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山采菊人
南山采菊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88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川某电子厂4员工:暴雨来袭县城唯一守望者 

(2008-09-30 21:29:32)
标签:

北川

暴雨

守望者

杂谈

北川某电子厂4员工:暴雨来袭县城唯一守望者 

2008年09月30日09:48   四川在线-天府早报   

新闻导入;

28日中午,天冷,有雾。

羊勇拎着准岳母刚给他装好的花生、核桃等干果,很快消失在安县花垓镇外一条田间小路上,他的目的地是北川县城。羊勇是北川某电子厂的员工,从6月中旬开始,他就和另外3名同事王强、母光军、罗成友一起住进了北川县城,担负起守护厂房的任务,即使是在前段时间暴雨肆虐的几天里,他们都未曾离开。这4个人也成为暴雨期间,北川县城里惟一的守望者。

独守县城

在滨河路最远端,有一片保存比较完好的蓝顶厂房,孤独地矗立在河堤之上,与周围破败的景象格格不入。这片厂房就是羊勇、王强、母光军、罗成友在北川县城里的家。

凌晨暴雨他们险被泥石流吞噬

说是家,其实只是在两栋厂房的2楼分别设置的两个临时落脚点,4个人两人一组,分住在这两个点上。住处极为简陋,不通水电:一个可容两人的地铺,旁边摆着牙刷、毛巾等简单日用品;几米外是一堆书籍,武侠、言情小说居多,还有一些杂志,总量加起来超过百本,这是4个人打发无聊时光的最重要法宝;厨房是用砖块临时堆砌的,烧柴火,几副碗筷加上一口锅、一个铁罐子就成了所有的厨具。生活用水要到几百米外北川县城门口的治安值勤点扛,而食物最近也要到擂鼓镇买。

王强告诉记者,暴雨之前,他们还可以经常到治安点去串门,打发无聊时光。但暴雨来临那天,驻守的公安、武警就全部撤走了,整个北川县城就只剩下他们4个人。王强他们是第二天才知道这一情况的,“晚上下雨还不觉得有啥,但晓得只剩我们4个人在的时候,就害怕了。”而更让他们后怕的是,24日凌晨他们差点成为泥石流魔爪下的冤魂。23日晚,4个人到治安值勤点串门,直到24日凌晨大雨来后才回去。而他们经过距值勤点100米处不到5分钟,背后景家山就发生垮方,数百方塌方体瞬间冲到路中央,所过之处片甲不留!

再添新伤

三道巨大的泥石流从任家坪西坡倾泻而下,直扑北川老县城,远远望去,半个老县城都已变成了泥潭;入城的“三道拐”附近,山洪不断涌来,大片的地震废墟全数消失;县委大院也已不在,地震时北川伤者临时的安身之所变成了一片沼泽;最近的县城中心,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湖泊……

一眼望去 脸上笑容顿时僵硬

老县城在遭受地震重创后,再一次被大自然“惦记”,遗址几乎被泥石流完全抹去,成为一座伤城。罗成友是最先发现这一情况的,站在窗户边,这个30多岁的汉子觉得胸口一阵透不过气来的憋闷,嘴巴发麻、耳朵乱鸣,鼻子里还有一股酸楚的味道在翻腾。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呼唤另外3名同伴前来。许久没见到过这样的大雨,3位同伴还沉浸在兴奋之中,有说有笑地来到了窗户边。但第一眼望出去,他们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心里头震颤得厉害”。大家沉默着互相看着对方,眼里都泛起一阵忧伤,而年龄最小的羊勇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的声音充满愤懑,“地震毁得已经够惨了,没想到现在还来个泥石流!”“每天面对受伤的县城,我们的生活已被烙上了忧伤的印记,完全变了。”羊勇这样概括暴雨后那几天的生活。24日上午查看老县城后回到住处,4个人都一头倒在了床上,“提不起精神”,没心思说话,没心思看书。在床上躺了许久,王强才率先打开了话匣子,和同伴聊起了地震前北川的生活,聊起了地震后的救援,还聊起了百日祭前后北川城一幕幕感人的画面。虽然有说法称泥石流袭击的痕迹可以为北川地震遗址增加新的元素,但在这4个守望者看来,遗址始终是被破坏了,留下的就只有伤感和遗憾。

 

守望者们看书的时间少了,他们把腾出来的时间改成了另外的必修课:监测湔江水位。水涨起来了担心,怕淹上新县城;水小了也担心,怕上游堵了,以后来水更猛,淹得更厉害……

   救援老乡

25日上午,打算去索桥的王强和母光军在行至龙尾大桥附近时,突然听到断桥对面一阵呼救声:两名从对面山下转移出来的老乡正无助地站在河中间一段垮塌的桥面上,进退两难。

多喝几杯终于露出久违笑容

“快拿绳子救人!”王强和母光军赶紧跑回厂房,叫来羊勇和罗成友二人前去一同施救。4个人将绳子抛给桥下的老乡,让他们用绳子绑住身子,试图拉他们上桥。但第一次努力很快宣告失败:因为风大,被拉的老乡在空中晃动非常大,凭王强他们4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控制;此外,由于救援点太靠近断桥处,王强他们也很可能会一头栽进河里,情况非常危险。无奈之下,他们只得暂时放弃救援,10多分钟后风势变小了,王强他们又展开了救援。筋疲力尽之后,守望者终于获得了成功,将两名被困老乡救起,那一刻,他们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暴雨后,喜悦第一次走进了他们的生活。

中午,他们做了比平时多将近一倍的饭菜,还多加了一盘肉。4个人围坐在一起,喝起了白酒,连平日里不胜酒力的羊勇也超水平发挥,多喝了几大杯。“能救人,本来就是兴事;更何况我们还是救的孤岛上出来的老乡!”在和两位老乡的交谈中,守望者们得知,两名老乡是从“孤岛”陈家坝下来的。而暴雨中的北川县城,又何尝不是孤岛?

恋人重逢

李铁梅是羊勇的女友,两人已打算年内成婚;但因为暴雨导致通信中断,北川城里4名守望者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李铁梅已经两天没有羊勇的消息了,“死活都不晓得。”县城里的人为忧愁所困,县城外的人同样不轻松,担心始终萦绕在他们周围……

城外相见眼泪拥抱释放情怀

25日中午,村口从北川方向流出的小河水位又涨了,被山洪冲下的树木、衣服、家具等漂浮物不断从李铁梅眼前闪过,偶尔还有遇难者遗体。站在河边,李铁梅心里压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酸、苦、辣夹杂在一起,惟独没有甜。

当日下午,李铁梅决定前往北川寻找羊勇,但母亲坚决制止了女儿的行动,她不希望准女婿生死不明的时候,女儿又出现什么意外。母亲随后通知来了羊勇在三台老家的父亲,还有女儿的几位叔叔、婶婶,第二天,一行人跟着李铁梅一起坐上了前往北川的汽车。他们不知道,那天早上羊勇也因为要回公司办事,顺带买食物,而绕行景家山出了北川城。

到达任家坪,羊勇立即给女友打了电话报平安,亲人们这才松了口气,“起死回生的感觉或许也不过如此。”

他们终于在擂鼓镇相遇,恋人重逢时只有眼泪和拥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