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荣芳
郑荣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840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阅读中提升

(2012-12-04 21:45:2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心情

在阅读中提升

——读凌性杰《教育现场的爱与怒》有感

    生为初中语文老师的我,却对一位高中语文老师的教育日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此种现象,“怪”也“不怪”:因为,它既是我市本学年度中小学教师读书活动推荐书目之一,就意味着教师群体中的任一都可以与之结一段尘缘;更因为,教语文的诗人,当算远离功利性教学的那一小拨。在应试教育越演越烈的当下,他的文章肯定会有许多独特的触角和独到的见解!

    褐白分明的封面上,醒目而简洁地写着的那段开场白,就让我眼前一亮:“懂得生活的滋味,做人的道理,是比升学考试更重要的事。这世界上有比分数更重要的事,也有比拥有金钱财富、身份地位更重要的事。很多人曾经相信过,但是后来都忘记了。”

    怀着这样一种虔诚的期待,我开始了自己的深度阅读。果然收获颇丰!我这就将自己的阅读所得,整理如下。

    一、如何对待恶意的犯错

    凌性杰老师在2008年11月28日的那篇名为“犯错的学生”日记中写到,某次监考,考场上学生的眼神乱飘。在他们犯错之前,他故意走过去,想提醒那群陌生的学生,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一个人如果不爱惜自己的人格,很容易沉沦在虚假分数的满足中而迷失自我。他原以为这么做,学生会安分些。可是,这帮孩子竟将他的好心看成了驴肝肺,将那极为不堪的作弊之事到底给做了……尽管本着保护自尊的目的,他用最不伤害他们的方式处理了,但自己却因此感觉好受伤。

    读到这儿,我忍不住想起两周前发生的一个小小的不愉快来——

    周二,经典诵读前。初一的孩子群体又不曾将我翻印的姜夔的那首《扬州慢》纸条儿带去操场。周一升旗仪式占据的时间较长,我以为大家行得匆忙,所以没当回事。当此种现象再次出现,我到底有点沉不住气了,于是,诵读完毕,在校园广播系统里郑重嘱咐:“请初一年级的孩子们,明天诵读之前,务必将小纸条儿带来操场!”然而,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说着的,却是“我们没有”!

    我当时就纳闷了:三个年级是一起印的。我亲手交给某个男生去发的。交接当时,还交代他一定要放去指定班级指定人员的手上。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我不相信。我想求证。

    找来那个负责分发纸条儿的孩子。他红着脸:“全丢垃圾桶里了……”听完,我定定地看着他的脸,大概有一分钟。一时之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对他说些什么,又能说些什么。情绪变得极为复杂,交织着惊愕、失落、沮丧、无奈,还有些许的不可置信。我就是不太愿意相信,我的学生会做这种事!“老师,你别这样。我也就脑袋发热,想恶搞一下……”他还要解释。我摆摆手,让他去了。那一刻,我受的伤,与凌老师的一样。

    凌老师后来的反思,是围绕着顾炎武老先生说的那句“许多不道德的缘由,都出于无耻”展开的。他说,羞耻感的匮乏,也是台湾社会的病灶之一。人活着要无悔无愧,不外祚于他人,不内疚于神明,实在太难了。我的反思,是以下这般——学生是正在成长中的人。多数时候,他们都是通过不间断的犯错来刺探道德的底线所在。想要将一个孩子教育成人,几多艰难!

    二、怎样驱赶心头的迷惘

    本周六,去了一趟姜堰。我有一个亲戚孩子在二中上学。上学期文理科分班,他以综合排名全校前50强的优势,进了物化特强班。前段日子期中大考,他的排名却一下子滑入了全校第879名!

    他妈妈特意从兰州赶回来了。她邀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想我劝劝那孩子,因为骂也骂了,吵也吵了,他依然梗着脖子。

    与那孩子一起的时间,其实并不长,毕竟,下午才过去,路上还耽搁了那么久。可就在那短短的时光里,我依然能感觉到他的迷惘。他好像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高中生,最重要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怎样活着,才算真实。

    当着那孩子的面,他妈妈问我怎么办。我说,简单,要想戒掉手机,就把手机没收。可是,这孩子发了疯似的用手机看小说,却是因为失恋。这,就是症结所在了——他妈妈的依据有二:一是手机上订阅小说的短信,另一是同学们给那孩子的最新留言。

    许多伤害都是无心造成的,可是,其破坏力也往往是大过有意为之的。当那妈妈给我看手机时,我分明看见一簇愤怒的火苗,在那孩子眼底燃烧。我该怎么办?是对他狠狠批评,是暂作壁上观,还是苦口婆心?有哪一种方法,能让他将这半学期来脑子里留下的刻痕,统统删除?删除得了么?如果不删除,他的出路又在哪?

