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zhengmouyong
zhengmouyo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汉字的优势、存在问题与改良

(2009-04-28 14:21:13)
标签:

汉字

优势

问题

改良

教育

二、 汉字存在的问题

 

    汉字自身具有的优势与得天独厚的外部环境,使它几千年来一直作为中华民族一根无可替代的精神支柱。历朝历代以来,很多人崇拜汉字,歌颂汉字,陶醉于汉字文化中,以至于有人把汉字看成天赐神物。上世纪末,就有一家电视台播放了一部名为《神奇的汉字》的电视片,把汉字吹捧成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字。此片播出后,持不同“学见”者群起而攻之。之后,文字学界引发了一场新的汉字优劣论的舌战。我想,汉字既是当今世界上历史最长且作为母语使用人数最多的文字,又是世界上争议最多的文字,简单地用好与坏、优越与落后来下结论,都是欠妥的。但实事求是地认识其优缺点,却是很必要的。上面已经总结了汉字的种种优势,下面我们再来探讨汉字的存在问题及其原因。

 

(一)汉字存在的问题

 

    汉字存在的问题,如果用现在的术语来讲,可以叫做“脏乱差”。汉字字数太多,而且大部分是垃圾字,没有多少价值,所以“脏”;汉字有不少多音字,最多的字超过6个读音,大部分人都难以区分清楚,所以“乱”;汉字有不少字的形体繁复模糊,视觉效果不好,所以“差”。

    1、字多难学

    一般来说,一种文字在其发展过程,逐渐创造一些新字词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作为非拼音方块形文字,太多的单字会增加人们学习应用的难度。由于对这个问题缺乏正确的认识,历史上几乎没有人去研究过如何有效地使用汉字,用较少的汉字去发挥较多的功能的问题,历朝历代也从未产生一条国家法律禁止公民造字。既然造字不犯法,大家想造就造呗,保不定哪一天你也能成为仓颉第二或仓颉第三。我们字库里的汉字就是这样越来越多,越来越脏,每隔几百年,数量就要翻一番。我没有考证过秦始皇统一文字时有多少字,但估计顶多几千字。问世于东汉的《说文解字》收字9353个,另有异体字1163个。到公元5世纪时,吕忱的《字林》收字总数12824个。公元543年,梁朝人顾野王的《玉篇》收字22726个,一个世纪就将近翻一番。1066年,司马光等编的《类篇》收字31319个。1716年,清朝人张玉书等编的《康熙字典》收字猛增到47035个。而1985年发行的《汉语大字典》收字更增加到54678个,这部经过微缩后的工具书竟然还有2429页,1545万字。我敢肯定,再聪明的人,就是学习八辈子,也掌握不了所有的汉字

    那么我们实际上需要多少汉字呢?

    首先,从汉语音节的数量看。汉字虽然有5万多个,但音节只有400多个,按四声分也只有大约1000个。很多汉字都是同音字,同音字在口语上是没有区别的,我们日常用口语交流就是以音节进行的。如果实行一音一字,给汉语普通话的大约1000个发音各选择一个汉字,只需 1000个字。我们把这1000个字看成汉语的“26个字母”,这1000个 “字母”就可以产生无数个汉语多字词,这些词相当于拼音文字的单词。所以从理论上讲,我们只需要大约1000个汉字。

    其次,从常用字的数量看。作为常用字典性质的《新华字典》虽然收汉字9000多个,但根据现行语文教材要求,一个学生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大约也就接触四千多个汉字。而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认识的汉字一般还低于这个数,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进行交流。我们再看国家公布的《现代汉语常用字表》,该表收汉语常用字2000个,次常用字1500个,合起来也才3500个。所以, 3500个汉字基本能满足我们使用的需要。

再次,从文化继承方面看。汉字产生已经三千多年,一方面,它作为汉语的书面表达形式,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语法体系。另一方面,它作为汉语的记录符号,为中华民族留下了无数的文化典籍。所以,我们必须充分考虑已有的汉字资料尤其是中华民族几千年优秀文化典籍的问题,而且,适当保留一些同音字有利于发挥汉字的艺术功能,使我们的文化更精彩。从这方面的需要出发,研究结果表明,起码要 1500个到2500个,顶多不超过3000个。

   由此看来,我们顶多只需要现有汉字总量的4-6%,而我们为那95%几万个字背了几千年的包袱。真是愚蠢啊!

