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弄春十三月
-弄春十三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09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感谢勃兰威尔,收藏诗评!!

(2008-07-08 23:35:48)
标签:

评论

分类: 邻里心音

(128恶搞)且趁夜深人静时,独坐空旷湖水边

——评弄春十三月临屏诗作《静之湖》

文/勃兰威尔

 

    伟大的德语系诗人里尔克写道:灵魂没有了庙宇,雨就会落在心头。
    人无论经历任何艰辛与磨难,只要拥有一片可以依附停靠的港湾,我们就不会感到绝望与孤独。“总算还有一片水域可供停泊”,这是一个出色的开头,它在诗人的心中起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至少还存在这一片宁静安逸的空间,那么无论面对任何风雨,都将无所畏惧,都能够坦然地面对与承受。这是一个倒叙的手法。它直接让我们明白,为何第二节的陈述如此地冷静而平淡。为何不把这一节放在陈述的后面,原因就显而易见了。这表现了不是抱有一种事已至此的态度,无可奈何的态度,而是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这股支撑自己的力量很强大。
    一个出色的开头,就好比在这场临屏擂台上,打出了一记漂亮的“直拳”,给全场的观众眼前一亮的效应。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是否看好这名选手。
   “三十年的行走,马已失前蹄/我体内不再湿润,那些花儿/那些鲜艳,善良与诚实,/那些填补肉身缝隙的劳作,早已让我习惯给予/习惯沉默  习惯舍弃  习惯一无所有”这一段朴实而冷静地叙述,每一个字与词从口中说出,都显得那么的安静,淡然,从容不迫。仔细阅读这些话语,“那些花儿,那些鲜艳”这些句子很平常,或许有人会说很俗套的语句,在诗歌中出现,却收到了意想不到了效果。生活就是再平常不过,再俗套不过。陈旧的语句,却能够在本诗之中体现出新意。如后面的诗句“时光流逝,风不关心我”也是如此,这些语句读来很自然,比较有效地衬托着平凡!虽然没有“语出惊人”,但是面对我们所经历过的生活与俗世,本应怀有这样一颗心灵。如果去刻意标新立异的写,就读不到这一曾真滋味了。这些句子要整体来读,读来有一种美感。这也让我重新认识了何为“创新”,何为“俗套”。并不是别人用过词汇句子的我们不能用,那样几乎写不出一篇能够读的通顺与理解的文章来。
    创新体现在思维上,结构上,乃至思想上。这也再次向我们证实,诗人应当怀有一种朴实的心态,轻词汇语句,重结构与思想。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提出这一问题。所以任何再俗气与平凡不过的话语,在诗人的笔下,在个人的风格之下,也能表现出非凡的气质来。只是在于你能够将他们运用在恰当的环节,在特定的氛围中。这就是对诗意的掌控能力。
    这一节,这名选手平平打出“刺拳”,遵循传统,在不断试探与击打的同时,把握能够击败对手的机会。
   “今夜,我只愿做美丽的烟尘。散落于这个俗世,在岁月的堰塞积垢之间”,一首歌这样唱道:“我是否真的一无所有,心中的火再也没有一点光和热”是的,真的一无所有,只愿意做烟尘。渺小而细微,但是这烟尘毕竟是一个真实的自我。所以无论散落在何处,甚至是遭受“拆散、扭曲,细碎”。实际上这是诗人,在微风吹拂的湖边的一种遐想。不难看出,优美的湖畔,接受的是一颗破碎的心灵。独自承受着遭受的痛苦与磨难,从来也没有失去过自我!拥有一个真自我,那么就等于拥有了整个世界!独特的构思,也隐藏着某种思辨。只要我们坚定信念,一切都不算什么,一切都会挺过去。
    此节很能够打动人,防佛打出了一记“左勾拳”,击中别人的下巴,使人感觉麻麻的,坠入湖中。
   “时光流逝,风不关心我。虽然我有幸沦为过客,但它,没有验证我的伤/月光之下,水淡泊,湖缥缈,鱼把最后的泡还给自然。而我,面部/波澜不惊”
    风当然无法理解一颗细微的烟尘,伤口有多大,多深。月光的出现,照射的平静的湖面,以及透气的鱼。入情入景。“把死者还给土地,把泪水还给母亲”而把一粒烟尘还给本属于它的那个港湾,那座庙宇,那个宁静而安详的湖泊。这里的“风”与“湖”都是一种象征,诗人运用这些意象来表达:而我,我们,面对冷眼与嘲笑,关心与包容,荣辱不惊。
    这一节有很深,也有许多层的含义,情景交融,让人琢磨不透,难以看穿。仿佛打出了几下“摆拳”,给予对手沉重的打击,难以躲闪。
    “今夜,我在天堂。湖,是我最后的处所,我将以一个逝者的名义融入静谧空旷”最后一段呼应了题记,也是整体情感的一种收拢与提炼。回顾全诗,诗人营造出一个平淡,从容,优美的湖畔,仿佛置身于天堂之中。带领我们一路走过悲伤,走出悲伤。或许,那美丽的烟尘是一粒骨灰,死去的人最终与风中的人和西沉的月融为了一体。与其说悲伤,不如说是一曲挽歌。这个湖泊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天堂湖。
    最后一节防佛是一记“后手拳”,如果击中要害,威力很大。
~~~~~~~~~~
    全诗的一个总结:这名选手打出了一系列漂亮的组合拳,配合独到的步伐,将力量与技巧发挥到位。作为临屏作品已经相当难得,虽然没有迈克泰森那样上来就咄咄逼人的气势,但是在冷静与平淡中,突现了实力,貌似拳王刘易斯的风格。
    诗歌的不足之处:诗歌在表达意旨上有些模糊不清,平淡随和中还缺乏一种应有的执着。“还有一片水域可供停泊”。这才像一个拳击手应有的意志,一种不屈服,不认输的运动精神。
   
——————————————————————————————————————

弄春十三月原诗:

《静之湖》
——今夜,我在天堂

 

总算还有一片水域可供停泊。

 

三十年的行走,马已失前蹄

我体内不再湿润,那些花儿
那些鲜艳,善良与诚实,
那些填补肉身缝隙的劳作,早已让我习惯给予
习惯沉默  习惯舍弃  习惯一无所有

 

今夜,我只愿做美丽的烟尘。散落于这个俗世,在岁月的堰塞积垢之间,
我以浪的姿态漂浮,或挤压,或拍打,轻吟手语,任
柔软的骨骼一枚一枚地拆散、扭曲,细碎。

 

时光流逝,风不关心我。虽然我有幸沦为过客,但它,没有验证我的伤
月光之下,水淡泊,湖缥缈,鱼把最后的泡还给自然。而我,面部
波澜不惊

 

今夜,我在天堂。湖,是我最后的处所,我将以一个逝者的名义融入静谧空旷

2008年7月5日18:00时临屏
注:天堂湖,位于大别山南麓的一处风景名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