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云
红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6,695
  • 关注人气:1,8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如此的爱

(2011-06-29 15:20:52)
标签:

金漆

公司帐目

脾性

厂子

分类: 小小说*小品

“又来了!”一看见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厂长,老远笑嘻嘻向调色房走来,她心里不屑的嘀咕一句,这次又来要什么呢?该不是又要那个金漆吧?难怪她烦,调试出的一罐特殊用途的金漆硬是被他分四、五次讨要了去,只剩一点点做样品了。

按说工厂的东西,她不应这么护着的。何况人家是厂长,大摇大摆的来拿,她要护也护不住。皆因这个色不好调配,只能电镀才能弄出来的效果,老板非要她调试出来,而且要达到客样的效果,她当时很为了难,是老板的一句激励话“你不行谁行?我相信你一定能行!”令她不可抗拒,才不得不动脑子搞出来。一次没用完,她宝贝似的留着下次对付呢!偏被这个“厂长”知道了,一点一点的,讨要了去。也怪她没防备,那次他问,不该对他说弄出来了,可她怎能想到“厂长”也往外拿东西呢?

 

“你好!小妹,我又‘看你’来了!”他充熟似的进得调色房,不请自坐,跷起二郎腿搭讪着。

“呵呵,您好!不敢劳您大驾,还是说您这次想要什么吧。”

自上次要走金漆后,她对着主任发了一通唠叨,主任告诉她:

“他现在是厂长,以前是当老板来的,你别太认真了,反正油漆又不是你的,他要就给,连老板都不会说他,你管他呢!要什么给什么。”

后来,另一位厂办朋友也说,他来当厂长是来还债的,欠了老板太多钱,厂子垮了还不起,就来打工抵债,他在这上班一分钱工资拿不到,怪不得!她终于明白身为这里的管理为何总是替外厂办事,原来他是那厂的小股东。

“上次那个金漆还有吗?唉,他们说还差一点点”。

“上次不是都给你了吗?只留了一点点做样,上次不是跟您说了吗?”一听是要金漆的,她急了。

“没办法还差一点,。。”看着他被烟熏黄的脸,还有些耍无赖的眼神,忽然心生厌恶,一伸手抓起了样品瓶,

“给!就这点了,您拿去好了!”

他知道她生了气,拿起瓶子,不忘客套奉承几句,走了。

 

望着抵债“厂长”拿着瓶子离去的样子,不洁的衣服衬上黑黄的肤色再加上散乱的头发,谁能想得到这曾是位阔绰的台湾老总?一掷千金拥美人入怀的潇洒风度一点不见,跟人侃起他的大陆情人现任二老婆,得意的就一句话“她就知道要钱!我现在这样子还要,别的一概不管。”

原来,他的公司帐目是情人管的,台湾老婆离的远管不了他,见与情人铁了心,同意离婚让情人转了正。

深知他脾性的二老婆,还在做情人时就找来兄弟姐妹加表亲,占据厂里要害部门,转正后,把父母也接来了,父亲给他们当门卫,真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只是,厂子却没红火起来,没用几年时间,就把他“修理”成这样子了。他现在,仅仅是搭点股份的打工者。熟悉他的人都说,钱都进了二老婆的腰包。

没谁说二老婆管得不对,一个女孩子为他付出一切,他当然要“献出一切”了!这也是“爱情定律”,他虽离婚,可那边有孩子和大老婆住在一起呢,谁能保证他不“吃里扒外”?或者一拍屁股跑回台湾去?

“呵呵,她把我管得紧紧的,生怕我找女人!”与人闲聊,他自豪的吹嘘他的“爱”。

 

题外话: 这二老婆由管帐到转正做了夫人,真算个有本事的女人!虽不像其他女人样捞足了钱自己开公司当老板,让这个“老板男人”替她赚钱岂不更好?寻花问柳的脾性改不改无所谓啦,反正别的女人也捞不了多少钱去。帐,她管着呢!

这些故事摆出来不知道有没有价值?如今的时代就是个缔造这类故事的时代,生活中屡见不鲜,费精神写这个我真不知值不值,故让它在草稿箱呆到现在,这会发出来也是犹豫不决。

倾听朋友们意见。

 

因为回复打错了字,删回复误删一条可贵的评论,现将回复挂起: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就(说)不是就不是,无论是与不是,万物有位序,人格讲平等,要想获得尊重不论什么人,都要首先做出(好)表率,我这话对吗?

 

此类文字本不想写,既然发出敬请朋友们批评指正!拜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