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乡村女教师

(2008-08-31 22:52:52)
标签:

杂谈

    苏联儿童电影制片厂曾于1947年拍摄了一部反映从十月革命至二战结束,一位普通女人生活和工作的电影,名字叫《乡村女教师》,比我年长一些的人应该对伐尔娃磊这个名字并不陌生,甚至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中,男人希望娶一个像伐尔娃磊一样的可爱、质朴的乡村女教师,而女人则希望自己也能像伐尔娃磊一样把青春献给乡村。我是在七十年代才看到这部老得声音都有些失真的电影的,但在我幼年的记忆中,这位女教师的印象至今清晰可辨,当然,那还只是在“左”的思想影响下,为她高尚的革命情操而感染。

    今天在这里,我先给它的影迷提供一些资料,然后再说说我所认识的一位当今现实生活中的乡村女教师:

《乡村女教师》(又名《桃李满天下》)

苏联儿童电影制片厂1947年出品

中央电影局上海电影制片厂1950年译制

本片荣获1948年斯大林奖金一等奖

艺术指导:耳·路柯夫

职员表

编剧:姆·斯米尔诺伏伊

导演:马尔克·顿斯柯伊

副导演:耳·彼烈耳施杰英

作曲:耳·斯伐尔茨

摄影:斯·乌鲁谢符斯基

美术摄影:阿·克磊洛夫

美术:德·文尼茨基、普·派斯凯维奇

录音:斯·尤尔采夫

服装:奥·克鲁企尼娜

化妆:符·雅柯符烈夫

副剪接:阿·索鲍列夫

演员表

伐尔娃磊·伐西耳叶夫娜:薇拉·玛列茨卡雅

马尔狄诺夫:德·萨迦耳

叶高尔:普·奥列聂夫

普罗夫·伏罗诺夫:德·派符洛夫

布柯夫:符·别洛库罗夫

儿童演员

普罗夫:伏洛娃·列波欣斯基

叶菲姻·崔岗柯维:托里雅·迦尼契夫

杜尼雅:爱姆妈·巴拉歇娃

伐尼雅:鲍利雅·别里耶叶夫

译制职员表

导演:周彦

翻译:陈涓

录音:张福宝

剪接:韦莼葆、周珍珠

音响:袁方

美术:陈波生

配音演员表

伐尔娃磊:舒绣文

马尔狄诺夫:高博

叶高尔:邱岳峰

马沙:姚念贻

布柯夫、普罗夫:富润生

伏朗:赵长久

    (资料来源:《苏联影片说明书(第一辑)》,中国电影发行公司吉林省长春市办事处业务股内部参考资料,1953年8月再版)

 

    一个月前,我认识了一位在乡村从事中学教育工作近二十年的女教师,她的职业唤起我对这部苏联老影片的回忆,我也试图从她身上寻找到电影中的那个时代、那个国度、那个人物。应该说,认识和了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但值得庆幸的是,她让我了解到了中国乡村教师的存在现状。

    坦白地讲,如同当今各行各业中的“办公室里的性骚扰”一样,这种现象在乡村学校中也普遍存在,校领导者甚至敢更为直截了当地问:“你要多少钱才肯跟我上床?”其中不乏因此而得到实惠的女教师。而那些不与领导为伍的女教师们,在单位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孤立和漠视,其中一些嘲讽竟来自于那些得到了实惠的同类。更有一些乡村学校的领导或男教师,还领着情人到家里向老婆示威,但少有因此而影响到仕途的。

    乡村教师的收入至少要比城市普通学校的教师少一半左右,这还是去掉了拖欠若干个月工资的前提下。在乡村,人情债让人负担很重,仅次于生病,就在近一个月时间里,我认识的这位女教师就因熟人上学、迁居、婚丧等“人情费”,额外支出达到四千元左右,而当地的房租每月只需百元左右,买一处住房也不过三四万元,学生在学校的住宿费每年不过五百元。这位乡村女教师每月工资一千多一点,她曾用二十月的时间攒下一万五六千元,准备孩子读书之需,而在沉重的“人情债”面前,她已经花了全部积蓄的三分之一,但对此显然很习惯,也很释然、乐观。

    随着农村生育率的下降,乡村学校的生源越来越少,也就直接威胁到乡村教师的生存,暑假里,这些教师的主要工作就是下村屯找生源,用当年抓超生时村委会和居委会的话说,就像抓猪羔子一样满街乱撞。而为了留住一名学生,教师们不得不四方求、八方拜。对于他们来说是为了留住一个饭碗,而在我看来,实际上他们是在有意无意之间,做着留住乡村教育最后家园的工作。

    听说我的藏书较多,她在感叹我的富有的同时,有时也通过短信询问我一些问题或查些书籍。虽然我敢不谦虚地说,比起大多数同行,我读了更多的书;虽然她的疑问在我看来还只是初级水平或是些常识,但接到她求知识的短信时,我多数时间都是在麻将桌前,对此我感到自己的可悲。

    我的一位高中老教师,曾当过右派,学生到家拜访时,他最得意做的一件事,就是翻出发黄的相册,看看我们当年年轻时的模样。我从上高三时起就经常出入其家,向他讨教的多是课本以外的知识,那时他在我的眼中是严师,也是学究式的人;我上大学时,常常跑书店为他购书,假期到他家里,得到的是购书费用和一顿大餐,那时他在我的眼中是忘年之友,也是书友。现在,他已到望八之年,因腿脚不便、百病缠身,很少下楼走动,如果有一段在时间不去看他,他便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工作忙,怎么不去看他。在他家里,除了抽烟要自控些(因为他不抽烟,老两口气管都不好),其它诸事可以说我是百无禁忌。大家什么都谈,从时事到读书,从八卦新闻到油盐酱醋,他和师母还经常询问我的个人生活问题。此时他在我的眼中是朋友,也是长者,但不再是老师,而是亲人。

    在学生面前,老师们也许最愿意做的事就是翻相册,但这恰恰是我所最不愿意看到的景象,因为我不希望老师们总是生活中过去,生活在回忆中。也许老师们并不知道,在学生心目中,希望他们永远年轻,永远以人格魅力和学识影响着自己。这也对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就是你要一直学习、提高自身素养。大学时一位学长告诉我,某位老师的讲义我和他学的没有一点差别。就因这一句话,我再也不要听这位老师的课了;还有一位副教授,把“传奇”的“传”字读成“赚”音,我也把他的课列入我自学的课程之内了。

    希望我的教师,数钞票的次数胜过翻相册,健康的时间多于卧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