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额鲁特珊丹的蒙古部落
额鲁特珊丹的蒙古部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0,556
  • 关注人气:2,9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年《处子》诗选,3首

(2016-11-28 12:48:38)

用哪一种思绪覆盖秋天的心情

1

大马群,淡出视线

神鸟们,气血充足

那些活生生的想念,来不及孵化,一本史书,便轻轻地合上了

2

你是繁华落尽的冷

你是深谋远虑的秋

是苍生折断的翎羽,是马匹失去双翼,散落在大地尽头的骨骸

3

噩梦中低唳的秃鹫

已经睁开它的双眼

我随身携带的行囊,只剩下一部长诗

拿去吧,苍茫的歌,宽而又广的调子,以及羽毛般的翩然长叹

4

大风,卷走了一切

阵阵秋雨,念不来

——哎呀,这顾影自怜的面庞,不可触及的黑,以及断肠的刃

5

荒原上的大火,发出轰轰隆隆的声响

如同,最后的寂灭

身披着质朴的泥土,一匹苍色的铁青马,将要卸去最后的铠甲

6

于是我理解了悲壮

理解了箭簇的呼号

为何如此缓慢沉重

经久不衰

理解了为什么有人要在葬礼中狂欢歌唱,有人要在喜宴中啜泣

7

我在旷野中,无数次地走过

当草浪将大地揉成一片金黄

当你的脸庞攀上星星的枝头

我便一次一次地徒然呼唤,那以黎明的步态,逐渐消失的马蹄

 

长调从哪一天响起

1

层峦从梦幻中发芽

花草国里的姊妹们,手分银鬃,把一群野马赶进雄伟的神山

溪水,将乳汁注入大地。白玉的酒觞,不曾残留污秽的语言

2

牧草,听命于季风

马群,在云间午寐

阳光,啄食着花蕊。裸浴的大地上,两岸的胡杨拱围着河水

3

老树盘虬

足踝苍劲

没人在此闲言碎语

石头卧在大地的胸脯间熟睡,每一座山都奉献着晴朗的颂辞

                                     

长调从哪一刻响起        

谁是第一个受孕者

——哦,洁净的人

我目睹着你的诞生,在莲花的额鬓里,在反复祈祷的唇齿间

5

佛爷喇嘛的宝巴瓶

装满了一万句箴言

谁用净手擦亮银盘

谁是最后的目睹者

一盏燃烧的羊油灯,映着祖母雪亮的眼睛,守住最后的安宁

 

她看见草的眼泪花的浆汁

1

她睁开眼睛  

小小的唇瓣,染满芨芨草的香浓

她的无名指翘立在九月的阳光下,翘立成一小截明澈的光阴

2

她微笑着,对眼前的幸福一无所知

抱膝沉思的脸庞流露着最初的静美

仿佛一个春天还不够。她要用三个盛夏,等着有人把她取走

3

有一种美,一瞬便是永恒

——你瞧,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举止,被她反复地念着想着

秋天的花朵捧着种子,在果核的深处,找见自己年轻的模样

4

在草地的青绿里

在碧蓝的流水里

在轻渺的佛烟里,她枕着艾蒿做着一个小小的梦,底气十足

5

她看得见

花的浆汁,草的眼泪

她听得见

秋霜跌落,黄叶啜泣

她能感觉

有人正抱着一把紫檀的蒙古笳箫,整日整日吹着泱泱的神曲

6

这是真正的民间

如果还有三十年的瞻望  

我们应该把严肃的面孔,视为灯盏,把谄笑的面孔当作暗礁

如果还有三十年的远见  

在琥珀色的蒙古大地上,我们将重新支起火灶重新认识炊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