:研究金属材料的丁工、来自于内蒙坦克制造工厂的李奇、来自于江西洪都机械厂的上海人朱工、叶工夫妇、来自于安徽三线工厂的上海人陈工、曹工(曹工当时在品管部)夫妇,副经理王工等等;小我一代的有,曾与我一同开发过自动货仓项目的陈郁洪、专门负责项目跟进的湖南靓仔刘永彦、电器工程师、工程部靓女小刘,前处理的化学工程师黄立菲等等。

 

我在工程部大约9个月左右的时间,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还是挺快乐和充实的:专业对口,工作也有交待,8小时工作时间也算稳定;与同事、上级相处也算融洽;又因为我与前工程公司的渊源、和我在行业内有过承接较大工程的经验、因此我在工程部工作期间竟然有了炒更(第二职业)的机会,而且收入不菲,这种情形在当时的深圳,已属正常,从世俗的角度来说还是一件挺有面子的事。至今还能记得在此期间,曾承接过的工程,除了与刘华合作的、为一家港资厂设计和制作的货梯外,还与机修车间电工班的同事合作,为第一家进入深圳的台商自行车零件厂(美而光座垫)进行了新厂房的电力设计和设备的按装。

 

在这段时间,公司人人都是那样的忙碌,在新鲜的合资企业里、各自努力地表现着自己,因为大伙明白,铁饭碗不再、炒鱿鱼已成现实。公司的订单也在日益地增长,每天2000多台的成品车等着装柜、上船,全部是赴欧美的外单。也许大部分的员工未曾想到,在此氛围中,公司的高层们正悄悄地酝酿着一场即将来临的变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