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浩然巷客
浩然巷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居然要写论文

(2008-06-25 21:31:25)
标签:

杂谈

   今天下班时,看到7楼的黑板上写了通知,说要大家明天晚上开例会的时候每人交一篇论文.这才想起,哦,又一个月了!

   中国一句通用的话说:做不做是态度问题,做得好不好是能力问题。所以,我还是动笔先写吧,“态度决定一切”。不过,我肯定不是写论文,纯属开策,到哪算哪,估计两千字的时候就打住吧。

说说新闻的严谨性。新闻之不同于文学,严谨性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不严谨的新闻就可能产生不真实,而真实又是新闻的生命。

先举个简单例子。近期,我们《株洲晚报》出现两则小新闻,但着实有点恐怖,是关于字母蜘蛛的,一是出现在攸县网岭,一是出现在湖南工大,说是它有剧毒。当初我在稿库里看到第一条新闻的时候,我非常怀疑其真实性,认为这个所谓的新闻暂时不宜见报。为什么?先看原文:

6月11日中午,笔者在网岭监狱六监区门口左侧绿化带处,发现一只背上棕黄相间、尾巴和腿部呈灰黑两色、身体张开比饭碗还大的蜘蛛,蛛网四周还有很明显的几组 “W”字纹。经网上查询,这种蜘蛛竟是一种剧毒彩色蜘蛛,人畜被其咬中后,很快就会致死。希望攸县有关部门和当地村民引起重视,切勿近距离接触,以免出现悲剧

阅读可知,该新闻来源是一名“笔者”,该“笔者”既非专业研究人员,也非请教过专业人员,仅仅凭“网上查询”就得知这只会写字的蜘蛛有剧毒,且“人畜被其咬中后,很快就会致死”,何其恐怖?

我不知道这位“笔者”是如何个“网上查询”法的。我打开“百度”搜索“字母蜘蛛”,没有发现有“剧毒”的;搜索“字母蜘蛛 剧毒”,结果只有我们晚报的两篇新闻,其余网面无关;搜索“彩色蜘蛛剧毒”,结果发现第一篇是咱网岭的,第二条是一张摄影爱好者的图片,标有“剧毒彩色蜘蛛”字样,第三条是绍兴网的,写绍兴文理学院元培学院生命科学系主任钱伟平对记者说,“会写洋文的蜘蛛”是没有剧毒。

退一步来讲,即使上述“字母蜘蛛”确实有剧毒,记者应当考虑到其可能带来的恐慌而先向专家作严谨核实才发表。但是,偏偏我们的那篇“剧毒蜘蛛”报道见报了。第三天,不出我所料,我就接到一个热线电话,是网岭监狱一名读者打过来的,说现在他们都不敢让孩子出去玩了,希望我报能进一步追踪这件事,给一个更确切的说法,还说希望让有关政府部门出面全面缴杀“剧毒蜘蛛”。

有趣的是,不久后的工大也发现这种蜘蛛了,而且又见报了,从而让上述不严谨的结论再次得到强化。幸好的是,我们没有低估读者的素质,不是所有读者都可以被记者忽悠的。

再举一个例子:最近两天,我在稿库里看到一个关于茶陵发现“人形何首乌”的报道,原稿同样来自一名通讯员,不同的是,这名通讯员发现“人形何首乌”后向茶陵某政府部门作了请教,最后初步确认这就是何首乌。

对于这篇报道,我姑且不谈论其所述“人形何首乌”是真是假,先还是说一件不久前发生在报社的另一件事。那是日报王振采写的一篇报道,同样是讲“人形何首乌”,说是攸县一名开挖机的先生挖到的。这件事,我一看也是高度质疑,结果上网一查,发现利用“人形何首乌”诈骗的全国各地都有,还列出了这些“何首乌”的制作方法。王振不过还算老道,用的标题是《人形“何首乌”现身攸县高和乡?》,一个问号,给了读者广阔的遐想空间,也给了作者广阔的退路。

这篇报道后来在攸州网上转载,有网友戏称王振是“王老虎”(估计灵感来自“周考虑”)。有趣的是,而几天之后,有网友爆料,称这种“人形何首乌”又出现在攸县酒埠江。其实,究竟有多少人造人形何首乌在民间游荡,我想大家都会没个数,但有个底。

上面说的,是新闻素材来源的可靠性,新闻题材的严谨性。这是一个新闻道德的问题。类似的情况在我们的报纸上屡有出现。所以提醒大家,做记者,多留个心眼,别被人忽悠了,也别忽悠了读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