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来自新一代文明的“降维打击”

(2017-11-05 10:51:48)
目前看来人类文明的发展,将从我们熟悉的工业机械文明,走向信息网络文明,最后走向智能价值文明。

我们整个地球其实是多文明共存的。比如这30年中国发展的高速和不平衡,人们会说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将来全球就会因为南半球和北半球的发展不平衡,而出现各种不同的形态。

而最重要的,就是大部分地球人口都无法完成第一个文明更新——即工业化文明。


工业化的最后一班车

中国这一波的工业化文明转型,开始于上个世纪的70年代,那个时候也正好是计算机产生并成为网络信息文明的开始。

起源于欧洲的荷兰和英国的工业化,主要发生在西欧、北欧以及北美,最后达到了高度工业化。其他的南欧和东欧,只达到中度工业化。最后就是东亚国家,而中国算是工业化最后一班车的乘客。

在中国搭上最后一班车之后,有一个现象我们称为工业化夭折现象,这个现象会导致其他人口大国基本上无法完成工业化转型。

工业化对人类社会的改变,主要是改变了原来人类手工业的作坊运作模式。在手工业时代,机械设备作为一个扩展的辅助工具系统,是服务和帮助工匠完成其产品制造过程。而工业化的出现则主客出现易位,在流水生产线组成的整个工业体系中,工人已经被异化为生产体系中的一个配件螺丝钉,来服务机器体系的运转。在这个过程中,人从以前的零散个体变成了一个组织,并被按时、准确、有纪律等符合机器系统运作的模式给规范起来。而机器大生产能力的飞速提高,导致了人类从之前的产品稀缺经济,慢慢转变成产品过剩经济。

人类在前现代生产中,不是没有过大规模组织活动。比如农业中的农忙,在插秧、耕种和收割期间,需要大量的群体协作。古时候的大型工程,都江堰、长城、黄河堤坝和海盐生产等等,都需要大量的组织结构。但是只有在高度工业化的社会,当人告别了田园牧歌般的懒散生活,进入一切按照时钟准确运行的机械性方式,整个社会的效率才会大幅度提高。而在高度工业化时代——意思就是从事工业化相关行业的人占全部劳动人口的比例比较高的时候,通过生产率的提高带来的收入提高,使得工业化成为国强民富的一个最靠谱的路径。

西欧和北欧国家首先进入了这个通道,其工业化的程度自然就比较高。因此整个社会也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二元化——依赖人多势众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形成的左翼政治势力,比如民主党、社会党和工党,和依赖人少钱多有底子的资本家形成的右翼政治势力,比如共和党、保守党和自由党——这两者变成比较清晰的两元博弈政治分赃体系。

当然随着人口大幅增加和机械化自动化的技术大幅度提高,从关注人类产品提供的制造业,到关注人类产品消费的服务业兴起——这个就是制造业的人手在科技进步中达到了硬顶,这个过程被称为“去工业化”(Deindustralization)。

因为先来后到的原则,陆续进入工业化的国家,就导致了工业化的程度从90%、70%、50%,一路下来到30%,甚至很难到达20%了。但是因为全球工业化生产有一个顶,那么后期加入的国家就必须在低工业化的程度下进行去工业化,这个我们称为“过早去工业化”或者“工业化夭折”现象(英文称为Premature Deindustrilization)——很多后发展国家,在无法达到有效工业化之前,就因为就业压力不得不大力发展服务业。

而因为工业化的制造业,是实现劳工进入高收入中产阶级的捷径,那么未完成工业化就开始去工业化,也导致了这些发展中国家的人均收入处于低位。这些没有赶上工业化高铁最后一班车的同学们,自然无法通过工业化带来的工人阶级形成,打破传统村社组织结构,走入西方规范的民主政治体制。他们的政治分脏体系就会更多地以传统的地域、族群、种姓等等,作为权力划分边界。比如印度这种,几百个政党,其中不少是种姓党。想象一下,如果中国出现“王家党”、“张家党”和“李家党”,会是怎样的一种景象。

我的推断,就是中国是全球最后一个实现了工业化转型的国家,后面的同学已经没有机会了。制造业的收入,对前现代社会的转型和国家的快速富裕是非常重要的。中国变成世界工厂,也是和几亿人快速脱贫高度相关。


网络信息文明碾压传统工业文明

一旦当未来的欠发达国家赶不上这趟车,而他们的人口增长又降不下来——这个对未来全球的局势影响很大。

而已经走入高度工业化再去工业化的国家,面临的另一个挑战,就是服务业的收入水平,大概除了三大高端服务业——金融、法律和医疗,大部分会远远低于制造业收入水平。随着制造业的“去”,这些发达国家出现了大量人口重新贫困的逆发展趋势。有趣的是,这种现象竟然发生在冷战对抗的两大巨头——美国和俄罗斯身上。

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就是新的网络信息文明的出现,导致了整个生产的供应链和信息渠道的优化,带来了整个制造业的成本降低。

因为信息互联网拉近了地理距离,从远在东莞的工厂到纽约的商店,已经不存在工业文明的成本阻隔;离市场最近的人力资源,在技术经验上,已经不再有不可逾越的优势;而不同国家和地区(比如美国的密西根和新墨西哥)人力资源的价格差异,就导致了劳工支出的大幅度降低。

这样,传统高薪的制造业工人中产阶级,就面临被消灭的命运——这个过程会从美国向东亚的日本和四小龙传递。


更为恐怖的智能价值文明的打击

我们说全球化,其实更准确地说,是新的网络信息文明,对旧的工业制造文明的降维碾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利用了农民工快速实现了工业化,并成为了网络信息文明的巨大节点。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劳工阶层享受了曾经发生在欧美国家和东亚的日本和四小龙的中产富裕过程。但是按照网络信息文明对工业制造文明的碾压方式,中国的制造业也会经历成本下降,从中国流出到东南亚和南亚的过程。

而在网络信息文明开始渐入佳境的时候,下一代的文明形式,智能价值文明,开始迅猛的登场。而这个新文明的碾压,更为恐怖。

经过3天的训练后,AlphaGo Zero系统已经可以击败AlphaGo Lee,也就是击败韩国顶尖围棋棋手李世石的那套系统,而且比分高达100比0。经过40天训练后,它总计运行了大约2900万次自我对弈,使得AlphaGo Zero得以击败AlphaGo Master(2017年早些时候击败世界冠军柯洁的系统),比分为89比11。

阿尔法零狗证明了一个人类的认知误区——就是人类误以为机器和人比较就是算力比较猛而已,呵呵。可是事实上,阿尔法零狗的算力,是4个TPU,不到阿尔法老狗的48个TPU的1/10。

阿尔法老狗之所以要10倍以上的算力,是因为它在用很多的算力去消化人类旧有的垃圾经验。这个时候,用了几个月时间,不如用3天;用了48个TPU,不如用4个TPU。因为路线不对头,执行力越强越糟糕,所谓南辕北辙、缘木求鱼,你跑得越快,离捷径越远。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其实是在人类脑皮层的结构,以及我们人类思考、记忆和重组机制,还有太多需要优化的空间。毕竟我们人类出过孔子、老子、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出过达芬奇、牛顿和爱因斯坦,所以人类的学霸和普通人思维逻辑就是算法的不同——也许才是真正的差别所在,而不是所谓IQ这种烂东东。

在制造业上,更为智能的自动流水线和机器人,不光碾压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未发展国家的制造业,而且还开始以人工智能的形式,碾压服务业,尤其是高端服务业中间的金融、法律和医疗行业。

来自新一代文明的“降维打击”

来自新一代文明的“降维打击”

来自新一代文明的“降维打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