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清清
水清清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490,084
  • 关注人气:15,3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中的三个女人(十九)

(2013-11-23 13:49:43)
标签:

杂谈

分类: 原创·小说

□ 水清清

在稻香飘逸的日子背着行囊离去/回眸凝望被晨雾萦绕的乡舍/心中涌现无可言名的感恩与不忍/她没来/天问地未有回音/印证着幸福的正反面/把心揉碎融在这离兮气息中/那远去的车轮啊/你辗去的/是周而复始的南北/也有我那青涩的柔情/笙歌声中/自此/我们走向两个世界/人生照进孤独。

 

老百姓嘴中常说“酒能把感情喝厚,钱能把感情耍薄!”,在东北、那十七八岁的风华格外受用。

 

整个班级一向很团结,这样当口除关在黑坨子孙鹏灵外余下的同学均示意必须参加,甭管心中是喜悦还是忧伤,亦忌妒。班长王红光兴致浓得很,中榜的幸福始终洋溢挂在脸上“太好了,我现在去老师那汇报,一会儿我们集体出发啊!刘宏枭,咱俩一起去吧,看看老师还有什么其他交待。”

 

宏枭有些不知所措,虽然班里一些事儿他都有些狗头军师,但和这高傲的班长交道还是很少打,转眼望望梅子,她冲他僵硬的笑了笑,“去吧......”

 

其实人就是这样的,面对喜悦,那种兴奋会冲跨理性防堤,即便宏枭已经很成熟可仍不能按捺心中高兴所带来荷尔蒙的冲撞。另外当时情景于他而言暂时性离开或许最最佳选择。面对小梅,悉心安慰?不知从何劝起?结果已经出来,有的只是如何补救;洗耳恭听?又感觉自己太没担当,理性告诉自己和王红光去老师办公室让梅子自己平息一下或也许是最好方式,即便多年后再次揭开那块伤疤,宏枭依然感觉这样做非常合情合理。在小梅不舍的眼神中宏枭转身离开,那中考后胜利的喜悦终于挂于双唇之间,内心久积的压抑如干瘪的海面足足吸水再次膨胀舒缓许多,一致于在与王红光并肩走向办公室时,竟然没感觉到她挽于臂的动情热量,可这一切都活生生印在小梅眼帘,成为永不消失定格符。

 

“老师......”

“哦你们来啦,恭喜你们二位!”

“谢谢老师,我和宏枭来是想告诉您全班同学都参加散伙饭,您看还有其他什么要嘱托的吗?”

“呃,红光啊,叫大家一起去,路上注意安全,再有告诉同学们酒今天可以喝但不能多,这也不是什么散伙饭,以后大家还会见面的......”

略有停顿后老师继续说“红光,一会儿你把郑玉梅给我叫来,其他的没什么事儿了!”

宏枭和王红光转身刚要走,“刘宏枭你留一下!”

宏枭略愣,呆呆的站回到办公桌旁,目送王红光转身离去,心中荡起千重忐忑。

“孩子,我接下来说的这些话你要牢牢记在心里,不能和任何人说,记住任何人!”

“嗯!”

“哥是过来人,嗯,从今天开始可以叫我孙哥。你和小梅之间的事儿我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清楚!”

宏枭脸一红,刚要张嘴辩解,这个自称是孙大哥的人继续说“你不用说,听就是了。我曾经担心过这样会影响你学习,但你小子天资聪明,不是那种顽主不顾大体的人,所以我也就没拦什么,在走家长期间我也从没和你父母说过些什么,对吧?”

宏枭感恩的点点头。

“但作为你哥今天要和你说的是,一会儿小梅来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告诉她进修学校那儿我已经给她找好关系了,她可以不花钱就去继续念书,课程与你要去的高中一样,也能高考......”

“真假......”

“你叫唤什么?这还开玩笑?”哥继续说“但是,我希望你们就此而止吧,兄弟,未来对于你们而言还远着呢,你应该有更好前程;小梅也应该有自己未来,不应该把精力花在你们根本不懂的事儿上,懂吗?”