    2、音多难读

    由于各种原因,不少汉字存在着一字多音的问题。在《现代汉语词典》所收录的大约1万个汉字中,就有大约1000个字是多音字,最多的一字六音。如“呵”字有ā、á、ǎ、à、a、hē 6个读音,“啊”字有ā、á、ǎ、à、a 5种读音。“和”字有huó(和面)、huò(和药)、hé(和平)、hè(应和)、hú(赌博和了)5种读音(还不包括轻声)。 “差”字有chā(差别)、chà(差一点、太差)、chāi(出差)、cī(参差)4种读音。“朴”字有pō(朴刀)、pò(朴树)、pǔ(没有加工的细木料;朴素)、piáo(姓氏)4种读音。“恶”字有wū、wù、ě、è 4种读音。 “欸(诶)”字最烦人,用处不多,读音不少,我至今搞不清有几个读音。

    多音字有多种情况,一种是音不同义也不同,如“参”字有“参观”的“参(cān)”,“参差”的“参(cēn)”,“人参”的“参(shēn)”。另一种是音不同义相近,例如“壳”字有“鸡蛋壳”的“壳( ké)”、“地壳”的“壳(qiào)”,“壳”的意思都是坚硬的外体。再如“刚劲”的“劲(jìng)”、“使劲”的“劲(jìn)”,“劲”都是力气的意思。等等。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我总觉得不太科学。有些多音字真让人觉得毫无道理,像山东漯河的“漯”字读tà,河南漯河的“漯”字读luò;河南渑池的“渑”读miǎn,山东渑水的“渑”读shéng,我相信这样的字只有当地人或一些地理学家不会读错。还有些多音字我觉得有故弄玄虚之嫌,如“秘(b-ì)鲁”这个音译国名,为什么不叫“必鲁”呢?

汉字一字多音问题,大大增加了人们学习使用的难度,几乎每个人都饱受过多音字的折磨。好在编者们都善解人意,体贴入微,他们一般都会在所编的文字工具书中附上《上古音字表》、《中古音字表》《通假字表》、《异体字表》、《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等内容。不过,现在除了极少数专业人员,有谁愿意为了搞清一个字的读音而放弃看一集电视剧的时间去研究这些看过又要忘记的东西呢?

    3、体繁难辩

    到过西安的游客踏上这个让全中国老百姓都感到自豪的古都时,导游小姐推介给你的肯定少不了两种食物:一种是唐太宗未做皇帝时吃剩的羊肉泡馍,据说制作这种食品的那锅汤已煮了1400多年;另一种据说是小太监为了给吃腻了山珍海味的秦始皇开胃,到集市买了一种叫做“面”的宽边面条,秦始皇吃了这种面条后胃口大开,心情非常舒畅,即刻御赐了一个让陕西的老百姓至今都还能收取利息的“”字(当地人说这个字读biáng,见图1)。我想,像聪明的西安人一样,把汉字当作历史文化遗产看待,作为艺术或者利用它的商业价值也未尝不可。但事实上,繁复的汉字千百年来一直被作为工具来使用,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现代汉语字典》中有由4个繁体 “龙” 字组成的“”字(见图2),共有64笔。还有4个“春”字组成的“”字(见图3),4个繁体“兴”字组成的“”字(见图4),还有很多我们不认识也不想认识的字。把这些像垃圾一样的东西当作一种记录语言的工具本身就是很荒唐的事。

 

          

 

           图1                 图2                 图3                  图4

 

 

