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对收“徒”的看法和理解!

(2008-07-30 08:40:27)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章

    昨晚久久不能入睡,脑子里一直在想一件事?为什么某些演员有了一点名气就去收徒,而且不是在他们的范围内,有的远隔千山万水,甚至一年也见不到面,这样收徒能有效果吗?我看这效果不是<京剧>而是“经剧”仿佛抓到“篮子”里就是菜。此时使我想起在一本书上曾写着:余叔岩先生早年想拜京剧大师谭鑫培为师,当时余叔岩先生已是名满大江南北,可是谭老前辈不收,不过最后谭老前辈还是收了,接着是孟小冬先生拜余叔岩先生为师,余老前辈开始也是拒绝不收,那时的孟小冬先生已经是个响有名气的坤伶须生了。余叔岩先生就是不收,为什么?他说学戏是很苦的,“因为他教的苦,人家也就学的苦。”还有一位是当今老生戏迷们最高崇拜者:“杨宝森京剧艺术大师”,早年他也曾想拜余叔岩先生为师,由于种种原因,愿望没有实现。那时他们各自都有名气了,然而拜师还这么难,现如拜师收徒跟过家家似的,来一个拜一个。觉得有利可图不管是“白猫黑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有些成不了好“猫”也被逮了。可叹可悲也!

    上面举得几例子,足以证明:老艺术家们在收徒严把关,口传心授。可是我想问的:你们现在收了徒,能给他们口传心授吗?每个月能给他们上几堂课么?

  能教他们吐字.归韵吗?能给他们讲字的辙口吗?不能?我想能给他们学习的,也许就是你们自己的一些录音带我看就不出错啦!

       弘扬京剧,本应该是靠你们这些专业的来推动广大戏迷朋友,来提高戏迷朋友对京剧的认识和理解,然而一些专业人士自己在唱腔上都过不了关,唱一段《坐宫》就跟“吵宫”似的,全然不顾公主和驸马的形象,你们当是在演一介草民吗?还有唱《洪羊洞》此时的杨六郎已是身染重病,到了大口的吐血的地步,还用的着这么高昂的去唱吗?一位行家在台下看《洪羊洞》当这位演员唱这段时,他对边上的人说:我看他“怎么死”?你听多幽默啊!现在大多数人在听演员们唱时,包括吐字,归韵,和无休止的拖腔,有些观众是听不出唱的字.腔是否对错,他们只是听到高腔就鼓掌,可是你是专业的自己应该知道呀?难道每个人演的角色自己都没有理解?此刻我又想起书中写的:余叔岩先生在教孟小冬演唱《洪羊洞》中的杨延昭时:他说应当把忧国忧民的焦虑心情表现出来,在唱到”叹杨家......“这一段时,要尽量表示出内心的痛楚,要将剧中人内心郁积的哀怨一下子倾泻而出。”大师们对自己的学生是如此的“口传心授”,记得我先生曾对我说起陈大濩先生(余叔岩嫡亲弟子)在教他的学生唱《空城计慢板:我本是.....》,三个字就要教上一天,请问这样的教学你们又能做到吗?

     我今天想说的都是心里话,谁不想有个好老师来教自己唱戏学身段呢?梦想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位名票呢!现实是明摆着地,就拿我们这里来说:你想找个专业的唱稍微为好一点找不出一个,还想有人来教你吗?这是不可能地。那些想拜某某为师的人来说,无非是想借这些来炒作自己的知名度,这才是真正拜师的目地。弄到最后“抓鸡不成反蚀把米”,坏了自己又坏他人。但是反过来我又问那些收徒者:你们在收徒的时候可曾为他人考虑过,收了自己该怎么去教他们?其实你们心里跟明镜似,这学生是不是这块“料”?再去掂量掂量收徒的目地?我对事不对人,曾经有位票友想拜一位名演员,当听了他唱之后,说你回家再多练练,多听录音,听听他的发音,和字韵,并婉言谢绝!我问你干嘛不收啊?随后他说收徒哪能随便收,就是给再多的钱我也不能收,我又问为什么呀?他说京剧是至高无尚的.是高雅的,不能意味的为了自己的个人效益来玷污京剧艺术和玷污自己。而这些人就在报纸啊,媒体啊逢人就说:我是某某的学生,怎么地怎么教我呀等等,其实呢跟本就没教过。这一番话说的真让我感动!

     该说的说了,该写的写了,今晚总可以睡踏实了,不知道会不会有突然冒出一个问题?那又要睡不着啦!呵呵俺现在先去睡会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