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触目为友
触目为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371
  • 关注人气: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书法的酒话

(2019-11-07 11:41:43)
标签:

原创

文化

书法

历史轶事

教育

书法的酒话
朱鸿杰

     中唐的“狂草三醉客”,让人隐约的认识到,杯酒不仅仅可以长精神,还可以让书法出神入化。酒,成了书法神品的助力剂。君不见,“酒中八仙”之一的贺知章,醉后狂草,所书亦如癲似醉,竟至刘禹锡叹曰“偶因独见空惊目,恨不同时便服膺。”张长史更是登峰造极,每至酒醉,灵感便如影随形,竟以发濡墨,狂癫而书。甚至当代的曾翔先生,即便以水代酒,亦能闪转腾挪,口吐箴言,奋笔而涂。
     酒,似乎是书家呼唤灵感的令牌。然而,故事也有例外。若没有酒,或许没有《兰亭序》的佳构;然而当王献之擦壁易书后,王右军看后喟然曰“我那天真是喝醉了,以致书陋如此”。因为酒醉,王右军以为书便黯然失色。酒,似乎成了书法创作的绊脚石。
     艺术,似乎是由故事穿起来的,尤其是书法,那些层出的故事多半是杜撰的腹语,既不见于论,也不见于史。然而却不影响其成为剧本的底稿。于是,在当下,很多的书法家以艺术的名义,演绎着本是子虚乌有的过门招式,岂不可悲吗!

2019年11月7日午
朱鸿杰写于河北寓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