    新中国开展的汉字简化运动解决了汉字繁难的一些问题,为普及文化发挥了积极作用。现在一般使用简化的常用字,版面都比较简洁清晰,对认读记忆很有帮助,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对人眼的伤害。但问题并未完全解决,首先是少数人思想上还留恋着繁体字。从新中国推行简化汉字起到现在,一直都有人在极力维护繁体字,他们认为繁体字包含着丰富的内涵,不能随意丢掉。他们对汉字简化工作全盘否定,说简化造成“厂(廠)房空虚、开(開)关(關)无门、亲(親)人不见、爱(愛)心不存”。有人还以汉字的繁复为荣,他们不无自豪地说:你看我们这“龜”字,一看就是一只花纹美丽的寿龟,这“龍”字,怎么看都是一条麟片闪烁的神龙,而你们造的那个“龟”字那个“龙”字,一点都不像我们的龟孙龙子。真是岂有此理!其次是不按规定随意使用繁体字的现象依然存在。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国家陆续颁布了一些文字管理规定,包括简化字方案,但由于各种原因,尤其是港澳台和其它海外华人还在使用繁体字的影响,所以现在在大陆繁体字似乎还有相当的市场。再者,我们目前使用的汉字,还有很多没有彻底简化,形体上还存在繁复的问题。我们可以看一看属于常用字典性质的《新华字典》中的这些汉字:

齉龞齥齥鼺鼹鼸鸜鱹魕髑饟馕颞颧顲韈阘釄釂衅酿醾酿醽醴醭醩醪醥醨轥辚躩躢躟赃艳豒谶觾觿觽觼覊衋蔑蠿蠼蠹虌虋虁虈艬艭臜纝纆粜糵籯籰籱吁籫籝穱禴礶礵礳礨矙矡盭盫癵癳癯癣瘿迭疅疀甔瓤玃玂獿犪犥犣爩爢爨灪灨滦灞瀹灅灊灗氲氱氎毡氄氍氎歼欝欛欙欎欌旟旞旛旚攭攮攥攟攍攌戵戆忁忀彝彟幭巙屃孊孆孅孁嬽奲夒夔夁壡壤圞圙冁厵勷劙劘劆儾

朋友,这些字也够“烦”了吧?

 

(二)汉字存在问题的原因

 

    造成汉字“脏乱差”问题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错误的文字理念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国家缺乏文字管理的措施。

    1、文字理念上的错误

    中国古代有个笑话:一个小孩初学识字,老师教他执笔临摹,说“一”字是一横,“二”字是二横,“三”字是三横。他立刻掷笔在地,跑去对父亲说:儿子对字义已经明白,还要交这学费干什么!马上就把老师炒了鱿鱼。不久,其父做寿,叫他写请柬请万先生来赴宴。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大半天,其父去找他时,他那个“万”字才写了五百横。这个笑话的内容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的,但不幸的是,我们的前辈们在造字时却偏偏用上了这个小孩的思维方式,有一种事物就造一个字。当初我们的祖先就是按照动物、植物和其它东西的样子造出了日、月、水、火、山、石、田、土、井、风、雨、木、禾、竹、巾、刀、舟、门、勺、象、龟、鼠、羽、毛、卵、爪、口、耳、目、手、足等象形字。后来他们发现,需要造字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像画画一样来写,不但费劲,而且有些东西也不是那么好画,于是又逐渐发明了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等方法。尤其是这个“形声”法,在六“兄弟”中,虽然排在第四,却是最受宠的一个,而且子孙蕃盛,现在我们的汉字十有其九是它的后代。形声法在历史上对汉字的发展无疑发挥过积极的作用,有些形声字对人们认读也有一定的帮助,但是,它给汉字留下的祸害远远大于它的作用。

    首先,形声法给人们无休止造字提供了技术上的可能。形声法是一种十分简单的造字方法,只要找一个代表“形”的偏旁和一个代表“声”的偏旁,就可以组合成一个新字。自从有了这样一种几乎智商在69以下的人都懂得的简单方法,人们就随意地造字,盲目地造字,每发现一种事物就造一个字。当然他们不知道,地球上有数不尽的东西,仅植物就有38万种,动物150万种。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发展,汉字字库自然就越来越膨胀,生僻字就越来越多,大千世界中很多极微小极个别的事物,就都在汉字系统中找到自己的“编制”,占据了一个甚至多个字符的位置,但是它们几十年来、几百年来甚至几千年来基本上不用“上班”,所以认识它们的人也就很少很少。我们可以随便找一些形声字来认识这个问题。

