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荣芳
郑荣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633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那遥远的渡口

(2008-07-29 09:04:29)
标签:

爱在中国行

边城

翠翠

情感

分类: 读书心情

在那遥远的渡口在那遥远的渡口

              ——给一个叫翠翠的女子

  茶峒,渡口,白塔,塔下一户人家:老人、女孩、黄狗。朝阳东升,小船开渡;夕阳西沉,小船收渡……丢开手中沈从文先生的娓娓叙述,此刻的边城,就是这幅“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般淳朴、自然和宁静的画了。我当真看见翠翠姑娘了!在绿水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

  淡淡的哀愁,在我的心底漫漶:大老死了,爷爷死了,二老走了……世外桃源的生活,让翠翠对摆脱这如画般静止的命运,力不从心。

沈先生为什么要将这么一个善良的童话,雕镂得如此悲伤——仅仅因为,爱得深沉吗?在沈先生心里,幸福当真这么“遥远”?在心灵深处,沈先生又刻意守护着什么呢?

  边城,沉默之坟。从开始它就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翠翠,坟之化身。从恋上那个可以让她连做梦都被他的歌带得很远的人开始,她就选择了沉默。内心暴风骤雨,表面波澜不惊……生活沉淀下如此恢弘沧桑、沉寂凄婉的悲壮。这块厚重的墓碑,在翠翠那孱弱的肩头上,一再一再,颤悠。是的,寂寞,分明疯狂地爱上这个风骨俱秀的,诗一般的,姑娘了!

  人在本质上的无法沟通,这一点制造了无数的悲剧。当生活中的各种情感并头向前发展时,无可避免地,存在这样那样的遗憾。现在和过去、生存和死亡、天意与人力……谁来解释?谁又能摆脱?冥冥之中,一切的阴差阳错,似乎早已注定。

 拾取书,再读:“到了冬天,那个圯坍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可是那个在月下歌唱,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轻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叹叹叹!翠翠,除了一个人寂寞地、被动地等待着幸福,还能有第二条路可供选择吗?“夫虚静恬淡寂寞无为者,万物之本也”,沈从文先生留给她的这个漫无边际的等待,是令人惆怅的;可这个等待,却又让翠翠充满希冀并一心向往!

   其实,心灵深处,谁没有一座“边城”?其实,坐在溪边默想的,又岂是一个翠翠?谁敢说自己已经彻底把握了幸福?谁又能跨越历史享有不受时代束缚的自由?男人与女人的真正相遇,中间隔着千山万水、隔着一部厚重艰难的成长史。可,如果生命里真有这么一天——翠翠化蝶与二老双栖双息翩翩飞,实在是值得期待、值得向往!那日子,可以让人性得到彻底的解放;那日子,可以让心灵走出迷茫的阴影;那日子,可以让精神得到真正的丰盈!

  几经风雨,几番挣扎,生活又恢复到了平静。茶峒想必也早已是另一番模样。在那里,是否还有人细诉曾经的往事?在那里,是否还有谁亲见一个叫翠翠的女子撑起渡船的身影?

 “不见君子,忧心忡忡;既见君子,我心则降”,翠翠啊,今日的你,可曾为自己的心找到出路?也许,你的灵魂早已得到二老的拯救;抑或,你的身体也陪大老化作了黄土一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遭遇“凤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遭遇“凤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