霹雳击中宏枭一般,瞬顷他又归于安静“哥您继续说,我听着呢。”

“小梅比你陷得深,你应该明白怎么做吧?这些话作为老师我应该在临别的时候和你们说;同样,作为她的亲属我更有必要把这话和你们说明,当然我希望的是有些事儿还是你做出决定比较好!”

宏枭脑海一片空白......

“笃笃笃”的敲门声打断了孙哥的话。

“请进”

伴着吱呀的开门声,满脸挂满泪痕的小梅缓缓走了进来。

 

“姐夫......”还没说出整句话,小梅已经哭出声来。

“别哭,哭啥子?你也可以去读高中了!”

“咿咿咿......”

“你还和我唱上京剧了,别哭了,你听我说啊,你距高中分数线就差七分,所以我和县进修学校我的老师通了电话,他一听满口答应了,毕竟他们开班第一年,需要好苗子,所以可以不花一分钱就去读书,回家和你爸妈说一声儿吧,准备上县去读高中!”

“我不信!”

“你问宏枭!”

“真的,刚才孙哥和我说的!”

“真假?”

“是真的!”宏枭摸了摸小梅的头!

“哇......”

“这咋还动静变大了呢?”

“哥,她是乐的!”

班主任孙哥和宏枭会心的笑了......

 

簇拥着小梅,孙老师和宏枭一起走出来,小梅再次捥起宏枭的胳膊径直走到王红光身边,花一样脸上堆积的笑意让泪珠都变得格外晶莹。宏枭的心一会似油烹;一会儿又似冰敷,对那散伙饭令他心生厌恶,期盼着它快点终结。

 

“大家静一静,今天我不再是你们的班主任,都叫我孙哥吧!”同学们嬉笑颜开。

“哥和你们说,一会儿我们大伙去聚餐,不为别的就为咱们能相识相知一场的缘分;也许你们现在还不能完全理解,但是,到了我这岁数你们就知道同学一场有多珍贵;你们相互间哭过、闹过、好过、骂过的这三年是最纯真的三年,能够作为你们班主任我感到骄傲和自豪,本来这些话我想在酒桌上说的,不过我怕我喝多了说不出来啦,所以提前和你们说说!我呢,不太善于表达,就一句话,今天有你们这些兄弟姐妹,哥我值!”

同窗门掌声一片。

“兄弟姐妹们,走,喝酒去!”

这是宏枭三年以来头一次看到班主任锋芒一面,呵,蛮犀利的嘛!

在老师的带动下,1995届3年1班全员45位同窗除去孙鹏灵外一呼啦奔向王晓明饭店。

 

在酒精的麻醉下,同学们久积的情感呈现彻底井喷;笑声、骂声、哭声参杂在一起,你无法描述这样的场景是悲、是喜、是欢、是忧,而那一幕在未来曾经复制两次,至于这一次,事隔多年后宏枭还能记忆的只有两件大事儿:

其一:张昊过来敬酒,原本小梅还要拦的,不曾想张昊过来就说“小梅别拦着,这是我兄弟俩的事儿,枭兄兄弟服,你牛逼,打灵哥,咱学校三年来您头一位;今儿冲你护小梅那一架,你这哥我认定了!当然别以后出息了,别不认你这个混混弟弟啊!”

“哪能?兄弟,你这说哪儿的话?”

“不能就和弟弟干仨个!”

“好!”

喝完三杯宏枭接着说“兄弟,认你这哥你就听哥的,对吧?”

“对!”

“那今天就别找书权了,成不?”

“呃......成,哥的话我听!”

“好勒,你忙你的,我也去敬敬大伙儿......”宏枭说!

 转回头低声告诉小梅“你叫王书权,一会儿咱们走!”

自此关于那次考试打架事件直到十年后宏枭才再次得知最终消息,当然那是后话,咱不必多提。

 

第二件事是宏枭和小梅在与王书权酒场偷遛(当然这是宏枭和孙哥商量好的,以免再节外生枝)与王书权分别后,他们二人之间发生的,自此俩人青涩的初恋出现久久不愈的伤疤,也有了那头里动情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