    动物类。虫字旁的如虼、蟪、蛄、蛐、蟮、蟏、蛸、蝤、蛑、蜚、蠊、蜣、螂、蟾、蜍、蚂、蟥、蚰、蜒、蚺、蟋、蟀、蛩、蝉、蜩、螭、虮、蝰、蛞、蝘、螗。鸟字旁的如鹌、鹑、鹘、鸼、鵁、鶄、鹪、鹩、鹣、鹖、鸊、鷉、鹨、鷟、鹯、鶪、鶆。鱼字旁的如鲽、鳟、鳙、鳢、鳣、鳓、鳐、鳎、鳑、鳒、鰆、鲷。这些小东西无一例外都是专用字,大一点的就更不用说了,如犬字旁的犰、狳、猄、獍、狒、猸、猰、猇、狨、狖。马字旁的骣、驔、騄、骒、騑、騨、骃、骊、駧、駉、駓。等等。

    植物类。草字头的如蘼、蘖、蘘、藠、薹、薷、薸、蕻、蔛、蔸、蓺、蔟、蒯、蕰、蒴、蒟、葑、菂、棻、萚、荍、荩、荄、苘、艿、芑。木字旁的如櫼、欂、檗、檩、橥、槔、榅、椑、椴、棫、梲、枲、柽、柮、柈、棡、榉、桧。此类字甚多,但是它们都“养在深闺人未识”,所以我叫不出它们的大名。

    土地矿物类。大概与中国人信奉“五行”有关,土地及其矿藏、附着物在汉字里面一般都被归属到“金木水火土”和属于它们的“山、石、玉”等偏旁中去。“木”类已包括在上面的植物类。金字旁的如铦、铗、鐍、鐯、钘、锧。水字旁的如瀍、澙、潴、滥、瀹、瀽、瀣、濲、瀛、漘。土字旁的如墼、墒、埭、塃、堍、埵、埴、垍、垲、垤、垭、垞、圻。石字旁的如砘、砑、砬、硗、硌、硿、磉。玉字旁的如玥、琰、珽、瓌、璺、璎、璩、瑮、璗。山字旁的如岕、峤、崱、屴、嵕。等等。我想这些字恐怕连地质矿产国土专家也不是都能搞懂吧。

    古代物品类。字典上很多物品用字是古代留下来的,现在这些物品有些不再使用了,有的名称早已改变了,如“簋”是古代盛食物的器具,“笾”是古代祭祀时盛果品的器具,“铏”是古代盛羹的器具,“耰”是古代农具,这些东西现在都作古了,但它们的亡灵还各占据着一个字符。“硎”,我们叫磨刀石,“榇”,人们都叫做棺材,“窀穸”,现在人们都叫做墓穴,还有笸箩、篾、簟篪、筥、篑、笮、笱、篸、篅、帔、袷袢、裼、幞、袼褙、缑、綗、纼、裥、褯、鐍、钘、钖、镛、鏊、甏、瓿、蒉、耲、瑱、榱、桴、珩、韂、鞲鞴、鞬、鞅、觯、禄碡、剞劂、礓等等,这些物品用字都是形声字,造的时候很容易,但现在已毫无价值。

    人类。包括身体及动作、语言、情感、疾病等。人字旁的如俳、倮、僬、傧、偻、偃、俚、俅、佾、侩、俪、侑、伶、伥、佃。心字旁的如懵、怵、懔、憬、慵、愫、慊、愀、愎、惴、愦、愠、惙、愔、悻、惬、悚、恪、恂、惮、悃、悱、忭。手字旁的如攮、攥、擤、擐、攘、擗、搋、抃、抆、挓、挜、拶、揳。月(肉)字旁的如臞、臁、膣、膵、膬、膇、脰。目字旁的如瞀、瞜、眊,骨字旁的如髑、髅。足字旁的如躞、躐。病字壳的如癯、瘿、瘵、癀、癜、瘌、癔、瘗、瘼、痍。这类字很多,也很烦人。

