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浩然巷客
浩然巷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年前的东西,在蓼洲已经消失的今天拿出来,以示纪念

(2009-07-14 22:49:31)
标签:

杂谈

“救救最后的蓼洲”——这也是关于蓼洲的,一年前的

           “救救最后的蓼洲”
   
    蓼洲,这座距离城区最近的一个江心小岛,这处当地村民眼中的胜地和美景,这个群丰合花粱氏家族曾经赖以生息的绿色家园,近年来却在众多挖沙船的蚕食吞噬下急剧萎缩,行将在人们的视野中消逝殆尽。
   
    铁铲下消逝的小岛
   
    蓼洲位处湘江三桥(建宁大桥)南侧数百米远处的湘江河心,在行政区划上隶属天元区群丰镇合花村小麦港组。
    8月10日近中午,烈日如火,小麦港开阔的湘江水面上,10余艘采沙、运沙船正在繁忙作业,隆隆的机器声和着沙石撞击声响成一片。江心处,狭长的蓼洲顺着水势向南北两端延伸数百米,然后渐渐变窄变矮,几成一条“黑线”,最后完全隐没在粼粼江水中;蓼洲两侧形成了许多陡峭的临水岸崖,崖壁卵石裸露,摇摇欲坠。
    “这些‘黑线’就是蓼洲被挖掉后残留的痕迹,蓼洲两侧的岸崖也都是挖沙船给挖出来的。”50多岁的当地村民包建加颇为痛心地说。他说,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一些挖沙船、淘金船开始对蓼洲进行挖掘破坏;2000年以后,急剧增多的挖沙船更是开始了对蓼洲的大规模毁坏,如今,蓼洲面积已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恐怕再过两年时间,蓼洲就永远不复存在了!”
   
    曾经的胜地和家园
   
    而在当地上了年纪村民的记忆中,蓼洲曾经绿树成荫,鹭鹜成群,高丘耸耸,浅滩淙淙,是老天赐予的不可多得的美丽风景。
    1980年以前,蓼洲还是当地粱氏家族的生息之地。50岁的粱选英曾是蓼洲最后的住民,1979年的一场大水淹洲后,她家搬离了蓼洲。她回忆,小时候绕着蓼洲走一圈要半天时间,洲上种菜种瓜,养禽养畜;尽管多数年份都要遭遇洪水,但蓼洲完全被淹没只有少数几次。因为蓼洲是粱家的根,搬离蓼洲后,粱选英每年都要上洲几次,缅怀一种朴素的记忆。
    75岁的粱本如是粱家现存的最长者。他说,原来的蓼洲长约2000多米,宽近200米,洲上大树参天,许多树两个人合抱都抱不完,只是到后来,这些大树全被砍掉了;最多的时候,洲上住了上10户人家,全部是渔民,住的是芦茅房,后来也有红砖砌的。
    眼睁睁看着蓼洲随着挖沙船的钢铁链铲转腾而日渐消失,老粱神情激动,他猛地摘下草帽,呢喃不止,“作孽啊,作孽……”
   
    拿什么拯救最后的蓼洲
   
    “千百年来冲击形成的河洲,破坏起来却非常容易,再不保护它就没机会了。”村民包建加忧心忡忡。他说,他很多次划船到江心将蓼洲周围作业的挖沙船劝开,但转眼这些船又回来了;劝的次数多了,人家还骂他“多管闲事”。和老粱一样,不少当地村民为蓼洲的迅速消逝而感到惋惜,却束手无策。
    而在一些专家眼里,蓼洲的存在也确实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市园林绿化局技术科唐科长认为,作为一块较大的河洲,蓼洲的存在和保护有助于保持生物及地貌的多样性。
    多年从事旅游开发的湖南省旅游协会理事黄志东先生说,蓼洲距离市区很近,区域优势无可复制,是难得的自然资源,既应作为景观来保护,也可作为市民休闲、旅游、观光地开发。
    然而,记者了解得知,目前,包括环保、园林、水利等部门及群丰镇政府在内,没有任何单位能对蓼洲的保护负责。市园林绿化局技术科唐科长说,蓼洲目前并未纳入城市绿化管理范围之内,园林部门鞭长莫及。群丰镇一名杨姓党委委员也不无遗憾地说,虽然当地村民有要保护蓼洲的反映,但由于缺乏相关政策依据,政府并没有办法能够制止挖沙毁洲。
    那么,蓼洲完全消逝的日子还会有多久?   ·江攀   李磊·
   
    图片说明:1、2004年卫星地图上显示的蓼洲位置;
    2、对蓼洲的急剧萎缩,粱本如老人很是心痛;
    3、一艘卸完河沙的货船驶离岸边,远方河洲为蓼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