    我到底下了决定——还是少说为妙。他当算那种很有自尊心的人,不需要别人跟他讲太多。念书不念书,成绩的好坏,大概也全在他的掌握之中。当他觉得我是站在他那边的,没与妈妈合谋,那么,他就有可能对我产生信任,并从我身上汲取上进的力量。试试吧,既然人生大抵都为摸着石头过河。

    没问失恋之事。我只是貌似随意地给他看了凌老师《教学现场的爱与怒》中的两个片段:其一,是2008年8月13日的《伤仲永》;另一,是2008年10月28日的《老师还记得我吗?》。

    这两篇小文里,前者涉及到一些天资很高的孩子在激烈的竞争面前,初尝现实残酷的话题。质优的光环自此成为噩梦,有人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在不断的竞争比较中逐渐颓废,甚或一蹶不振。后者,则直接介绍了一个名叫骏的高中男孩,如何让一段美丽的感情,从手中凋落的故事。文中,凌性杰老师说骏“真不愧是我的学生,这么果断,这么勇敢!”,但在文末,他又说——其实,我冒了冷汗,骏平平安安就好了。他还说,当她不存在时,就对骏没有任何作用力了。虽然还会想念她,但是骏一定可以适应没有她的生活。没有她,生命依旧进行,甚至可以看到更多不同的可能。

    那孩子看完,笑了,还轻轻一握我的手。我不知道这一握的内涵,到底是因为我读懂了他,还是我安慰了他。

    后来,我脑海里一直蹦跶着这一句:“问题出现了,要目无全牛,要以无厚入有间,才能把问题的肯綮一一肢解。”我多想告诉他。但是,我没有。我不晓得那孩子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自己懂得这些。或许,一辈子都不懂得,也是好的吧?

    三、哪里容得理想的燃烧

    凌老师以为,在他眼中,理想性的失落,是他对青春期男生的最大的失望。我对此颇有微词。我觉得,在这个年代说理想实在太过奢侈。或许是这个体制容不下太多理想,所以我们只能越来越现实地过活。注重人生的现实面不是件坏事,对于身衣口食、名位财富的追求也都不是坏事。

    我心里想的,凌老师都想到了。他连珠炮般地反问我:“但是,如果生活中总是充斥着这些计较,不是太累了吗?难道人的一生只为盲目地追求而疲倦吗?只为疲倦到终于不知道感伤吗?”

    他这一连串的反问,撼动了我的心:是啊,择校、学历、谋职、结婚、生子、投资、身份、地位……这些选项,什么时候变得缺一不可了?我们好像习惯去寻找那种可供算计的生涯了!眼前的体制似乎开放了许多,但敢于作出另类选择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越来越少,并不意味着一无所有。

    陈为廷算一个。在主编校刊《建中青年》的过程中,他满腔热血,却不被学校的领导理解。他们甚至处处刁难他。那天,学校毫无征兆地突然要求他和他的社团换场地,他据理力争,但终归抗议无效。在又一次被官僚体制的黑暗和身在其中的无力击倒之后,他朝好心询问的凌老师大吼了一场。凌老师却这样用文字来赞赏他:“这小子果然满腔热血,为了办活动可以倾付青春,横眉怒目。他是这么认真地在对抗某种力量,某种他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力量!真心希望他好好珍惜这一切都仿佛不能明白的时候。因为不明白,心中才会有许多期待与想象。”

    咏沂也算一个。当他告诉同学们说自己想申请的是经济和心理时,大家都笑他神经病;当他说自己只是想念书没考虑赚钱啥的,同学们都很惊讶。他为同学们的惊讶而惊讶。凌老师鼓励他说:“在这样的年代,有这种豪情选择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无意义有时是一种强大的诱惑,让人顿失挺立的价值。而你相信了,你确认了,判断之后作出选择,这就是对自己生命最深刻的觉知。我也相信,你一定可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希望你继续热爱那些你所热爱的事物。”

    写书的凌老师,读书的你、我、他……都算一个。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心里暖暖的。

    最后,我想借凌老师的思路,也试着对所有的正被分数折磨的孩子说一说——

    如果课业让你不快乐,不一定是你的错。考最后一名又怎样?只要你觉得对得起自己,那就够了。不管是做人还是念书,要对得起自己且不辜负他人,其实不容易做到。正因为不容易,才让我们觉得活着更有一份特殊的价值。与其生吞活剥那些无意义的知识,为它伤脑筋,不如在浩瀚的书海里找到自己的心灵安顿之所。

    一辈子对知识充满虔敬、热情,那么,分数的纠缠或许可以稍稍摆脱了吧?那么,任何时地,或许就都可以听凭理想恣意燃烧了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护身之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护身之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