    声音类。本来声音用字的读音与现实中的声音只是一种近似音,在使用时无须刻意去追求发音的极度相似,只要人们能理解就行,所以没有必要为一种声音去造一个字,一般用同音字或谐音字就可以。比如,婴儿“洼(哇)”的一声哭,苍蝇“翁翁(嗡嗡)”叫,小猫“苗苗(喵喵)”,小鸟“几几(叽叽)”,我想一样行得通。但是,我们从字典上看到,很多拟声词、感叹词甚至语气助词都有自己的专用字,这些字大都是形声字,如嘟、呱、叭、嗒、咩、喔、啾、吱、嘤、呖、淙、嗖、嗞、咕、噔、唰、噌、嘎、嘁、狺、唉、嗳、嗷、吁、呔、咑、咂、呸、呶、呣、咝、哝、咦、哓、咿、哞、唔、哳、唷、喏、喀、喽、喤、嗨、嗐、嗻、嘣、噢、噷、嚆、呵、嚄、嚓、嚜、囔、哐、咻、呗、哟、嘞、啵、哎、嗟、嘿、噫、噗哧。等等。这些字太多,让我们在使用时不知如何下手。

    外来词类。汉字产生以后,历代都有外来词产生,古代就有钹、唢呐、琵琶、箜篌、觱篥、琥珀、苜蓿、葡萄、吽、唪、呒、噶、佉、迦、袈裟、跏趺等字词。有些外来词经过鬼斧神工的翻译家之手,甚至比土生土长的汉语词汇更神,如近代以来出现的雷达、波音、盖世太保、可口可乐、马拉松、迷你裙、嬉皮士、维他命、伟哥、爱滋病等。但是,有些外来词特别是科学新词是采用形声法来创造新字,很没必要,如氢、氦、氮、氧、氟、氖、锂、铍、钠、镁、硅、钾、钪、钫、锰、脲、胍、胨、莰、胺、肼、烷、烯、炔、酐、酞、酚、酮、酯、酶、醌、醚、醛、砜、胲、醌、脒、萘、巯、羰、喹啉、噻唑、酰、呱、咔、哔、咖啡、啤等等。最糟糕的是那100多个化学元素用字,除了铁、铜等少数几个是已有的汉字,其余大都是新造的,让人感到科学家不科学。近代创造的新字,我没有详细统计过,大约也有几百个吧。如果这样下去,那么汉字这个大家庭每过一个5000年就必然要增加1万个成员。这种傻事我看以后还是少干为好。

    其次,形声法造成了过多的同音字。形声法的造字基础是原来的象形字,象形字的数量非常有限,只有几百个,要从这有限的几百个字中选取声旁和形旁,自然会造成很多重复。到目前为止,汉语普通话只有400多个音节,按声调再分也只有大约1000个,而汉字却有近5.5万个,这意味着平均每个汉语发音写成汉字就有55个,最多的一个音可以有一百几十个汉字,如果不分声调则可能达到几百个。《新华字典》收字尽管不到汉字总数的1/5,但收入该字典的就有不少是一音几十字的,其中30字至39字的有“jī”、 “qí”、“shì”等。40字至49字的有“jì”、“lì”、“yú”、“yù”、“zhì” “fú”等。50字至70字的的有“bì”、“xī”、 “yì”等。一个音节就有几百个汉字,使用时要不搞错实在是很困难的。

    再者,形声字是错别字的主要根源。形声字占汉字的90%以上,约5万个,有些形声字对人们认读有一定的帮助作用,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汉语不断发生变化,汉字也多次进行改革,真正能以声旁来准确发音的形声字比例很小。企望汉字可以像拼音文字一样通过文字本身进行表音已经被证明完全是不切实际的想法。由于形声字有声旁又多数不能准确表音,因此极容易造成误读误用。像蝇读yíng,绳读shéng,渑(池)读miǎn; 漂、剽、飘读piāo,瓢、嫖读piáo,漂(白)、瞟读piǎo,票、漂(亮)、骠读piào,镖、膘读biāo,鳔读biào;批、砒、纰读pī,琵、枇、毗、蚍读pí,仳读pǐ,屁读pì ;民、苠、岷、珉读mīn,泯、抿读mǐn,眠读mián ;蟠读pān,翻、番、幡读fān ,播读bō,鄱读pó ;秋、楸、鳅读qiū,愁读chóu,瞅读chǒu,啾、揪读jiū;累读lèi,骡、螺读luó,缧、嫘读léi,瘰读luǒ。等等。正是这些形声字,古往今来不知造成了多少“秀才读字读半边”的笑话。当你听到那些在主席台上讲得大汗淋漓的领导们冷不防从口中蹦出一个错别字来时,你千万不要嗤笑,因为即便是那些家中汗牛充栋饱读诗书被称作学者的人,你也可能从他们那耗费了一辈子心血的著作中发现一些语言文字方面的错误。错别字是中国人的家常便饭,我们每个人都会念错字写错字,出现一些语法常识错误,只是因为我们位卑言轻,没有上台做报告的机会;学识浅陋,没有著书立说的本事,所以才不会出洋相。

    最后,形声字不可避免地要造成字形的繁复。拼音文字的构成形式是开放式,每个单词都是由一些字母从左到右沿一个方向排列,字母的多少不受限制,你要多少地方就有多少地方,所以不会造成笔画拥挤的问题。汉字则不然,它的构成形式是封闭式的,每个单字都是由一丨丿丶乙等基本笔划无序堆砌在一个无形的方框内,而有些字的笔画又很多,尤其是形声字。形声字是由独体字组合起来的合体字,每个字一定要具备两个以上的构件,而这些构件都必须放在一个规定了一定尺寸的方框内,因此字的笔划肯定就少不了。笔画多了,字形自然就繁复模糊。

    2、文字管理措施的缺位

    对文字最有影响力的群体有三个方面:群众、专家、统治者。文字的发明和使用属于群众,离开群众,文字也就成了无水之鱼,所以群众的创造精神是文字产生的基础,他们使用文字的的活动也是检验文字优劣的标准;文字是要经过有一定专业知识的人整理的,他们的理念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文字的命运,所以文字专家最有发言权;文字能否正式通行,还要经过掌握国家权力的统治者的首肯,所以统治者的意志力是关系文字发展最重要的因素,有时甚至是决定文字命运的直接因素。汉字存在的问题是历史的包袱,自秦始皇统一汉字之后至新中国成立前的两千年,文字似乎是一个相对比较“自由”的区域,除了避讳和文字狱,历代政府都未曾在真正意义上实施对汉字的管理,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这种错误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是缺乏对汉字数量的管理,放任新字的产生。形声制确立之后,造字成为很容易的事情,面对汉字强盛的“生育能力”,文字管理问题却长期未能出现在统治者的日程表上。国家不去管理,不对文字实施许可制度,不搞文字的“计划生育”,这就使新字的不断出现成为不可避免的事情。与人口管理不一样,人口有出生也有死亡,文字一经诞生,就可能“长生不老”,它即使没有“劳动能力”,不能为社会做贡献,国家也得永远“供养”它。汉语字库之所以如此庞大,就是里面“供养”了太多这样缺乏“劳动能力”的“成员”。新中国政府成立以后,国家对语言文字工作十分重视,在实施文字改革的同时,积极制订一系列法规,切实加强对文字的管理,现在任何新字的创造和正式使用,都必须经过国家的批准,可以说,谁人都可以造字的现象已经不复存在。但是,由于对字量太多问题缺乏正确的认识,几十年间,仍然有一些不该产生的汉字产生了。同时,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大量的无用的汉字仍然在折磨着我们,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一个本来与我们毫不相干的生僻字绊倒而怡笑大方。

    另一方面是缺乏对汉字读音的管理,放任多音字的存在。造成汉字一字多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假借造字法造成的多音字,有历史变迁造成的多音字,有方言差异造成的多音字,有口语与书面语造成的多音字,甚至还有因讹传讹造成的多音字,等等。解决一字多音问题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关键在于统治者的决心。对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历史悠久、人口众多并且多民族、多语言共存的国家来说,我们不能要求在一天之内所有的人都讲一口纯正的汉语普通话,但是把汉字统一为一字一音是完全能做得到的。可惜历朝历代以来,这件事就是没人去干,连雄才大略的秦始皇都不敢问津。新中国成立之后,大力推广汉语普通话,现在越年轻的人普通话越准确,实现举国语同音将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对汉字一字多音问题至今我们仍然不敢越雷池一步。对文字读音缺乏必要的管理措施,导致汉字一字多音现象的长期存在,这是造成汉字认读应用困难的一大原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